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官員來澳賭錢易查

【本報訊】南方都市報報導,澳門司法警察局博彩及經濟罪案調查廳“一哥” 張建華親手查處多宗涉博彩大案,深諳博彩鏈條上涉黑、出千、洗黑錢等內幕。

12月27日,張建華接受南都記者專訪,暢談澳門賭場風雲。他表示,只要內地監管方認為可疑,要求他們查某人出入澳門賭場記錄,他們很容易就可查到。

黑社會

出來後從良了,成為投資者

南都:澳門坊間傳言黑社會成員現在多在賭廳做事,司警和他們保持什麼關係?

張建華:他們都是投資者,假如他們合法投資博彩業,執法者就需保護其權益。非法利益、組織犯罪才是黑社會嘛。假如他們正正經經的,我們也尊重他們。

南都:澳門司警如何打擊黑社會,保持良好的治安?

張建華:好多“黑社會”放出來後,都不再從事不法活動。警方一直在監管他們,一旦有犯罪行為,警方絕不姑息,將大力打擊。比如以前的“14K”、“水房”成員,現在承包了貴賓廳。我們會不定時、定時地巡查。假如發現問題立即跟進,犯事多的外地人會驅逐出境。

南都:什麼原因導致黑社會收斂了?回歸前他們老打打殺殺?

張建華:當然有中央關心、澳人治澳等原因。賭權開放了,場地多、客源多,不存在爭客源、爭地盤現象。再者,財力不夠承包賭廳也幹不下去,不懂經營沒客人會“死”的。回歸後最頂峰有300多個賭廳,現在是200多個。有人說想害人就讓他開賭廳。

南都:澳門也出現過香港黑幫大佬“差佬文”被碎屍的案件。

張建華:“差佬文”欠別人錢,被人追,錯手殺死,毀屍滅跡,不像回歸前那樣爭地盤、“講數”,我們要分開案件的類型。

南都:回歸後在監管上有什麼不同?

張建華:回歸前警隊良莠不齊,沒有積極監控,法律制度有漏洞,而且不是澳門人管理等。現在澳門犯罪率低,博彩的案件每天都有,但都是小的盜竊、詐騙,有時雙方都是內地人。

千王之王

兩個多小時騙走2900萬

南都:澳門司警今年7月破獲內地老千集團騙莊家2900萬的大案,2900萬用了多久“贏”得?

張建華:2個多小時,只玩了兩局百家樂,每局約開盤50次。他們基本每次下注150萬,1局詐騙了1900多萬,另1局騙約千萬。穩贏的嘛,場外的電話都告訴牌的排序了。

南都:這比電影《賭神》裏的“隱形顯影眼鏡”還厲害,以前有這種高科技老千案件嗎?

張建華:有傳聞,但從未抓捕過。聽說有莊荷在賭臺上輸很離譜,30把輸了28把。司警依據情報要求幾個賭廳清查洗牌機,可能有漏洞。

南都:偵查發現了哪些問題?

張建華:收了30多個洗牌機,其中2個可能動了手腳。司警發現兩洗牌機內置攝像,可進行紅外傳送,並在場外進行電腦分析。可能嫌疑人以上廁所、吃東西為由延遲開牌,等場外電腦分析結果傳進來,得知牌的順序後再開牌下賭。但我們不知這兩個洗牌機原來在哪里,賭廳的洗牌機沒有登記,也會不時調換。

南都:那尋找嫌疑人豈不是大海撈針?

張建華:對,司警從錄影資料、哪里賭注較大等入手,逐一進行排除,終於鎖定偽機原來地點。因為之前賭場發現輸得離譜,也不知問題在哪,私自換過洗牌機。嫌疑人再來,發現後就起了戒心,他們從此沒有再集體出現過。司警鎖定嫌疑人及主謀後,但他們已回內地,偶爾有幾人各自回澳門,還搞些小動作試探是否被盯上。畢竟以前從未被抓過,慢慢他們就放鬆警惕。警方抓人要有證據,只能這樣鬥智。

作案後主謀一直沒回澳門,直到8月他們全部回來。司警早已24小時監控到他們的行蹤,等他們人齊了我們才動手。7個人來自雲南、湖北等地,分別從拱北、橫琴入境,分住在兩個酒店,還帶了作案的電腦。我們立即抓人,搜齊證據。

南都:如何從監管上杜絕這樣的大老千?

張建華:抓老千比較困難,賭場方面多是過後才發現,抓人又要講證據,犯罪還需要檢察官、法官認定。我們重點防範高科技詐騙,警方和他們鬥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雙方都在玩新技術。

查貪官

內地監管方認為可疑就可查

南都:按澳門檢察院資料,今年前8月洗黑錢案同比增約40%,為何出現如此大的增幅?

張建華:這是個數字遊戲。去年28宗,今年36宗,就是40%.其實立案數字不大,每年都是二三十宗。澳門洗黑錢,不是說明犯罪多了,而是調查嚴了。澳門監管很嚴格,你現在可以試下去銀行存10萬現金,銀行未必馬上會存,會問你錢從哪里來的。

南都:警方如何發現博彩潛在的洗黑錢隱患?

張建華:法律很嚴格,假如賭廳協助洗黑錢,負責人會判刑2-8年,他們發現博彩異常會立即舉報。洗黑錢案逮捕的並不多,其恫嚇作用更大。

南都:內地洗黑錢的案件多嗎?能否具體講講案情?

張建華:我們有調查內地官員來澳門洗黑錢,但比例不高。洗黑錢的案件比較敏感,尤其是涉及內地的。有的案情處司法保密階段,有的知名度高不適合公佈。

南都:進入賭場、貴賓廳不需要登記身份證,司警如何監察賭客的身份?

張建華:非常容易,豪客都在貴賓廳,疊碼仔、廳主們會知道賭客的情況。只要內地監管方認為可疑,要求我們查某人出入澳門賭場記錄,我們很容易查到。司警在每個賭場設辦公室,24小時接案的。我們是唯一的駐場帶槍執法人員,隨時接案偵查。

南都:據說通過博彩洗錢很簡單,對賭立即輸給對方,就全漂白了。

張建華:其實很難。真正洗黑錢的現在都不想錢從賭台過:只要過賭台就會被抽水5%,而洗黑錢的傭金一般是2%比較划算;而且一旦賭額大了,賭場會即時舉報你。洗黑錢唯一的可能是賭廳與你合作,但利潤低、風險大,才有幾個點利潤就冒著坐2-8年牢的風險划不來。

南都:澳門查到的洗黑錢犯罪手段有哪些?

張建華:一般不是刻意洗黑錢,只是過來賭博玩。但只要資金上游是非法的,經過賭場有輸贏再進入帳戶,就已構成洗黑錢罪行。曾有一個大案,我收到新加坡消息,查到臺灣犯罪團夥冒充新加坡公司騙了一大筆錢,先轉到香港,再通過香港4家銀行分批轉到澳門賭場,有一批人要來賭。但錢一進澳門,即刻被我H O LD住了,金額達1.3億。

高利貸以前關鐵籠恐嚇,現在文明些

南都:內地人來澳門玩,最容易接觸是大耳隆高利貸,如何監管?

張建華:在賭場借錢已經犯法了,遊客要有平常心態,別人借錢給你肯定要利息的。借高利貸賭贏後相安無事,一旦輸錢又不能及時還錢,就可能滋生暴力事件。回歸後我們嚴格監管,暴力事件已降到很低。

回歸之前,那時我在行動組。你欠高利貸錢,他真把你關進鐵籠裏,照相,恐嚇你,讓你家人還錢。現在文明些,追你還,讓香港財務公司打電話追你還錢。總之,遊客要有平常心,不要找人借錢,也不要借錢給人。

南都:內地資金近年來流入澳門賭場的很多,其中官員過來賭的多嗎?

張建華:現在很少了,以前多。這有賴於內地嚴格的自我監管,現在科長、處長因私來澳門都困難,除非是公務。

南都:內地民間資金進入澳門博彩業的多嗎?

張建華:資金的上游較難確認。(進入澳門)現在主要是民間資金。

采寫:南都記者蔣生發自澳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