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三次食言改變林彪命運

在擔任黃埔軍校校長期間,蔣介石一共培訓了23期黃埔學員,其中一期和四期的畢業學員優秀人才更多,這些人後來大都成了軍界的佼佼者。在這些“高徒”中有一個人令蔣介石不能釋懷,這個人就是林彪。蔣介石曾扼腕感慨說:“……他是黃埔最優秀的將軍,因為他把他的學長和教官都打敗了。我這個校長失職啊,在黃埔對他關心不夠,以致他投奔了共產黨。”

其實,林彪在黃埔期間與蔣介石有過接觸,蔣介石也曾拉攏過林彪為其效命。只是他沒有意識到正是由於自己的疏忽錯失了人才。

第一次食言

1925年11月,國民黨右翼召開西山會議,反對聯共。前蘇聯顧問季山嘉和蔣介石關系不和,他竭力拉攏汪精衛反蔣。蔣介石很是煩心,於是前往黃埔散心。 當時,黃埔四期步科的學生正在上戰術課,蔣介石沒有驚動任何人,只是悄悄地坐在了教室後面。課題是以前不久發生的惠州攻堅戰為例,要學員分析這次戰鬥的取勝要素。這一仗恰巧是蔣介石親自指揮的,他當然對此再熟悉不過,於是興致盎然,聽得津津有味。

輪到林彪上臺,只見他一臉怯生生的模樣,也不多言語,就開始在黑板上畫起惠州地形圖。他畫得很仔細、很投入,城郭民居、地勢地表、山川河流,一一標點清楚,就憑這一手,蔣介石斷定該生是個非常有心的人。林彪憑著對戰爭精髓獨到的理解給蔣介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悄悄地走出教室,吩咐隨行的人,下課後,讓林彪去校長室見他。

這一次談話,十多年後蔣介石仍記得每一個細節。當年林彪雖然只是一個學生娃,卻是城府森嚴,惜語如金。在以往與人的談話中,蔣介石一向是多間少答,始終掌握主動。但與林彪則難進行,因為林彪從不多答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是經過深謀熟慮,極得體,極中聽。蔣介石有一股怪怪的感覺,年輕人本應該血氣方剛,朝氣蓬勃,很少有像林彪這樣少年老成,這樣有心機。憑著直覺,他意識到坐在他面前的乃是難得一見的將才,但卻很難駕馭、讓人捉摸不透。

這時,校長辦公室秘書陳立夫敲門而人,報告說,汪精衛也上黃埔了,請蔣校長前往議事。自從廖仲愷死後,汪精衛便接任了軍校黨代表職,又把手插到黃埔來了,很明顯是想擠進蔣介石的勢力範圍。這讓蔣介石很惱火。正在氣頭上的蔣介石調轉身氣呼呼而去,卻忘了與林彪打聲招呼。林彪的自尊心極強,他覺得這個校長太善變,也沒有真正地看重自己。林彪與蔣介石初次見面便以這樣的方式不歡而終。

第二次食言

數月後,蔣介石又找了一些師生進行個別交流,林彪就是其中之一。蔣介石向林彪許諾,畢業後讓他來總司令部工作。林彪雖然還對上次的事有所怨恨,但聽到這個承諾他還是很激動。林彪是共產黨組織裏的人,他知道組織對他畢業後的去處已經有了意向,即把他分配到葉挺的獨立團。但林彪當年正年輕氣盛,雄心勃勃,嚮往畢業後做出一番大事業,總司令部對他的吸引力還是很大的。柿彪簡短地回答道:“感謝校長的信任和栽培。”話雖如此,但他還是希望蔣介石能兌現諾言。蔣介石見林彪不領情,有些驚訝,他回答道:“好吧,我出征在即,今後再和你聯系。”誰知這一別,師生兩人竟成陌路,從此分為兩個營壘,成了敵人、對手。

蔣介石與林彪談話不久,林彪即向中共黃埔黨團書記熊雄作了匯報,熊雄當時就明確作了指示:“你應該爭取到蔣介石身邊工作,那將會發揮更大的作用。自從陳賡同志離開了總司令部,我們的工作就削弱了許多,現在的機會難得。”林彪聽了這樣的安排,便下決心爭取到總司令部工作。然而,蔣介石第二次食言卻將林彪滿腔的希冀化作了冰冷的失望。後來,經蕞榮臻之手,林彪最終去了葉挺獨立團,從此開始了他輝煌的軍事之旅。

第三次食言

1941年10月,林彪從前蘇聯養傷回國,中共中央立即通知國民黨方面,希望在林彪途經西安轉道延安時能給予關照。蔣介石聞聽是林彪,立即重視起來。因為他已經打好了拉攏林彪的如意算盤。他專門讓居蔣介石“十三太保”之首、三十四集團軍總司令,人稱“西北王”的胡宗南飛了一趟重慶,並親自交待了注意事項,讓其和戴笠配合,負責林彪的安全。但是戴笠的行動卻是秘密的。蔣介石指示胡宗南說:“接待林彪以熱情體貼為妥,務必使其感到親切隨和,賓至如歸。”胡宗南不敢怠慢,也不管自己是林彪的學長兼上級,輕車簡從地來到了林彪下榻地即十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所在地七賢莊。

胡宗南也算得上是個響當當的人物,開土封疆,率甲十萬,權傾一方,但他對林彪卻是實實在在的敬佩,因為有了蔣介石的交待,加上他也是個軍人,所以他對林彪的尊敬、欽佩並不是裝出來的,這種情緒也感染了林彪,平時少言寡語的他也變得健談起來。“酒逢知己乾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兩人的話題由表及裏,由淺入深,竟忘了幾年前還是敵對雙方。

胡、林二人談話之後,戴笠又粉墨登場。戴、林的這次會晤,胡宗南安排得極為秘密,專門找來了不屬軍隊系統的西安警察局的人來做安保工作,當時七賢莊封鎖得密不透風。

回到重慶後,蔣介石詢問戴笠西安之行的收獲,他說已經把委座交代的許諾給了林彪,之後草草敷衍了蔣介石一番。戴笠這個人好大喜功,在飯做好之前不願意揭開蓋子,想出乎眾人意料地放一顆衛星,而蔣介石也一直被蒙在鼓裏,以為林彪不為所動,就不再過問此事,以至於林彪認為蔣介石對自己不重視。

國民黨敗退台灣後的1971年秋,林彪已經命歸大漢。蔣經國向蔣介石報告說發現了一份關于林彪的檔案,是戴笠在西安與林彪那次秘密談話的書面資料,但已經在絕密檔案中塵封了幾十年,蔣介石當即吩咐把那份文件找來,他戴著花鏡仔細地看完這份記錄後,面色發青,雙手顫抖不已,連連嘆息道:“雨農(戴笠字)誤我大事啊!”戴笠究竟怎樣耽誤了大事,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從結果上看,應該是他的好大喜功導致了蔣介石對林彪的拉攏計劃再次告吹。

(王曉華/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