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刊登助選廣告一為神功二為自己

「雙英戰」越打越激烈,唾沫泥巴滿天飛,不但令到「大內高手」宋楚瑜慘遭邊緣化,成了隱形人,而且也令蔡英文競選團隊的總指揮謝長廷,連續幾個月都無法登上報端。這令前段時間蔡英文的選情「春風得意」時,民進黨內盛傳蔡英文倘勝選,將會因其在黨內初選中積極為自己發功而將之委任為「行政院長」的謝長廷,心急火燎了。為了提高自己的能見高,於是不惜以個人名義在報章上刊登系列廣告《國民黨抹黑奧步》,其第一篇為《吳敦義緋聞錄音帶》,明曰幫蔡英文打選戰,實為將自己「平反」,就像販毒集團清洗黑錢那樣,要自己身上的骯髒東西清洗掉,為自己果真能出任「行政院長」自清「身家」。

謝長廷以個人名義,砸下四十六萬元,分別在《自由時報》和《蘋果日報》刊登半版廣告《國民黨抹黑奧步》系列的第一篇《吳敦義緋聞錄音帶》,點名「緋聞錄音帶」是國民黨的奧步之一,細數一九九八年高雄市長選舉,爆料人陳春生、林宏明,指控謝長廷就是「緋聞錄音帶」的始作俑者,但十年後法院以偽證罪起訴兩人,等於間接還謝長廷清白。謝長廷還指責吳敦義當年指控「緋聞錄音帶」是他弄的,完全是一場抹黑,這就跟藍營現在抹黑「宇昌案」手法一樣。謝長廷還對記者表示,四年過了,陳林兩人被判罪已經不能還他公道;而他很擔心,國民黨今年又會用同樣的方法要來抹黑蔡英文和蘇嘉全,所以他選擇登報的方式來向社會大眾告知。他還說,只要有經費,他還會陸續刊登十篇廣告,揭發藍營「奧步」。

謝長廷此則廣告,表面上是要以指責馬英九用「奧步」來對待蔡英文、蘇嘉全,實質上是要為自己開脫。眾所周知,當年高雄市長選舉時,謝長廷與衛冕的吳敦義競選最激烈時,謝長廷舉行記者會,以一盒吳敦義與女記者通電話說情話的緋聞錄音帶來攻擊吳敦義,導致吳敦義僅以四千五百多票些微之差落選,而吳敦義在一九九四年時卻是狂勝民進黨張俊雄十一萬一千六百多票當選高雄市長。從此,高雄市逆轉了藍大於綠的基本盤,成了民進黨的堅強堡壘,帶動了臺灣南部縣市也從此全面由民進黨執政,綠色執政版圖情勢首次出現。

事後經美國權威司法鑑定機構鑑定,這盒「吳敦義緋聞錄音帶」是經過變造的。這就顯示,被稱為「黨內智多星」的謝長廷才是「奧步」選戰的始作俑者。吳敦義的落選,就像謝長廷在廣告中所言,「事後平反為時已晚」。但現在他卻反咬一口,聲稱他先後於二零零六年的臺北市長選舉及二零零八年的「總統」選舉,都因被人告發「緋聞錄音帶」事件而告落選,來個「惡人先告狀」。可見罵人「奧步」者,其實自己才是真正的「奧步專家」,不但是當年在高雄市長選舉時大搞「緋聞錄音帶」的「奧步」行為,而且其「惡人先告狀」的手法更是凸顯了其「奧步」手法還真是了得。

謝長廷如此起勁地為蔡英文助選,就像這個廣告的目的也是為自己「清洗」那樣,其實是「挪火為自己煮食」,一為神功,二為自己。一旦幫蔡英文輔選成功,自己就是「行政院長」。因此有人說,現在民進黨內最希望蔡英文當選的,除了是蔡英文本人之外,其一是陳水扁,因為其特赦就有希望,甚至還可以劫持司法進行重審,以推翻原審,亦即不但要赦其刑,也要推翻其罪;其二就是謝長廷,就可在告老退休之前,再圓其「行政院長」之夢了。

謝長廷希望蔡英文能當選,除了符合民進黨的最大利益和自己的個人利益之外,還有一項用意,就是阻遏自己的勁敵蘇貞昌在二零一六年的機會,逐步將蘇貞昌永遠逐出政治舞臺。

實際上,民進黨內早就有人分析,按照民進黨的慣例,倘若蔡英文輸了這一仗,她首先就將要為敗選負責,辭去黨主席,而且也不能再選「二零一六」了。這樣,就是蘇貞昌的機會了。因此有人說,民進黨內最希望蔡英文輸選的,就是蘇貞昌。

其實,蔡英文倘輸選,對謝長廷同樣也有利,因為他雖然「損失」了出任「行政院長」的機會,但卻還有一個民進黨主席的職務作「補償」。在蔡英文辭任黨主席後,因他是最高票當選的中常委,就很有機會代理黨主席,此後在補選或換屆改選時,還可挾著「最高得票中常委」之名,依靠黨內最大派系「謝系」的實力,爭取當選。而在二零一六年,還可挾著黨主席的政治資源,與蘇貞昌再來一場黨內惡鬥,爭取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出線權。

正因為如此,謝長廷在二零零八年敗選「總統」後,仍不死心,沒有解散其競選總部班子,而是以「維新影子」之名義,籌組所謂的「影子政府」,繼續維繫著他們。而且,除了是搞政治之外,還和親綠的電台合作,在每天下班尖峰時間,推出一個小時的廣播節目。其目的一是作為自己的「復出之戰」的政治輿論工具,其二是倘有機會「東山再起」,立即就有才可用之人才,而無須他求。

但是,謝長廷在二零零八年「總統」敗選後宣佈「退出政壇」,始終是一道「金光罩」。其實,他在這次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中榜上有名,就已是違背承諾了。盡管是排列第二十位,根本不可能當選,但仍是進可攻退可守。萬一蔡英文當選,而又並未安排他出任「行政院長」,但倘排在他面前的當選者被安排出任政務官,他就可按次序遞補,可撈個「立委」當當;即使是蔡英文落選,倘著民進黨的政黨票選得好,估計會有十六個席次機會,那麼,只要前面有四人因各種緣故辭任,他也可以補替。

謝長廷是「美麗島事件」大審的辯護律師之一,也是「民主進步黨」的命名者。本來,在民進黨內,謝長廷的資歷比陳水扁深,聲望也比陳水扁高。就是在一九九四年的臺北市長選戰初選中,謝長廷的呼聲也高於陳水扁。但在派系協調之後,他把出線權讓給了陳水扁,並擔任陳水扁競選臺北市長時的競選總幹事,將陳水扁順利送上市長寶座,此後兩人在黨內及政壇上的際遇,就來了個大逆轉,這就一直令謝長廷耿耿於懷,此也是「長扁情結」的起源。因此,他總是希望能有機會,表現自己比陳水扁更強的能力,包括二零零八年的「總統」選舉。因此,「二零一六」的機會,他絕不會放過。

就是在「二零一二」之戰,雖然民進黨的主角不是謝長廷,但他還是要充分利用「周邊效應」,「挪火為自己煮食」。他搶在第一時間表態力挺蔡英文,並不著痕跡地祭出「唯一支持」的戰法,最後使得蘇貞昌以一點三五個百分點輸給蔡英文。而謝長廷也自告奮勇擔任蔡英文團隊的總指揮,還召集其子弟兵李應元、姚文智等人和「長工會」團員,成立「長工挺小英後援會」,出面力挺蔡英文。謝長廷說除吸引「首投族」外,還要號召「轉投族」,所謂「轉投(頭)」,就是覺醒的意思,呼籲上回投給藍營的選民,明年轉投給蔡英文。其實,這「轉頭」,又何嘗不是將自己撕毀「退出政壇」的承諾美化為「回頭族」和「轉頭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