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你反對個人崇拜 無非想自己獨裁

毛澤東時代的個人崇拜

1956年,面對社會主義改造的顯赫勝利和“一五”計劃的超額完成,以及因蘇共二十大反對斯大林個人崇拜引發的波匈事件等國際國內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鑒於對形勢的分析,毛澤東不能再支持對個人崇拜的批評了,不能一味地反對所有的個人崇拜。1957年右派向黨“進攻”,又進一步強化了毛澤東的這一認識。從1958年開始,毛澤東對待個人崇拜的態度發生了重大變化。

1958年3月,毛在成都會議上明確指出:“個人崇拜有兩種,一種是正確的崇拜,如對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正確的東西,我們必須崇拜,永遠崇拜,不崇拜不得了。真理在他的手裏,為什麼不崇拜呢?……另一種是不正確的崇拜,不加分析,盲目服從,這就不對了。”(逄先知,金沖及泵澤東傳(1949-1976)(上卷)[M]北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3802) 事實上,毛澤東對他認為需要個人崇拜一事並不諱言。在成都會議上,陳伯達有個長篇發言,其中講到王明說延安整風搞出了兩個東西:一個民族主義,一個個人崇拜。毛澤東插話說:“說個人崇拜就是崇拜我。不崇拜我就崇拜他。我看,崇拜我好一點。”(席宣,金春明薄拔幕大革命”簡史[M]北本:中共黨史出版社,1996 32)陳伯達說到,我們是國際主義者、馬克思主義者,我們有權威,有代表人,有中心人物、中心思想,但並不是個人崇拜。毛澤東接過話茬說:“怎麼不是個人崇拜?你沒有個人崇拜怎麼行?你又承認恩格斯,你又反對個人崇拜。我是主張個人崇拜的。”毛澤東還說:“打死斯大林,有些人有共鳴,有個人目的,就是為了想讓別人崇拜自己。列寧在世時,許多人批評他獨裁。說政治局只五個委員,有時還不開會。列寧回答很乾脆:與其你獨裁,不如我獨裁好。因此,只要正確,不要推,不如我獨裁;也開點會,不全獨裁就是。不要信這個邪,你反對個人崇拜,反到天上去,無非想自己獨裁。”

反對個人崇拜,是因為“有個人目的,就是為了讓別人崇拜自己”,此言一出,實際上給反對個人崇拜的人扣上了一頂大帽子,封住了別人的嘴。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有對反冒進的嚴厲批判在前,又有對“正確的崇拜”的提倡在後,毛澤東的真實意圖已經是明明白白的了。所以,伴隨著大躍進熱潮的臨近,黨內高層開始合力為個人崇拜升溫造勢。在中共黨內個人崇拜之風日漸顯露的形勢下,彭德懷為反對黨內個人崇拜而作出了自己的努力。然而,廬山會議最終成了全黨動員,維護和樹立毛澤東個人“絕對權威”的會議。同時,也導致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再度升溫。作為毛澤東的接班人,劉少奇首先表現出堅定擁護個人崇拜的姿態。1959年8月17日他在中央工作會議上發表了長篇講話,進一步讚揚毛澤東,鼓吹個人崇拜。康生也不甘落後,1959年底,他公開提出:“毛澤東思想是馬列主義的最高標準、最後標準。”(席宣,金春明薄拔幕大革命”簡史[M]北本:中共黨史出版社,199632) 1963年,毛澤東進一步發展了他的所謂反對籠統地反對個人崇拜的觀點。6月14日,他在《關於國際共產主義總路線的建議》這個重要文獻中說:“提倡所謂‘反對個人迷信’,實際上是將領袖和群眾對立起來,破壞黨的民主集中制的統一領導,渙散黨的戰鬥力,瓦解黨的隊伍。”1965年毛澤東接見埃德加•斯諾時更加直言不諱地說,中國現在確實存在個人崇拜,而且需要更多的個人崇拜。

林彪在個人崇拜發展過程中的作用

面對國際國內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從1958年開始,毛澤東對個人崇拜的態度發生了重大變化。在黨內明確不准反對個人崇拜,而要搞個人崇拜。以成都會議上提出兩種個人崇拜為起點,到1959年的廬山會議已經把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公開提出來了。面對毛澤東對個人崇拜態度的變化,林彪從毛彭衝突中認清了毛澤東晚年的致命弱點,意識到搞個人崇拜是“得一人者得天下”,是謀取個人權位的捷徑。於是,利用人民對毛澤東的感情,竭力鼓吹個人崇拜,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造神運動”。

林彪製造個人崇拜大體上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從廬山會議到1962年七千人大會以前。在這個階段中,林彪利用講話、談話、下達指示、主持起草會議給《毛澤東選集》撰寫介紹文章等各種機會一再頌揚毛澤東。第二個階段,從七千人大會的召開到“文革”開始。以七千人大會為標誌,林彪把個人崇拜推進到一個更高的階段,這一階段的特點是:不顧事實、真理和原則,阿諛奉承毛澤東。比如:“三年困難局面的出現,恰恰是由於我們有許多事情沒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而造成的” “過去的工作搞得好的時候,正是毛澤東思想不受幹擾的時候,凡是毛主席的思想不受尊重,受到幹擾時,就會出毛病” 第三階段,整個“文革”時期。“文革”開始後,林彪等人煽動了一場波及全國的、曠日持久的“造神”運動。

其實,林彪大肆鼓吹“天才論”的真實目的,是把自己也打扮成天才,以便為自己搶班奪權奠定基礎。然而他的主觀目的卻在客觀上給全國人民帶來了一場曠日持久的災難。但到了1970年12月前後,毛澤東開始指斥個人崇拜的許多做法,毛澤東這一態度使個人崇拜在形式上有所收斂。在中共九屆二中全會上,林彪集團在要不要設國家主席的問題上,有組織有預謀地發難。但林彪集團的拙劣表演暴露了他們的奪權野心,使毛澤東對他們鼓吹個人崇拜的真實用意以及個人崇拜所產生的不良影響有了比較清楚的認識。毛澤東在這次會議上當即找林彪談話,對他提出批評。正是這種認識,使毛澤東對個人崇拜的態度也有了變化。1970年12月28日,毛澤東會見美國記者斯諾時,一方面為“文革”前期的個人崇拜辯解,另一方面對個人崇拜提出尖銳的批評,指出個人崇拜過分了,搞許多形式主義。毛澤東明確指出:“個人崇拜現在沒必要了,要降溫了。”

毛澤東雖然提出沒有必要搞個人崇拜了,但當時已在全國範圍內形成了群眾性的個人崇拜的風氣,他對待群眾熱情的一貫態度是加以引導而不潑冷水,因此他對個人崇拜的態度仍然只是限制在“一定程度”上,他也並沒有採取有效的措施來防止和廢除個人崇拜。此後,特別是林彪反革命集團被粉碎以後,全國範圍內的個人崇拜的狂熱同“文革”前期相比,的確有所降溫,這一方面與毛澤東反對個人崇拜有關,另一方面也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覆滅有關。

鄧小平對個人崇拜的批判

馬克思主義的一條基本原則,就是反對不適當地誇大個人的作用,反對突出個人,更反對神化偉大人物,反對個人崇拜。然而在中國共產黨由在野黨向執政黨角色轉換以後,由於各種歷史和現實的原因,中國共產黨內在50年代末期至70年代末期二十年的時間裏,出現了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現象,甚至在“文革”期間出現了造神運動。這極大地危害了黨內的民主生活和和諧的黨群關係,給國家和人民帶來了極大的危害和損失。

早在黨的七屆四中全會上,鄧小平在講話中尖銳地批判了黨內開始滋生的“極端危險”的驕傲情緒和個人崇拜。他指出:黨內相當一部分高級幹部被工作中的若干成績沖昏了頭腦,忘記了共產黨員所必須具有的謙遜態度和自我批評精神,誇大個人的作用,強調個人的威信,自以為天下第一,只能聽人奉承讚揚,不能受人批評監督。這不但會損害黨的團結和革命事業,還會把共產黨的高貴品質喪失掉,而墮落到最卑鄙的個人主義方面去。因此,在會議上,他告誡黨的各級幹部,對自己要有一個正確的認識,驕傲和個人崇拜會對自己在革命中的作用和貢獻作出不正確的估價。一個人不管負什麼責任,在革命事業中只不過是一個螺絲釘。我們所獲得的成績決不能看作是一個人的,而是多數同志努力的結果。

1956年蘇共對斯大林個人崇拜的批判又給中國共產黨敲響了警鐘。為了防止中國共產黨內個人崇拜現象的出現和發展,鄧小平在黨的八大上所作的《關於修改党的章程》的報告中又專門論述了防止神化領袖和個人崇拜的問題。鑒於“文化大革命”的慘痛教訓,鄧小平從理論到實踐對個人崇拜進行了批判。理論上批判了“兩個凡是”的錯誤,強調了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實踐上先是通過設立顧問委員會作為過渡,然後逐步建立起幹部退休制度,並且身體力行帶頭退休,並語重心長地指出:“一個國家的命運建立在一兩個人的聲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險的。”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中國共產黨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在新的歷史時期,要切實有效地防止新的個人崇拜現象的出現,還需要從理論上進一步提高全黨同志的思想認識。在這個過程中,鄧小平為豐富和發展我們黨關於反對個人崇拜的理論作出了重大貢獻,使我們黨的這一理論進一步得到深化。

(劉吉/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