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中國軍演之海軍 突破第一島鏈

通過2010年的軍演,遠海訓練演習將成為中國海軍軍演的常態。海軍的兩次大規模演練,初步顯示了中國海軍在海權爭端的具有的威懾打擊能力。

2010年,是中國海軍遠洋航行的第三個年頭。近兩年來,解放軍海軍上百艘次水面艦艇駛向遠海大洋,航程從數百海裏到數幹海裏,潛艇水下隱蔽待機時間也大幅增加,傳統演練海域擴展到千里之外,戰艦組織訓練越訓越遠,訓練的海區隨著戰艦航跡的延伸也越來越多,“海軍艦艇實現遠海訓練常態化的大幕已徐徐拉開。”

與以往相比,2010年中國海軍軍演參演人數和規模都要超過以往,而且此次遠洋演練戰術戰法不同以往。

日本屏住了呼吸

2010年3月18日上午,日本海上自衛隊的“雨霧”艦在沖繩本島西南偏西約180公里的西南諸島附近發現了正在向東南方向航行的中國海軍北海艦隊艦艇編隊:115“瀋陽”號驅逐艦和527“洛陽”號護衛艦。下午,“朝雪”艦在同一海域發現了相同航向的另一編隊:528號護衛艦、535號護衛艦。

這是3月中旬起纜出航的中國北海艦隊聯合機動編隊,由6艘艦船和2架艦載直升機組成。它們的目的是環中國海領海線遠航訓練,全程歷時19個晝夜。經渤海起航,從黃海穿過宮古海峽進入太平洋,又穿巴士海峽進入南海,一直抵臨馬六甲海峽以東海域,然後到南沙群島巡礁,慰問駐守島礁的守備官兵,又回到西沙群島海域組織演練,隨後返回母港。

這支訓練編隊創造了解放軍海軍日常演訓史上的多項“第一次”。編隊由北海艦隊司令和政委輪流坐鎮岸基指揮,艦隊副司令杜希平擔任編隊指揮官。它們並非單純的航行,而是按計劃帶動沿途海軍三大艦隊的多個兵種,一路全程展開對抗演練,“走一路、打一路、對抗—路。”三大艦隊均專門開設指揮所及兵力指揮所,整個演習都處於總部、海軍的實時掌控之下。

據事後《人民日報》透露,為與編隊對抗,三大艦隊的航空兵、水面艦艇、潛艇、岸導團和電子對抗部隊全面聞令而動,50餘架飛機飛臨海空,近60艘戰艦緊急出航,近10艘潛艇解纜前出,10餘個電子對抗分隊緊急機動,沿途雷達站全程跟蹤……對抗雙方全部按實戰要求展開,電磁壓制、防禦導彈攻擊、傳輸信號中斷……艦行萬裏,一路激戰。

“出海就是上戰場”,這個編隊激起的“鯰魚效應”,在縱深幾百公里、航經6000海裏的海防線上接連不斷。一位隨艦出肮的副艦長,十分感慨地說,這樣的訓練看著就覺得過癮,也能實實在在鍛煉部隊的實際作戰能力。

緊接之後的4月初,東海艦隊代號為“東聯-2010”的遠洋訓練開演,多個艦艇組成的編隊向日本方向開進,展開遠海實兵對抗訓練。由於演訓方向的特殊,這次演訓所激起的國際反響顯然更大。

東海艦隊派出的分艦隊規模更大,由137、139號兩艘“現代級”驅逐艦領銜,護衛艦有522、541、542三艘,編隊中還有2艘“基洛級”潛艇,同行的還有東救332號潛艇救援船和882號補給艦。瞭解海軍的認識一看即知,這已是一個特混艦隊的框架,只要配上一艘航母,就是一個標準的航母編隊。

根據日本自衛隊統合幕僚監部的資料,在中國海軍北海艦隊南下機動演訓後,日方高度警覺,海上自衛隊—直對中國方向海域嚴密監視,據其觀測報告,東海艦隊分艦隊4月10日晚8時左右出現在沖繩本島西南約140公里的公海上。們日夜在;中繩島南部水域進行海上補給。13日上午,艦隊出現在太平洋上。

中國海軍艦艇編隊穿越第一島鏈前往太平洋訓練的消息,引發日本媒體密集報道。日本自衛隊總參謀部聲稱中國在進行“挑釁”,甚至通過外交渠道向中國提出抗議。對此,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回應,在公海組織正常訓練活動,符合國際法,也是世界各國通行做法。有關各方不應對此妄加猜測。

第一島鏈井非鎖鏈

其實在外交口角交鋒的背後,軍事的對峙和角力更為激烈。日本海上自衛隊派出多艘艦艇全程監視中國艦隊。4月8日,日本“鈴波”號逼近挑釁。中國戰艦的艦載直升機為宣示主權飛臨日本“鈴波”號90米上空,靠近“鈴波”號與之同行,並與日艦互相拍照。

而東海艦隊某新型潛艇艇長對本刊記者透露說,“我們的驅逐艦支隊事先同時派二艘潛艇隱蔽出航,神不知鬼不覺從水下向宮古海峽逼近,快到海峽入口,兩艘潛艇突然冒出水面,與東海艦隊水面作戰艦艇組成的混合編隊,浩蕩地向遠洋進發。”在這之前,誰也不知中國海軍的行蹤,假如這個過程中發起突然襲擊,肯定打得對手措手不及。

另據透露,參加演習的522艦聲納站位在艦機反潛的訓練中,僅用22分鐘便在編組中第一個發現潛艇,並進行跟蹤。遠洋海域敏感,海空情況複雜,利用日本海上自衛隊飛機多次臨空偵照的時機,該聲納戰位捕捉到近百批空中目標。

如果說,北海艦隊的遠航“陪練”是自己內部對抗訓練的話,那麼東海艦隊此行,與外軍進行模擬對抗,則是更為真實的對抗。《人民日報》如此總結稱,“我們的戰艦”走得遠了、看得清了、打得准了,在遠海大洋上實施常態化實戰訓練自然成為可能和必然。

西方分析人士則認為,從中國艦艇從油氣田附近通過進入太平洋一側的舉動來看,中國海軍目的還是針對春曉油田,但順帶暗示第一島鏈已經遠不能鎖住中國海軍了,近期如此密集如此大型的軍艦頻繁出擊日本海域,這無疑就是正式警告日本,中國海軍完全有該出手就出手的勇氣和膽量。

並非單純的火力展示

在中國海洋權益爭端的另一端南海方向,7月26日,由南海艦隊組織,在海南附近的18000多平方公里的海域組織了解放軍海軍歷史上規模空前的一次大演習(官方稱之為“多兵種合同實兵實彈演練”)。解放軍總參謀長陳炳德、海軍司令吳勝利、總參謀長助理戚建國、廣州軍區司令員徐粉林、國家和總部機關有關領導、部分國防工業部門領導和海南、廣東兩省的地方官員都到場觀摩了演練。

公開視頻資料及報道顯示,演習由南海艦隊的主力艦171“海口”艦、169“武漢”艦領軍。(當時170“蘭州”艦作為第六批護航編隊正在亞丁灣護航,168“廣州”艦結束第五批護航任務,正在出訪埃及。這四艘最新的純國產驅逐艦是解放軍南海艦隊的“四大金剛”),而北海艦隊的116“石家莊”艦也來到南海參加演習,這艘艦艇曾在2009年的海軍建軍60周年大閱兵中,擔任胡錦濤主席的檢閱座艦。這也是解放軍海軍排水量最大的驅逐艦。

“石家莊”艦垂直發射了海基S-300(西方稱之為SA-N-9)的遠程防空導彈。東海艦隊的一艘現代級驅逐艦(舷號不明)也來到南海演習,連續發射了兩枚西方稱之為SA-N-17的中程防空導彈。而南海艦隊的新型導彈護衛艦則發射了國產的紅旗-16中程防空導彈。

據統計,這次演習發射了16種型號的導彈,多達71枚。西方軍事專家估算,16種型號已基本涵蓋了解放軍海軍的所有的現役型號戰術導彈。而且此次演習並非單純的火力展示。官方評價稱這是一場以實戰化為背景、全程複雜電磁幹擾條件下的實兵對抗,這次演練是海軍歷史上參訓要素最全、難度最高的一次聯合對抗實戰化演練。共演練了複雜電磁環境下多兵種合同對海遠程精確打擊、航空兵制空作戰和複雜電磁環境下水面艦艇編隊綜合防空反導等6個課題。

演習透露的一個小細節也應證了這—點,駐守海南島的岸基導彈部隊發射74枚“海鷹”系列老式飛航岸艦導彈,但它們並非作為攻擊用的火力,而是作為航空兵戰機部隊攔截的靶彈。用戰鬥機追擊高亞音速飛行的飛航/巡航導彈,並用空空導彈進行摧毀攔截,是一件非常有難度的事情。在解放軍以往的類似演練極少見到類似報道,一般多是使用靶機模擬。這一細節顯示出,解放軍海軍在綜合防空反導上已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而11月2日,南海艦隊組織的“蛟龍-2070”演習再次向外界展示了中國軍隊的風采。這次特地邀請外軍參觀的演習生動地反映了中國軍隊在海空聯合作戰領域取得的進步。新加坡《海峽時報》3日援引一名參演軍官的話指出,此次演習旨在向世界展示中國海軍陸戰隊的現代化水平。

在演習中,中國南海艦隊的新式坦克登陸艦集群在護衛艦、獵潛艇、掃雷艦的火力支援下駛向近岸水域。隨後在直-武裝直升機的空中掩護下,新式兩棲步兵戰車、兩棲坦克協同;中鋒舟紛紛脫離“母艦”開始搶灘登陸。

在此期間,新式水陸坦克在水中展示了“行進中開火”的絕活,為登陸部隊提供直接火力支援。與此同時,海航的直-運輸直升機也在敵後實施機降,搶佔關鍵節點。在突破由碉堡、拒馬、反坦克障礙組成的“敵防線”後,兩棲戰車繼續向內陸山地挺進……

在演習中,受邀到場的大批外軍軍官和海軍高級將領搭乘登陸艇進行了“隨行觀摩”,並在岸上近距離感受了中國在世界率先裝備的新概念兩棲戰車的先進性能。與中國有領海島嶼爭端的馬來西亞海軍艦隊參謀長米奧爾,羅斯迪•亞厄弗爾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也稱讚說;“演習組織得非常好,準備得很充分,尤其是兩棲突擊車令人印象深刻,性能非常先進。”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涉外軍演已成為中國先進武器的“國際化展臺” ,用實力樹起了中國軍隊的全新形象,全面地向外界展示中國軍隊威武的實力。

(唐 璜 鐘堅/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