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訪美出師不利或遇朝野不同態度

蔡英文昨日前往美國訪問,似是「出師不利」,因機上有乘客疑是心臟病發,必須返航回東京,而有可能耽誤行程,影響若干安排。這似乎是預兆著蔡英文的這次美國「取暖之旅」,將並非諸事順利。

蔡英文訪美之前,馬英九競選辦公室「台灣加油讚」執行長金溥聰也前往美國,預先「消毒」。這就將導致產生「接待差別待遇」問題。一方面,馬英九雖也是「總統」參選人,但因更是現任「總統」,而受中美外交限制不能訪美,這讓蔡英文撿到了便宜。另一方面,蔡英文即使撇開其「總統」參選人身份,但也是台灣最大在野黨的主席,甚為講究西方政黨政治倫理的美國,必會給予面子,而金溥聰雖然是馬英九的身邊紅人,但現在並無政黨及政府職務,因而不可能安排較高的接待禮遇。由此,蔡英文就佔盡了便宜。

不過,與四年前馬英九也是以「總統」參選人兼最大在野黨主席的身份訪美相比,蔡英文還是吃虧了。實際上,據台灣媒體報導,二零零六年三月,美國政府派出副國務卿佐立克與馬英九會談。這次蔡英文訪美,美國仍可能派出副國務卿,但其中最大的差異是,二零零六年,美國國務院體制,副國務卿只有一位;現在的國務院則有兩位副國務卿,其中一位是副國務卿,掌理一切與國務院有關的工作,是國務院二號人物;另一位是「主管管理暨資源的副國務卿」,是三號人物。兩個職位最大的區別,前者可以代理國務卿,後者則無此職權。蔡英文可能會見國務院的三號人物湯瑪斯.奈茲,而馬英九當初則見到二號人物。這是因為時空背景不同。馬英九訪美時,美國與臺灣之間很不愉快,當時即有消息說,馬英九獲得的高規格接待是國務院刻意安排,「目的是向陳水扁傳遞訊息,表示美國對扁已經沒有耐性了」。今天美國與臺灣之間的情況完全不同,美國沒有必要再這樣煞費苦心了。

實際上,四年前馬英九之所以會得到比陳水扁當年訪美時更高的禮遇,最關鍵的原因,就是陳水扁此時正在大搞「入聯公投」,讓美國人傷透了腦筋,甚至連「麻煩製造者」的罵話也說出了口。再加上陳水扁此前的「終統廢統」、「一邊一國論」等言行,使得美國人在「反恐」、「朝核」等議題上焦頭爛額、分身不暇之際,還須擠出精力來關顧台灣事務,因而早就希望台灣能夠透過政黨輪替,換上一個並非是「麻煩製造者」的人。而馬英九主張的「九二共識」,正是美國在三個「中美聯合公報」中所秉持的立場;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也符合美國的「不統不獨,維持現狀」政策,因而給予馬英九較高的待遇。這除了是給予不會為美國帶來麻煩的馬英九祝福之外,更是要陳水扁給予臉色看。

而蔡英文此時訪美,儘管美國也相信蔡英文不似陳水扁那樣麻煩--單是看蔡英文在此期間,沒有動輒就大搞動員幾十萬人上街的大型街頭活動,甚至連一個像樣的造勢活動也未曾做過,以至讓那些習慣了民進黨動員群眾制式的綠、藍政黨,都在懷疑蔡英文是否在選「總統」,因而免不了對蔡英文有著某種程度的好感,但這並非等於是喜歡蔡英文,而只是在蔡英文與陳水扁的強烈反差之下,感到蔡英文不是那麼「麻煩」而已。然而,這不等於是美國將會支持蔡英文。最關鍵的原因,就是蔡英文現在參選的時機,並不符合美國人心目中的政黨輪替規律--超過三任將會導致腐敗,因而法律規定只能二任;但倘只是做一任就輪替,剛熟悉情況準備有所作為就得「輪」掉,也不利於政局的穩定及發展。何況,現任總統奧巴馬也正在計劃競選連任,沒有理由支持蔡英文的「政黨輪替」訴求。否則,就等於是否定自己也在爭取連任的正當性。

何況,目前美國的處境,與當年陳水扁訪美時大不一樣。當年美國是世界第一號強國,睥睨天下,可以對世界事務頤指氣使。但自「九一一」事件後,美國「反恐」掏空國力,再加上近年國際金融危機,美國的實力已大為削減,而且還需要中國的幫助。奧巴馬極為瞭解,北京對蔡英文的態度若何,尤其是其《十年政綱》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北京已公開表態予以反對,奧巴馬就是基於需要北京幫忙的角度,也不願給予過於熱情的接待。不過,蔡英文與陳水扁相比,有一個長處,就是陳水扁在十二年前那次訪美之前,尚未到過美國,對美國朝野甚為生疏;而蔡英文的法學碩士學位是在美國修讀,而且在出任「陸委會」主委後,曾多次奉陳水扁之命到美國溝通,對美國較為熟悉,也擁有一定的人脈關係。

當然,美國也有朝野兩大黨,執政黨不予蔡英文「祝福」;但有希望能把奧巴馬提前「輪」掉的在野黨,當然是與也希望能提前「輪」掉馬英九的蔡英文臭味相投。因此,估計蔡英文將會在在野黨那裡取得溫暖,尤其是國會內的所謂「友台」團體,將會給足面子蔡英文。

從種種跡像看,奧巴馬政府對馬英九是滿意的。尤其是在馬英九的兩岸政策及作為方面,畢竟是沒有給美國帶來「麻煩」。而且,馬英九既反「獨」又反共,較為接近美國的台海觀,不像連戰、吳伯雄那樣反「獨」卻不反共。相比之下,宋楚瑜則有可能是反「獨」親共,美國倒是擔心將會破壞「不統不獨,維持現狀」的平衡。或許,宋楚瑜一方面正為自己是否繼續攪局下去而進退失據,並為參選的龐大經費而發愁(近日王文洋與宋楚瑜會面,可能會談及「副手」及金錢支持問題),沒有心情訪美;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明知自己的政治立場並不完全符合美國人的胃口,因而並無訪美之舉。即使他是美國的碩士、博士,也即使他與美國的淵源甚深,兒子、孫子都是美國人。

蔡英文此次訪美的另一主要任務,是向僑團爭取支持並進行小額籌款。在美國的僑團,粗略計算應可分為四類。第一類是傳統意義上的僑團,即在美國生根已經三、四代以上,並已入了籍的美籍華人,此類人對台灣的認識和感情都不深,反而是「唐山」情結濃厚。第二類是一九四九年後,先到台灣,後從台灣移居美國的華僑,當然也有以「中華民國」為正朔的老華僑;但在陳水扁大搞「台獨」之時,這些僑團已陸續改掛五星紅旗。第三類是改革開放後移居美國的大陸華人,多是知識精英;除極少數「民運」及「法輪功」分子外,基本上不支持民進黨。第四類是從台灣移民過去的原「本省人」,亦即所謂「新僑」、「台僑」,這部分支持民進黨的較多,蔡蔡文應是「紮堆」這部份人。

但情況也已有所變化。當年他們是以爭取民主、追求「獨立」的心態,狂熱支持陳水扁的。但陳水扁後來的貪腐行為,令他們心涼,即使是支持民進黨的立場不變,也沒有以前那麼熱情了。而對於蔡英文,則可能抱有疑慮。雖然滿意她否定「九二共識」,但卻又對她未有明確表態支持「台獨」,有所不滿。因此估計,他們不會象十二年前接待陳水扁那樣熱情,但基本的禮貌還是會有的,而且也將會有小面額捐款「進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