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榮發力挺「九二共識」具有指標意義

作為台灣地區重量級企業家之一的張榮發,近日罕見地主動向媒體公開表示支持「九二共識」。張榮發說,他不想談政治,但「九二共識」明明就存在,卻有「總統」候選人說沒有,他忍了很久,決定說清事實。張榮發還指出,當年前海基會事長辜振甫任內與中國大陸達成的「九二共識」,就是當今推動兩岸對話的重要基礎,存在就是存在。如果沒有「九二共識」,台灣就沒了。台灣要生存會變得很困難,人民的生活安定和經濟發展會受到影響。目前台灣形勢之所以較為安定,其原因就是和大陸改善關係。「如果沒有站出來講,可能會讓台灣的經濟受影響」。由於兩岸有「九二共識」,大陸和台灣的關係良好,陸客來台旅遊、購物,大陸也來台購買蔬菜、水果等農產品,對農民也有助益。張榮發說,今年「總統」大選,三位候選人競爭很激烈,他不願評論任何一位,但他無法認同候選人將明明存在的事,卻說不存在。張榮發也說,一月十四日他一定會去投票,也期望未來無論誰當選「總統」,都要在「九二共識」下,再加強與中國大陸溝通。張榮發並批評說,「台灣共識」就是「台獨」,「我不贊同」。張榮發的談話,不啻是在台灣政壇投下了一枚震撼彈。

盡管民進黨發言人酸溜溜地說,張榮發在談話中沒有點名支持馬英九,但任何人都知道,在這場「總統」選舉中,「九二共識」已是馬英九的「專用品」,而蔡英文則是反對「九二共識」,並抬出「台灣共識」的,張榮發還特地批評了有「總統」候選人說沒有「九二共識」,其矛頭所指,已是昭然若揭。而且,張榮發還聲稱蔡英文曾求見於他,卻被他拒絕了;而幾乎就在同時,張榮發卻與馬英九共進午餐,相談甚歡,並公開表示馬英九雖有缺點但其人格可信任,還肯定馬英九改善兩岸關係。因此,他的支持對象,已是很明顯了。據台灣媒體說,他的這麼「揭竿而起」,許多企業主都紛紛表態站到馬英九的一邊。這等於是「不是民調的民調」,比那些真真假假的「民調心理戰」更具心理震懾作用。尤其是在按《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在投票十天前不可公佈發表任何民調的關鍵時刻,其指向作用就更為明顯。

但是,為何張榮發又沒有直接表態支持馬英九及點名批評蔡英文呢?這恐怕是與他曾長期是民進黨的主要「金主」有關。因而要他明確地表態,多少有一些尷尬。但惟其如此,才顯得張榮發的力挺「九二共識」並批判「台灣共識」,甚具力度。尤其是在蔡英文要仿效二零零零年的陳水扁,擺出一副清流改革面孔之際,更是在目前正臨急抱佛腳,匆忙調整兩岸政策,拋出「九二共識」和「終極統一」也更納入「台灣共識」討論,及聲稱倘上臺不會廢除以往簽署的各項兩岸協議之際,張榮發的談話內容,無疑是一面「照妖鏡」,將蔡英文的「台獨」本質照出原形。

實際上,張榮發過去長期以來就是民進黨的主要「金主」,而且由於陳水扁在台灣大學法律系所修讀的專業方向是海商法,他所經營的長榮海運公司就是從政前的陳水扁的律師業務所的主要僱主,因而與陳水扁建立了長期友好的關係。與此同時,張榮發與李登輝的關係又非同一般,他出資成立的「國家政策研究中心」,是李登輝的重要智囊機構,他也被李登輝特聘為「總統府資政」。故此,當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李登輝發起痛剿國民黨內「非主流」的運動,及已初步暴露了其「獨台」路線,因而遭到《聯合報》強力批評,及《聯合報》刊登了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會見該報訪問團時的有關台灣問題的談話內容,而分別遭到李登輝和民進黨發起「退訂」運動,拒絕訂閱《聯合報》時,張榮發也與之配合,停止在長榮航空公司的航班機艙內向乘客提供《聯合報》。

正因為張榮發的這一背景,在一九九四年至一九九五年的台澳航權談判過程中,「長榮」的商業對手就向北京告了「長榮」一狀,說其是民進黨的支持者,連其辦公大樓都漆成民進黨旗的綠色,甚至連其公司旗下的貨櫃都是綠色的。張榮發得悉後,連忙跑到北京解釋一番:「長榮」辦公大樓牆外的綠色,是在民進黨成立之前就已確定了的,與民進黨旗的綠色撞在一起是純屬巧合。這才使北京解除了對「長榮」的疑慮,拍板讓「長榮」參與經營台澳航線,並把本來條件最好的「華航」排除在外。結果,獲得澳台航線經營權的「長榮」和「復興」兩家航空公司,都在台澳航線「 一票難求」之下,賺了大錢,彌補了其島內航線及其他國際航線的損失。

但是,張榮發此時仍然難以改變其支持民進黨的本性。就在二零零零年「總統」選舉投票日前的關鍵時刻,李遠哲跳出來支持陳水扁,發表「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的演說,並領銜組織了「國政顧問團」。在這個「國政顧問團」第一批的七名成員中,就有張榮發。因此,李遠哲和「國政顧問團」的表態,是除宋楚瑜與連戰「鷸蚌相爭」之外,致令原先最不被看好的陳水扁得以當選的最重要原因。

張榮發為何會一反自己在爭取澳台航線經營權時,信誓旦旦地表示不是民進黨的支持者的態度,仍在支持陳水扁呢?事後他向人們解釋,是因為陳水扁曾答應他上臺後會支持他的「三通」訴求。而對比之下,李登輝卻是大搞「戒急用忍」,拒絕「三通」。因此,他是「上當受騙」了。

後來的事態發展,確實證明瞭張榮發是上當受騙了。陳水扁上臺後,沒有兌現開放「三通」的諾言,反而在強大的民意壓力之下,由當時的「陸委會」主委蔡英文搞了個「小三通」來應付之。但對於寄望開放「大三通」,而讓「長榮」的飛機及貨輪能直接開進大陸的張榮發來說,「小三通」根本就不是他的「菜」。由此,他恨透了陳水扁,也不爽蔡英文。這就為今次「總統」選舉,張榮發拒見蔡英文種下了根。

當然,張榮發力挺「九二共識」的最主要原因,不是與陳水扁、蔡英文的個人恩怨,而是關係到其龐大的商業利益。因此,張榮發曾不惜向本來是親民進黨的《台灣日報》注入龐大資金,由《台灣日報》來向陳水扁施加「大三通」的輿論壓力,這就導致發生了當年根本上是傾向於民進黨的《台灣日報》,卻發表了大量猛烈批判陳水扁阻擾「大三通」的「怪事」。

與此同時,張榮發又以巨資買下了中國國民黨黨部大樓,作為文教基金會使用,等於是為國民黨黨產「脫產」,也順道幫助國民黨解決了黨務經費資金問題。這看在民進黨人的眼中,是頗為不爽的。

總之,張榮發的轉向,是民進黨和陳水扁、蔡英文所「逼」成的,怪不了人。對此,民進黨顯然是驚慌了,但礙於張榮發的江湖地位,也由於張榮發過去長期有恩於民進黨,而不敢怒斥。蔡英文只能說一句「誤會了」,民進黨發言人則連忙解釋「台灣共識」不是「台獨」,但均顯得軟弱無力。

昔日「國政顧問團」的首批成員,除了極個別的綠色學者之外,如今都不再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背書」,李遠哲至今意向未明,張榮發、施振榮、許文龍都因兩岸政策受惠而與民進黨「拜拜」,殷琪則乾脆不露面,這多少也減輕了馬英九選情所面臨的威脅。

(發自湛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