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王”四姨太的三重世界

在澳門這個只有32.8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她是來到這座賭城的移民中,最璀璨的一顆星。她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廣州文工團舞蹈演員,“南漂”到澳門成為當地首富何鴻燊身邊的伴侶,如今成為了澳門博彩公司的第二大單一股東。

在這個以高消費著稱的紙醉金迷的都市,她從初來乍到時打四份工,默默算計著自己的收與支的舞蹈老師,成長到現在聲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財產的澳門最富有的女性之一。她更是港媒眼中,所謂的何鴻燊“財產爭奪戰”中的最大贏家。

在這個生活節奏明顯慢於香港的悠閒城市,她每天健步如飛地穿梭在每個角落。數架不同型號的飛機和直升機,曾讓她自由翱翔在港澳及內地的上空。如今,她的角色裏,除了遊刃有餘的常務董事之外,還多了立法會議員。無數臨時的會議讓她被迫放棄了靠私人飛機出行。

她,就是梁安琪。6月一個悶熱的夏天,在澳門一棟外表極其普通的二層小樓的會議室,她與《國際先驅導報》記者面對面接受採訪,臉上得當的妝容,絲毫沒有顯露出50載的歲月留痕。

“賭後”:員工是最大的資產

去年到今年,鬧得沸沸揚揚的何家分產風波,讓梁安琪本就不平靜的生活再起漣漪。每天出入,幾乎都要被媒體“監視”。

“分產最大的贏家”是媒體給她的冠名。她到底有多少資產?“大概的數字,說老實話,我也不知道,每天都不一樣。這個房子現在漲價了,可能我的資產就高。明年房價低了,資產就少了。(老闆的資產)不能用你有多少資產來衡量的,而是看你對公司的成績,對公司員工的生活有什麼改善。”梁安琪巧妙地避開了資產的話題,而在福布斯2011富豪榜上,她排“第1057名,和日本的稻盛和夫並列,淨資產11億美元。”

億貫家產,在梁安琪看來不如有萬名忠誠員工來得實在。“老闆賺了多少錢,其實已經夠生活,而且很不錯了,但要是員工的生活水平一直低,公司整體上就沒有朝氣。”

澳博一位員工就告訴記者,公司的福利很好。澳博給員工發放了專用醫療卡,普通的病症可以去公司簽約診所免費看病拿藥。而且近親屬同樣享受這份福利。

梁安琪感慨,作為公司高層,最關心的就是基層的員工過得好不好。而這,也是何鴻燊的秘傳。“何先生從來覺得,員工就是他的資產。這個是他對我的啟發,他跟我說的這一點我是永遠要記住的。以人為本。”

金融危機來襲,很多外資賭場裁員。澳博不僅不裁員,反而宣佈優先採用被外資裁員的員工。招聘時,招聘澳門市民的比例也是最高的。

近些年,她去過很多國家考察博彩市場。“每一種博彩的遊戲規則,我基本上是懂的。我主要是瞭解哪個玩法對公司的收入提高是最有幫助的。其實博彩和時裝一樣,有流行也有淘汰。要看清、瞭解這個趨勢。博彩這個行業,難不難作?每一件事都不是容易的事。”

多元化,在梁安琪看來,從小處說是澳博公司引進海外之長的方法,從大處說,是她看到了澳門博彩業必須要走的道路。“多元化經營,就是要讓旅遊帶動博彩業。大力營造港珠澳大橋,帶動珠江西岸的發展。”

對於一位喜歡挑戰的人來說,她現在面臨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把公司經營好。“我在這個(博彩)行業裏面還真的是年輕。這個我承認。”也因為還“年輕”,她不喜歡被封“賭後”。

議員:“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

“我更喜歡被稱呼為梁議員,希望能做長久一點。”梁安琪的語氣很堅定。在她看來,與其被稱為“賭後”,“議員”這個稱謂和身份更讓她傾心。

在澳門立法委員會中,共有3位女議員。“一位是會計,代表專業技能階層。一位是搞工會工作,代表工人。還有一位就是梁安琪,代表著資本家。”在澳門從事媒體30多年的鄧先生尖銳地指出。

代表資本家的利益?在梁安琪口中,這從未得到過認證。2005年競選立法會議員,初入政界的她,當時打出的口號是回報澳門。“我來到澳門之初,生活不穩定,幸好得到澳門朋友的幫助,使我能逐步融入社會去發展,在我事業基礎穩定之後,我覺得也是應該用自己的力量回饋這個社會、幫助有需要的人的時候了。”梁安琪向《國際先驅導報》回憶道。

目前,梁安琪議員辦公室內,有大約10名工作人員。他們每天負責接待、傾聽選民的疾苦,收集選情民意,及時彙報給梁議員。僅去年一年,議員辦公室以及梁安琪全面支持的澳門社會服務中心,就接到求助個案1700多宗。

根據澳門立法會議事規則等法律的規定,政府提交提案到立法會後,由立法會審議政府提交之法案。議員不能單獨提出提案,只能對政府提出的議案提出質詢。在去年的立法會會期,梁安琪共提出書面質詢15條,涉及產業發展、政府施政、城市發展、弱視群體生活、完善民生事業等五大項,其中還包括推動禁止21歲以下青年進入博彩娛樂場的法例出臺等。12條得到了回復。

“不會因為我是何太太,意見就得到特別的重視。我提的意見都是代表民生的,是我選舉時的一些承諾,和一些團體的意見。”她嚴肅地否定“何太太”的身份會給她的議員之路帶來便利。

出生於上世紀60年代的她,也有過坐在太陽下捧著《毛主席語錄》背的日子。“我更記得毛主席說過‘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這使我領悟到在從政工作上,不能脫離基層。”

“自從當選立法會議員以來,我始終是代表全體市民的利益,在審議法案、發表議政觀點時,都是以市民的利益為首要出發點,所審議的法案和發表的評論要優先考慮及照顧弱勢群體、低收入人士的需要,只有這樣才不辜負廣大市民對我的期望,才能幫助社會上最需要幫助的人,而最終達至推進社會和諧進步的目的。”梁安琪說,這是她從政以來的最大感悟。

做了6年立法會議員,她似乎並沒有太強烈的權力欲望。“競選澳門特首?開玩笑!從來沒想過,現在是你提醒我去想。我又覺得我不應該去想。因為我覺得我沒有這個能力和素質。我還有家庭,有小孩,所作的事情,很多時候需要港澳兩邊走,而且年紀也大了。十年之後,已經60多歲的人,怎麼去競選特首?……老了,把這一段時間的工作做好已經是對我來講已經覺得是很大的成就了。”

其實,在澳門這個越夜越美麗的城市,橫跨政商兩界的她是越夜越精神。“我通常在淩晨2點到4點左右才睡覺。不論是立法會工作還是商界工作,我都想做到最好,做到令自己滿意為止。因為我白天要港澳兩邊跑,看文件只能在晚上才開始。半夜才最精神,批閱文件到深夜,對解決好一批工作的滿足感,能鼓舞自己更有沖勁繼續工作。”

四姨太:大家庭裏最重要的是包容

沒有遇到何鴻燊,她還是今天神采奕奕、眾人追逐的梁安琪嗎?“如果沒有遇到他,我會成為什麼樣子?這個問題我沒有想過。但可以肯定的是,我會一樣憑藉我的信念,全力去爭取實現自己所確立的目標。何博士是我事業上的貴人、生活中的伴侶,他教會我許多做人處事的道理,遇到他是我這一生最感開心的事情。”

何鴻燊曾經回憶,初來澳門時由於家境落寞,幾乎是一個難民。但後來卻成為了澳門最有權勢的人物之一。而梁安琪也從來澳門時的小小文工團舞蹈隊員,成長為今天受人矚目的“贏家”。白手起家艱苦奮鬥的相似經歷,是兩個人的共同話題和感情基礎。“我們都有吸引彼此的精彩的地方。我的故事他覺得精彩,他的故事我也認為精彩。”

如今,89歲高齡的何鴻燊已經退居二線。“我們基本上每天都見一見,或者隔天見一次。什麼話題都聊。特別是他現在年紀大了,一般是聊得話題要令他開心。拿公司的成績給他看,現在股價多少,今天員工劃龍舟贏了,讓老人家開心。澳門整個社會的發展,也是他特別關注的。現在的大橋(珠港澳大橋)的發展,是他很多年前就有的理想。”

熟悉何家的人說,梁安琪是何鴻燊最喜歡的太太。在這樣一個有著17個子女、多位太太的微妙而複雜的大家庭生活,擁有何家4子的梁安琪有著不變應萬變的處世法則。“怎麼相處?這需要智慧,諒解和包容。很多人的想法不可能是一樣的。做人也一樣。我覺得我是拿著心出來做事的。用平常心看事物,就不會執著,不執著就容易包容各種事物,看到的事物就會更多。這也是營造一個幸福家庭的秘訣所在。”

此番財產風波中,何家的一些子女走上前臺,但梁安琪的大女兒遠在歐洲,似乎免於遭受更多的打擾。為了讓老大受到更好的教育,儘管有些不舍,但梁安琪還是執意讓孩子自己去海外闖蕩。她不希望孩子成為奢嬌的富二代。

“最重要是讓他們學會獨立,我不在他們身邊,在沒有依賴時,他們也能好好照顧自己……我對孩子的家教很嚴格,從小就灌輸他們做人要誠實守信、待人真誠、謙遜有禮、勤儉節約。只有這樣才能被他人所尊重、被社會認可。我會盡全力培養他們,但他們能否成功,就要靠他們自己的努力了。”6月份忙完,梁安琪要飛去歐洲和孩子過暑假。

回顧這麼多年的經歷,梁安琪感概,“命應該信,也應該去挑戰。”初到澳門,她就更名換姓,選擇了梁安琪這個名字,因為她相信這會給她帶來更多好運。在政、商、家的舞臺上,她抓緊每一分秒,扮演好自己的多重角色。有人形容她的經歷很傳奇,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傳奇背後的每一步付出。

“其實我沒有理想,做好每一項工作,就是我的人生目標。”這是梁安琪疾步離開會議室前,留給記者的一句肺腑之言。轉身離開時,一頭短髮的她帶著她的幹練,奔赴下一個舞臺。

(郭一娜/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