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莊案後的律師暗戰

再過幾天,北京律師李莊即將結束其一年半的刑期。然而,外界仍然對其重獲自由的可能性充滿了擔心,網絡上盛傳“李莊出獄前後的N種可能”,甚至猜測對方會設下新的貌似溫柔的陷阱,讓李莊出醜或出其他意外。

6月4日,陳有西律師正在上海跟朋友們吃飯。中途,他接到李莊妻子李豔芳的一個電話,對方告知,6月11日重慶警方將護送李莊回京。面對網絡上洶湧的輿論,陳有西說,不行,得發佈一個安民告示。他迅速發了條微博,內容是監獄方面將保障李莊的安全,希望各界人士不要去當地接訪。

陳有西是浙江京衡律師集團董事長、一級律師、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憲法與人權委員會副主任。在大多數未知悉他的人面前,陳有西可以說是憑藉李莊偽證罪案一舉成名。2009年年底,李莊案第一季初發,陳有西從律師業內旁觀者角度,以一篇《法治沉淪:中青報奇文批判》的長文,駁斥了某媒體對律師行業的歪曲和汙名化。

這篇文風極為犀利的文章,一時風靡。代理人李莊家屬看到陳有西的文章後,決定聘請其為律師。從旁觀者變代理人後,陳有西盡顯其資深刑辨律師的功力。在庭審上,當公訴人麼甯拋出李莊“嫖娼論”後,陳有西馬上反駁說,你法律審判失敗了,又想搞道德審判?

2010年2月,李莊偽證罪以其當庭認罪告一段落,李在最後的陳述中留下了“被逼認罪緩刑”的藏頭詩迷局,是為第一季;今年3月29日,重慶官網華龍網發佈消息稱,李莊遺漏罪行經公安機關偵查終結,已移送檢察院起訴,是為第二季。

當媒體和律師界對李莊案第二季的啟動還一無所知的時候,陳有西是為數不多的知情者之一。他透露,第一季之後,看守所拒絕了家屬的會見。隨後,李莊曾執業的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安排該所唐新波和田劼律師成為李莊的代理人,兩位律師先後致電重慶江北區看守所、江北區公安分局、重慶市公安局,希望能和專案組取得聯繫,得到回復皆是“不知道”。隨後,兩位律師給上述三個單位分別發了律師函,終於在去年6月份獲許會見。以此次會見中,李莊告知,警方正在偵查合同詐騙罪。

第二季開始後,4月2日,面對潮水般的問詢和注視的目光,陳有西終於開口“以謝天下”。他預告,“不用悲憤,不用絕望,會有中國律師說話的時候,不管是法庭上,還是法庭外。”

從2009年延伸到2011年的重慶李莊案,曲折跌宕,幽明交替。李莊漏罪案以撤訴止,意料之外,又在法理之中。其中,活躍在浙江、上海一帶的南派職業律師以其技術功底和深厚學養,開始試水公共參與,站到了網絡時代的聚光燈下。

示弱

儘管知道李莊案第一季未完待續,但是看到李莊被追訴的消息後,陳有西還是有點吃驚,“我再一次高估了他們的智商”。

3月31日,陳有西給高子程短信:“是否代理再說,出於道義我們應去見他一次。目前兄應給其妻指點幫助。當否?”

高子程是康達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李莊的原同事,也是李莊第一季的辯護人,曾代理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等高官貪賄案。

高子程回復稱:當法律背離道義,道義只是無助的同情與呻吟,或許究問前世的的因果,可以暫且撫慰李莊?並且,“今之再訴,預料之中。唯增二罪,評估之外。徒勞之辯,莫若不為。”

高表示,第二季開始後,李莊妻子李豔芳希望他出庭,找了他三次,哭了三次。不過,李莊案一季二審宣判後,他即已言明不再參與李莊案。李莊曾從看守所給高子程郵來托其代為申訴之委託書,以及代為復議吊銷律師資格聽證的委託書,高都推辭了這些委託。

康達所主任傅洋也曾表示,“李莊與康達所沒有關係,我們也是被調查對象”。傅洋乃前全國人大委員長之子,曾在全國人大法工委任職。

隨後,陳有西致電全國律協刑委會主任田文昌和副主任李貴方,對方都表示“很忙”。陳有西遺憾地稱,我的目的是加強李莊案中全國律協的色彩。

之所以想加強李莊案中官方的色彩,這與陳有西本人曾在政府、公安、法院、高校工作經歷有關。陳是1977年恢復高考時的第一批大學生,1982年杭州大學中文系畢業,之後從事過公安工作,1986年,陳有西擔任浙江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袁芳烈的秘書,1988年袁芳烈兼浙江省省高院院長,陳也兼任院長秘書。

命運弄人,1989年,基於對某些事情的看法,儘管“查來查去沒問題”,陳有西還是當了8年處級幹部,沒受提拔。1993年,他到北京大學繼續深造後曾短暫回浙江高院一段時間,隨即進入了浙江省社科院法學所,後來乾脆下海當律師。在朋友圈內,陳有西以其對體制的洞察、和文筆的老辣著稱。

李莊案第一季中,陳寫下的三篇策論長文:《論律師》、《論打黑》、《論智庫》,將其學術功底和宦海經歷顯露無遺。陳有西認為,重慶主政的主要領導身邊顯然缺乏像樣的智庫。

在陳有西看來,李莊第二季最理想的辯護人選,除了名望和功底外,最好是一個溫和的、官方不太反感的人。因此,他一直期望由北京的刑辯大律師出庭。不過,種種努力落空之後,他於4月2日撰文《李莊案,還有必要陪練嗎?》,憤怒和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在這篇刊發在其個人網站有西學術網的文章中,陳有西披露了第一季中李莊以認罪換取緩刑的交易細節,表示“所有審判只是完成既定目的的演戲,本案已經無關辯護,只有揭露”。這篇文章發表一天半後,上百位律師和網友實名留言,表示對陳的支持。僅在凱迪論壇“貓眼看人”,其點擊率就已達到了32萬多。

4月5日,陳有西再次撰文《李莊案,法律不會缺位》回應外界,他稱自己其實沒有最後確定第二季不出場,即使不出庭,他也會盡一個李莊前任律師的道義責任。

3天后,他在其學術網上發佈了《關於移除兩篇文章告讀者》的公告,稱《李莊案,還有必要陪練嗎?》、《李莊案,法律不會缺位》引起強烈反響,令他受到三方面提醒,除朋友們的忠告、黑客的定點攻擊外,他還收到“有關領導機關”完全出於善意的建議,“我是一位中共黨員律師,必須尊重和照辦。”

知情人透露,重慶方面找到浙江省司法廳和杭州市司法局,要求陳有西刪除這兩篇文章。

陳有西自稱是“妥協派”,在他看來,真正有水平、有道義、懂政治、能跟官方直接對話的律師,現在是鳳毛麟角,他算其中一個。

在李莊案第一季,在向司法部、全國律協、浙江省司法廳、杭州市司法局領導備案之後,陳有西才正式答應接受委託。2010年1月,在向上海律協的同仁們介紹李莊案前後時,他告誡同行,“面對這麼重大的事情,組織、紀律觀念要有,司法局管我們是對的,管我們是保護我們,有些東西不能過分孤軍奮戰。”

斡旋

當陳有西釋放出不再較勁的信號時,他沒料到半途會殺出一個斯偉江。

面對《李莊案,還有必要陪練嗎?》一文,斯在博客上批評陳有西的消極應對態度,他稱,在中國律師目前刑辯和公益之路越來越窄的今日,不要輕易放棄,尤其是業內的領袖人物,“即使我和有西是朋友,仍要提出不同意見。有西,不要輕言放棄。”

斯偉江比陳有西年少15歲,和陳有西一樣,斯偉江也是浙江人,兩人個子都不高,肚子都不大,都有著旺盛的精力。

斯1992年畢業于華東政法大學,是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專攻知識產權。知識產權案件幾乎沒有法律援助這個說法,因為這是有錢有品牌人的事情。不過,斯會時不時竄到行政法和刑法領域指指點點。

斯的一個媒體朋友稱,斯偉江是個學習能力極強的人,他向同在上海的資深刑辯律師張培鴻學習刑辯經驗,向有“行政訴訟第一人”之稱的浙江袁裕來律師學習行政訴訟,向身邊的媒體朋友學習傳播技巧。

作為律師界的朋友,他們彼此都有交集。斯偉江平時開玩笑稱陳有西為“保皇黨”,陳有西則稱斯偉江“憤青”,而偏居寧波的袁裕來則自詡為穩健派,離不開浙江私營經濟發達、政府也相對開明的小氣候,被朋友們笑為“土財主”。

4月初,面對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斯偉江,陳有西不以為然,既然你這麼堅定,李莊案到時候你去搞。在此之前,湖南律師楊金柱已經在博客上公開點將,推薦斯偉江和另外一位北京律師周澤出征重慶,代理李莊案第二季。但在陳有西看來,斯偉江和周澤都“自由派色彩太濃”,如果出任該案辯護律師,容易授人以柄。

4月2日,陳有西將北京律師魏汝久推薦給李莊家屬。魏汝久,山東人,煙臺大學法律系畢業,現為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環境與資源法委員會委員。

魏汝久拉來了熟人楊學林,做伴去重慶。楊學林,北京市律協憲法與人權委員會委員,擅長刑案辯護,2008年入選《中國刑辯大律師》。根據陳有西和李莊家屬的安排,魏、楊只負責閱卷和會見李莊,聽取李莊本人對聘請律師的意見。

4月6日,魏、楊到達重慶市第二看守所會見李莊。魏稱,抵渝的前一晚,因內心恐懼,一夜沒睡好。為免多生事端,楊學林則帶著夫人一起前往。

次日,楊學林夫妻先期返回北京,魏汝久再次前往看守所會見李莊,就控方證據與李莊詳細交換意見。當天,除委託魏、楊二人外,李莊還簽署了另外三份委託書,分別是張思之、陳有西、斯偉江。

現年84歲的張思之被譽為“中國律師第一人”。這位見證並參與了共和國法制史的老人,被視為中國律師的體面和良心。因此,李莊告訴魏汝久,“最好能請到張思之”。不過,因張年紀較大,因此說好老先生僅在二審出庭。

儘管陳有西不看好斯偉江,但是魏汝久還是向李莊力薦斯偉江。此前,他曾看過斯偉江在南京郭泉案裏的辯護詞,認為斯“闡釋法理的水平較高”,此外,斯在樂清錢雲會一案中執著的表現,也讓他覺得斯認真可靠。

魏汝久回憶此番辦案感受,受到重慶看守所和法院的文明禮遇,甚至和審判長“惺惺相惜”。因此,當他離開重慶飛赴上海時,此前的恐懼擔憂和後來的內心感動“悲喜交集”,甚至淚灑山城。

4月7日晚上,魏汝久、斯偉江以及李莊的家屬齊聚陳有西位於上海徐家匯的辦公室。令魏印象深刻的是,當時某媒體一名記者也在場。當晚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