澳門城市競爭力危機: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中國社會科學院昨日公佈《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藍皮書,澳門去年在全國二百九十四個地級以上城市中的綜合競爭力排名第十三位,與去年排名一樣。排名前五位的依次是香港、上海、北京、深圳和臺北。在十二個分項競爭力上,澳門在政府管理能力競爭力上全國排名第二,僅次於香港;收入水準競爭力則由去年的第二位下跌至第三位,企業管理能力競爭力同樣排第三,經濟效率競爭力排名第六,對外開放競爭力則排第八,其餘的綜合增長競爭力、經濟規模競爭力、發展成本競爭力、産業層次競爭力、幸福感競爭力、人力資本競爭力、金融資本競爭力、科學技術競爭力、經濟結構競爭力、基礎設施競爭力、綜合區位競爭力、生態環境競爭力、商業文化競爭力、經濟制度競爭力等十四個分項的競爭力,澳門則是前十名不入。

表面上看,去年澳門的綜合競爭力在全國二百九十四個地區以上城市中排名第十三,與前年一樣不變,但「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尤其是收入水準競爭力已由前年的第二位下跌至第三位還有十四個競爭力分項前十名不入,不禁讓人一額汗。

《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藍皮書,是在許多專家和機構的支持下,由中國社會科學財貿經濟研究所倪鵬飛博士帶頭,集合南開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京大學等數十家國內著名高校、地方院校、權威統計部門、企業研發機構的專家,進行深入研究而形成的成果。從二零零二年是開始,每年整理出一份年度報告。近年來,中國城市迅猛發展,城市化快速推進,中國城市的發展與競爭呈現出新特徵、新趨勢、新經驗、新機遇、新問題和新挑戰。而每年的《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藍皮書報告,則分計量研究、案例研究、主題研究以及中國城市發展回顧等四部分展示其研究發現。從全球、國家、區域、省區和重點城市等不同層面,從城市規模、行政等級和發展階段等不同視角,從城市競爭力構成的不同方面,來分析中國城市競爭力格局。報告從全球的視角來分析中國城市的整體位置,包括優勢、劣勢、機遇和挑戰,同時提出中國城市的全球競爭戰略。這也為相關省區和具體城市分析自身競爭力,制定提升競爭力的戰略提供啟示和參考。

但在二零零二年的第一份報告中,當時參加評比的全國地區以上城市為二百個,澳門特區的綜合競爭力是排名第五,位於香港、上海、深圳、北京之後,而排在廣州、東莞、蘇州、天津、寧波、杭州、南京之前。即使是在二零零六年,澳門還排在第八。現在,除了當時尚未參加評比的臺北之外,還被廣州、天津、大連、長沙、杭州所超趕。這不能不說是很大的遺憾。尤其是在二零零二年,當時的澳門由於剛剛回歸,尚未從經濟低迷中恢復過來,並剛剛經歷過幾場「火爆」的遊行,賭權還未開放,就已能被排在較前的位置。而現在澳門不但是以博彩業為主的整體經濟發展很快,人均GDP也是全國第一,但卻只是排名第十三。如果排除了剛回歸時出於政治需要,而給予「照顧」的原因,而使澳門排在第五的較前位置的話,澳門的「急流勇退」,確實值得檢討。

尤其是以澳門的人均GDP全國第一,但「幸福感競爭力」竟然沒有在前十名上榜,輸給了石家莊、臨沂、揚州、承德、濱州、萊蕪、鶴壁、包頭、北京、新竹等城市,這恐怕就如學者所言,有可能是貧富懸殊、兩極分化嚴重而致,這是需要注意的。實際上,從內地的經驗看,房價飆升令很多家庭感到痛苦,而健康、情商、財商、家庭責任以及社會環境等也被認為是影響家庭幸福最重要的因素,且這五者相互關聯,缺一不可。「錢多了,幸福少了」,中國快速增長的經濟並沒有保證國民幸福感的持續增長。澳門居民的幸福感不高,可能就是被「高樓價」、貧富差距較大等因素扯住了後腿。

主持「中國城市競爭力藍皮書報告」的倪鵬飛博士曾指出,澳門的人力資源競爭力之所以低於內地很多城市,是因為澳門接受高等教育人口的總體比例偏低,科學家、研究人員和高級技術人員稀缺。而且,本地人力資源長期供不應求,人才數量遠遠不能滿足社會經濟發展需要。經濟發展對勞動人口的素質要求大大提高,學歷較高、擁有專業技能的人才嚴重短缺。從人才開發的潛力看,教育體系還不十分健全,職業教育、非正規教育有待完善,基礎教育和高等教育品質急待提升。與此同時,教育資源特別是教師隊伍和教育投入急待增加,引進高級人才的成效也不夠顯著。這對要完成國家賦予的「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任務的澳門來說,確實是一個很不利的因素。

倪鵬飛博士還指出,澳門雖然地處世界上經濟發展最具活力的東亞地區中心點,背靠「中國經濟增長帶」之一的珠江三角洲,是連接珠三角西部、西江流域、南中國大陸三個層次腹地的重要樞紐,應在區域合作中處於重要地位,但因為澳門沒有深水港,不僅海外交通依賴香港,還缺乏與腹地聯繫的陸路通道,加之自身經濟規模小,競爭力弱,輻射能力差,對周邊區域的貢獻和影響有限,故而無法充分體現出自身的地區影響力。隨著中國大陸進一步融入世界經濟體系,澳門的關稅配額優勢及仲介優勢日漸消失,作為中國對外開放重要門戶之一的地位面臨新的挑戰。另外,東南亞一些過去沒有發展博彩業的國家和地區,現正積極準備發展博彩業,由於其他條件相對優越,將可能對澳門的市場份額產生影響;在珠三角層面上,受港珠澳大橋的建設、珠三角產業西移、珠西地區區域整合的影響,珠西地區的珠海、中山等城市未來將有一個更快的發展,未來若干年這兩個城市的經濟發展水準可能超過澳門,澳門面臨被邊緣化的危險。因此,澳門的綜合區位競爭力排得很落後。按此說法,澳門特區應當緊緊抓住「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機遇,充分利用協議提供的優惠條件,努力提升澳門的綜合區位綜合競爭力。

但每年的「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都將澳門的政府綜合競爭力排在較前的位置,則不知是根據什麼數據,因為連倪鵬飛博士也認為,由於澳門長期沿襲葡國落後的管理制度,行政管理體制較為僵化,傳統管理思維和管理方式的影響仍不容忽視;「依法行政、服務至上」的現代公共管理理念還未完全普及;法律國際化程度低,仍有不少葡文法律尚未翻譯為中文,部分律師、法官均操葡語,不能很好地適應現代社會經濟的發展,一定程度上阻礙了發展。不過,如是以澳門特區政府近年來以全面提升市民綜合生活素質為施政目標,積極推行「以人為本」、「陽光政府」、「科學決策」的施政理念,積極推進行政改革和電子政務,努力提升公共服務品質和效能的因素看,把澳門的政府綜合競爭力排在較前位置,也算是對此的一種鼓勵吧。

澳門的中小企業生存困難,而且博彩企業的高利潤拉動了房租、房價和物價的飆升及人才流動,更進一步惡化了中小企業的發展環境,導致一些中小企業因運營成本提升、人才流失而經營困難甚至歇業。這就使澳門的企業管理競爭力呈現頹勢,在全國排在較後的位置,管理應用水準、管理技術經驗、激勵與約束機制、企業經濟效益也都比較差,所排的位置更後。特區政府必須居安思危,堅決走經濟適度多元化的路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