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博合法非法之辯

許多人都沒有想到,專家們在一次研討會上的建議竟然引起如此大的波瀾,在北京大學的研討會上首次出現放開博采業的呼聲後,國內數十家媒體發表評論,認為賭博合法化的命題是一個偽命題,並不足以解決當前存在的許多問題,反而危險巨大。

正方:政府宜導不宜堵

北京大學中國公益彩票事業研究所執行所長王薛紅對於中國博彩開禁是持一種比較積極態度的。她告訴記者,國內主流確實不認可賭博,但要澄清的是,自從1987年國務院允許民政部發行福利彩票以來,中國的博彩業事實上已經合法化了。我們面臨的問題是進一步開放的問題。所謂“進一步開放”,就是把民間存在的社會遊戲和一些地下存在的私彩轉化為政府有控制的博彩遊戲方式,這是政府需要研究和考慮的。關鍵是如何把握度,如何管理和控制,在可控的範圍內安全使用。

她分析說,如果政府想逐步開放賽馬和卡西諾娛樂場,政府的管理、企業的參與是否成熟需要研究。從政府的管理看,主要是如何監督,如何管理,以及法律法規政策的制定。而博彩業要保證安全、公平和效率。企業化經營是必經之路。

中國人民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時延安在談到這個問題時,也主張適度放開。他分析說,對於賭博問題,政府的功能最好是“導”,而不是“堵”,因為一來好賭乃一些人的秉性,靠外在力量約束未必有效;二來社會控制力量畢竟有效,國家也沒有那麼多資源用來徹底解決這個問題。“我的意見是,目前在內地開設賭場恐怕還不合時宜,不過,可以擴大博彩業的範圍,不限於‘足彩’‘福利彩票’這些類型。當然,必須有事先的法律規制才行。”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也贊成在中國開放博彩業,因為這種產業勢必會帶動一系列相關產業的發展,具有巨大的經濟發展潛力。但他也清楚地知道,中國內地短期內不可能全面開放博彩業,因為其中有很大的政治風險。除此之外,中國傳統的道德觀念也不允許政府開放博彩業。在社會主義國家,黃、賭、毒被定義為三害,開放博彩業意味著對“賭博”這一行為的認可,政府勢必要先面臨一場道德的挑戰。

反方:賭博合法化是洪水猛獸

但是很多人指出,賭博合法化並不可行。北京建元律師事務所律師蔡九星在談到這一問題時指出,當前在我國搞所謂的合法化是行不通的,弊大於利。首先,合法化不可能如有的專家所願,為我國帶來利益。賭博行為本身並不能創造價值,我國到境外豪賭的賭客一部分為貪官,另一部分是職業賭徒。貪官是不可能到公開、合法的境內賭場參與賭博的,因為其賭資不能見光。職業賭徒則多少與黑社會沾點邊。因此,這兩種類型賭客的豪賭行為最終還是會轉入“地下”,不可能為國家帶來利益,監管就更談不上。

另外,蔡九星還擔心,賭博合法化必然導致更多的人沉溺其中,危害家庭、社會的穩定,造成更龐大的社會成本。賭博行為造成的嚴重個人問題、家庭問題和社會治安問題觸目驚心,如焦慮、失眠、心悸、自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怠惰、貪污、盜竊、敲詐勒索、搶劫、殺人、黑社會等將如影隨形。據報道,加拿大正為賭博合法化付出慘痛的代價,每年大約有300多人因為賭博而自殺。為什麼我們周邊的國家和地區,大設賭場卻禁止本國公民參賭,其中原因值得我們深思。

(華簡/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