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要與吳敦義在副手層次再爭高下?

正當人們為蔡英文的副手人選猜測紛紛,而蔡英文也刻意讓此議題在雲端中飄舞之際,謝長廷前日強調,他對馬英九的副手人選吳敦義「非常瞭解」,並自詡曾中止吳敦義的不敗記錄。由此,這句話被人們視為謝長廷要向蔡英文爭取作為其副手搭檔的「試探氣球」。

人們之所以有此想法,是基於諸多主客觀因素。其中最主要的主觀因素,是他所說的他「曾中止吳敦義的不敗記錄」。那是指在一九九四年的直轄市長選舉中,謝長廷從臺北空降高雄市,挑戰正在爭取連任的吳敦義,結果以四千五百多票、零點五八個百分點的微弱之差,氣走了吳敦義。正因為有此背景,才令謝長廷敢於聲稱「非常瞭解」吳敦義,等於是「畫公仔畫出腸」地告訴蔡英文,既然馬英九是將吳敦義視作其爭取連任的法寶,而他則曾有過打敗爭取連任的吳敦義的紀錄,故蔡英文若要扳倒爭取連任的馬英九,就必須由他來作其副手。

至於客觀因素,則是更多,其中一個,則是近日傳出,謝長廷、蘇貞昌、遊錫都將會被列入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的安全名單邊緣,再輔以「搶救老院長」的「悲情牌」,以圖最大程度地抬升民進黨的政黨票以至是區域票的得票率,力求實現「國會議席過半」。倘蔡英文真的是有此安排,謝、蘇、遊三人都將與「副總統」候選人絕緣。這是因為,台灣「憲法」規定,「總統」、「副總統」不能兼任「立委」。既然此三人將被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雖然是名列在安全名單邊緣,但估計仍有當選機會,這就將是熊掌與魚不能兼得了。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兩個互有衝突、不可兼任的職務的選舉,已被安排在同一天進行,而法律規定,候選人是不能同時重疊參加兩項及以上的選舉的。故謝長廷被列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就不可能被列為「副總統」候選人。謝長廷為了擺脫此「厄運」,就「非常瞭解」吳敦義,並「曾中止吳敦義的不敗記錄」為籍口,來向蔡英文表明,只有他才能打敗吳敦義,因而他也願意再次挑戰吳敦義。蔡英文要戰勝馬英九,就必須由他來做其副手搭檔。

另一個客觀因素,是近日忽然先後傳出,蔡英文尋覓副手的標準,是蔡「三條件」說和「三要件」說。其中「三條件」說是指外省籍、企業界人士、年紀大於她;而「三要件」說則是符合社會賢達形象、具有專業能力、具備開拓票源實力。如果「三條件」說與「三要件」說都確有其事,如將之糅合起來,蔡英文的副手人選,就應該是一個偏中間路線的「非典型」政治人物,把民進黨的老政客都排除在外。於是,就有了蔡英文約見彭淮南之舉,也有曾求諸施振榮的傳說,這等於是把謝長廷排除在外。

再有一個客觀因素,是蔡英文把一度被看好將會作其副手搭檔的「謝系子弟兵」蘇嘉全,安排在二零一二競選輔選架構中,擔任實質輔佐總幹事吳乃仁的角色,既是全台總部執行總幹事又是中台灣總部的實際操盤手,輔選角色吃重,以「抬轎的不轎」的慣例,蘇嘉全實質上已是與副手擦身而過。實際上,政壇上也曾有過蔡英文的副手人選,不是謝長廷的愛將蘇嘉全,而是曾任過「衛生署長」的陳建仁之說。既然子弟兵被排除,那就只能是謝長廷自己親自出馬了。

當然,最重要的客觀因素,是蔡英文的競選總部將於九月六日正式開張。而競選總部的名稱,一般上是以正副「總統」候選人的姓名為主語的,如「陳水扁總統呂秀蓮副總統競選總部」等(馬英九的「台灣加油讚」只是其競選工作辦公室,其競選總部將於十一月間始成立),因此,蔡英文必須在九月六日之前宣佈副手人選,以便於為其競選總部起名。謝長廷希望能盡量把握最後不到十天的時間,說服蔡英文。

但從種種跡象看,無論如何蔡英文都肯定不會讓謝長廷當其副手。謝長廷上次「總統」選舉大敗二百多萬票,頗為不吉利,還是小事,因為讀番書出身的蔡英文並不迷信。而由於謝長廷只是黨內其中一個主要派系的領袖,倘找他副手將會失去派系平衡,尤其是將會引起「蘇系」的強烈不滿,不會積極輔選,甚至會反戈一擊,卻才是大事。實際上,陳水扁先後兩次「總統」選舉之所以是找了呂秀蓮,尤其是在二零零四年已經非常討厭「國際大嘴巴」的情況下仍然回頭再找呂秀蓮,就是因為她沒有派系背景。而蔡英文自己之所以在缺乏黨內根基的情況下,能在兩年多就把本已沉入穀底的民進黨起死回生,也因為她本人沒有派系,並刻意平衡各派系的關係和利益。因此,儘管在民進黨黨內「總統」初選結束後,黨內有不少人是曾勸說蔡英文找蘇貞昌當其副手,以彌補二人關係,但蔡英文仍然不為所動,其中一個原因就是避免失去派系平衡,刺激謝長廷及其派系。在這種情況下,蔡英文也不可能為了討好謝長廷而得失了蘇貞昌。

其實,即使是謝長廷的「非常瞭解吳敦義」,也不是一個好的藉口。眾所周知。他於一九九八年南下空降高雄市挑戰吳敦義時,當時尋求連任的吳敦義因施政成績不惡﹐選情一路保持樂觀﹐領先謝長廷有相當大的距離。但民進黨籍的市議員陳春生公佈所謂的「緋聞錄音帶」之後﹐震驚高雄市﹐吳敦義雖然極力否認有婚外情﹐並一狀告到法院﹐但吳敦義的選情從此一蹶不振﹐最後以四千五百餘票的些許差距而落敗。高雄地檢署飭令陳春生交出錄音帶﹐由「調查局」就吳敦義的聲音取樣﹐進行聲紋比對﹐結果證明錄音帶經過變造﹐但陳春生認為「調查局」作假﹐自行委託國內外的專家作鑒定。檢方也再尋求包括美國FBI﹑日本﹑加拿大等國警察總局﹐與OWL實驗室等單位鑒定﹐鑒定結果還是認定錄音帶經過變造,並由六處之多。陳春生這才爆出,錄音帶來自謝長廷。謝長廷慌了手腳,控告陳春生誹謗、違反《選罷法》。但經臺北地檢署調查,該錄音帶的確是謝長廷親手交付給陳春生,決定將陳春生處分不起訴。

因此,謝長廷所謂的「曾中止吳敦義的不敗記錄」,其實是使用了造謠誹謗的骯髒手段,反而暴露了他的選戰策略非常負面,拖累蔡英文精心營造的「清流」形象。而且,如他真的被安排為蔡英文的「副總統」搭檔,可能會遭到吳敦義窮追猛打,追究他偽造「緋聞錄音帶」的責任,蔡英文就更將是受拖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