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密令的“炸墳行動”始末

大漢奸撲朔迷離的死因

汪精衛是中國近現代史上的一個重要人物,他前半生跟隨孫中山革命,在國民黨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後來雖與蔣介石明爭暗鬥,不甚得志,但仍穩居國民政府二號人物的高位。抗戰爆發不久,汪精衛感到抗戰沒有“前途”,乃決定投靠日本軍國主義,成立南京偽政權,可恥地做了漢奸。1943年,汪精衛因舊傷復發,在南京斷斷斷續續地接受日本軍醫的手術治療,但術後病情惡化。1944年赴日本接受治療,同年11月10日死在日本名古屋帝國大學醫學院。對其死因,當時有不少說法。有的說是中毒而死,有的說是被日本人氣死的。其中流傳較多的說法就是,當時有一位日軍大佐的病情與汪精衛類似,日本軍醫要採用一種不成熟的新手術來給其治療,但元把握,於是先在汪身上做試驗,結果手術失敗。只是當時迫於日本軍國主義的淫威,南京偽政府方面誰也不敢公開議論此事。對於汪精衛的死,南京偽政府的頭頭們自然是惶惶不可終日。但為了掩飾他們的恐慌,強撐門面,南京偽政權決定把汪精衛的屍體運回國內隆重安葬。他們通過日本有關方面,選用上等的楠木做了一副棺材,裝上汪精衛的屍體,於11月12日由專機運回南京,還專門成立了“哀悼委員會”。棺柩停放在偽國民政府大禮堂。禮堂的講臺橫窄縱橫,靈柩調了四次方向都不合適。為此陳壁君大罵手下人不會辦事。

何應欽在原址親自傳達炸墳指令

1944年月11月23日,按照汪精衛遺願,汪偽政府把汪的墓地建在中山陵左側的梅花山上,表示汪生前是孫中山的助手,死後也要追隨左右。而且,汪精衛喜歡梅花,曾把梅花定為南京市的市花。他墳墓的圖案也是仿中山陵設計的,採用鋼筋混凝土結構,規模不大,呈圓形,周圍用水泥圍砌,施工要求極其嚴格嚴格,其造價驚人,達到了5000萬偽幣。不過,墳墓的核心工程剛完工,日本就宣佈投降了,墳墓的後期施工也就停下來了。

日本投降後,蔣介石一邊處理同共產黨的和來談判,一邊部署“還都”南京的工作。對於汪精衛的墳墓修建情況,他已通過戴笠的軍統系統掌握了大概。他心理自然是不高興的,於是決定把汪精衛的墳墓處理品掉。其實,在當時抗戰剛剛勝利的背景下,完全可以堂而皇之地做這件事。但不知出於什麼原因,蔣介石沒有以懲治漢奸之名,大張旗鼓地公開鏟墳,而是採取了秘密爆破的方式。關於這一點,在當時就引發了很多的猜測。

炸墳的指令是由蔣介石的親信、國民黨陸軍司令員何應軟傳達的。接到“旨意”後,何應軟即於1946年1月15日在南京黃埔路陸軍總部會議廳召集緊急會議。被召集出席的有南京市市長馬超俊、陸軍總部參謀長蕭毅肅、南京憲兵司令張鎮、陸軍總部工兵指揮官馬崇六、陸軍74軍軍長邱維達等要員,何應軟親自主持會議。據邱維達回憶:

他首先發言說:“請你們來商量一件事,希望絕對保守秘密,不要向任何方面透露。委員長不久就要還都,汪精衛這個大漢奸的墳墓,居然葬在梅花山……和孫總理的陵墓並列在一起,太不成樣兒。如不把它移掉,委座看見了,一定要生氣,怎樣移法,必須妥善處理。”說完他就退了席。以後蕭毅肅接著發表意見,仍然申述何的意思。他說:“總司令已經接到重慶指示,這個問題關係到國內和國際的視聽,限我們在十天以內處理好。”

經過討論,會議最後決定由邱維達的74軍派工兵部隊執行這一特殊任務,南京憲兵司令部的任務是負責遷移期間的內外警戒,斷絕行人交通,不許任何人接近,南京市政府負責協助這一行動。隨後馬崇六向邱維達介紹了汪墓的一些情況。考慮到墳墓是鋼筋混凝土結構,邱維達建議採用爆破的辦法,說這樣效果好,速度快,如果採取一些掩護性的措施,爆破行動不容易被外界探知。會議最後採納了他的建議。

“魂兮歸來”與“焚屍揚灰”

經過有關各方面周密細緻的準備後,爆破工作定在1946年1月20日深夜零時實施。此前三天,在中山陵與明孝陵之間實行臨時管制措施,有憲兵把守各路口,禁止行人遊覽。由於事出突然,市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隨即就有謠言傳出,說政府又要搜查漢奸等等。結果那些在日偽統治期間替日本軍國主義分子和汪精衛賣過命又未被抓的人,個個四散奔逃隱藏。整個南京市的民眾,誰也沒想到炸墳這件事。

由於某個環節出了點小問題,爆破工作被推遲了一天,1946年1月21日晚正式開始。南京市市長馬超俊、陸軍總部工兵指揮官馬崇六、陸軍74軍軍長邱維達等都親臨現場監督。具體負責爆破工作的指揮官是74軍51師直屬工兵營營長李東陽。考慮到墳墓異常艱固,經過工兵周密測算,認為需要150公斤左右的TNT烈性炸藥才可能將其炸開。爆破作業分為兩個步驟:第一步,炸開墳墓的外層鋼筋混凝土鋼筋部分;第二步,炸開盛棺的內窖。在執行爆破時,利用其他音響作掩護,以防巨大的炸藥聲洩密。爆破實施時進展很順利,外層鋼筋混凝土很快被炸開。在做現場清理後,再炸內窖,棺材也很順利地露出來了。幾位工兵慢慢揭開棺蓋,見屍體上覆蓋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子,屍體穿的是汪偽政府文官禮服,系藏青色長袍馬褂,頭戴禮帽,腰佩大綬。汪精衛面部略成褐色而有些黑斑點,象有中毒症狀。不過,整個屍體保存還算完整,基本沒有腐爛。顯然是當初入棺時特地採取了防腐措施。

正在大家仔細觀察汪精衛屍體的時候,馬崇六突然下令,其他人員暫時退出墓地,由他進行棺內檢查,看看隨葬物品有哪些。檢查結果大大出乎大家的意料,原以為這位頭號漢奸一定會隨葬不少珍品,不料裏面空空如也。除了在汪精衛的馬褂口袋裏發現一張白紙條外,沒有任何其他隨葬物。白紙條很小,大約3寸長的樣子。上面有陳壁君用毛筆寫的“魂兮歸來”四個字,大概是為汪精衛招魂吧。

汪精衛的棺內檢查完畢,馬崇六隨即命令李東陽把棺材裝上陸軍總部早就備好的車上,還要他務必在當晚平掉墓地,絕不能留下痕跡。邱維達建議李東陽隨車護送棺木,平整墓地的事由李的副手來辦。他還對馬崇六表示李東陽忠實可靠,一切問題可以放心。馬崇六表示同意。邱維達此舉是想讓李東陽去看看馬崇六他們是怎麼處置汪精衛的屍體的。後來,馬崇六、李東陽等將裝有汪精衛屍體的棺木一直送到清涼山並火化,隨後再命令火葬場工人用鼓風機向爐膛送風,汪精衛的骨灰隨即被揚散無蹤。第二天李東陽向邱維達彙報了“焚屍揚飛”的經過。而梅花山墓地也由李東陽副手帶領工兵部隊連夜平整完畢。至此,汪精衛的墳墓、屍體徹底從人間“蒸發”了。

此後一段時間,李東陽的工兵部隊奉命繼續施工,在原址建了一座小亭子,名為“觀梅軒”,此為一座長方形亭子,由孫科題名。還在亭子周圍栽種了許多花木,梅花山的南北麓都修了小路,變成了一處風景宜人的遊玩場所,不明就理的人根本看不出這裏曾經是汪精衛的墓地。

炸墓行動以後,大家都以為汪墓是被移到別處了。不過,僅僅過了一個月,這件事還是被洩露出來了。很快,得知消息的汪精衛的女兒從國外匆匆趕回,先到了國民黨南京市政府,點名要見市長馬超俊,說要討個說法。馬超俊知道怎麼回事,躲著不見,只派一名秘書出來周旋,推說此事是陸軍總部幹的,他們市政府並不知道。汪精衛的女兒又去找何應欽,被陸軍總部的衛兵擋住,不讓進門。一連多日,均是如此,無奈之下,汪的女兒拿出潑婦的手段,在陸軍總部門前開始哭鬧,大罵何應欽不該炸其父的墳墓,說:“南京不能葬,就讓我運回廣東去葬好了,難道又礙你們的事嗎?”她要何應欽交還汪精衛的骨灰。這當然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何應欽乾脆不理她。當時在陸軍總部圍觀看熱鬧的人很多,守衛的士兵擔心時間拖久了難免出亂子,就對圍觀的人說此人是瘋子,不要相信她所說的話,並讓大夥散開,在內面的陸軍總部參謀長蕭毅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他當即命令手下一個參謀長帶兩個警衛,拿著手槍,出來對汪精衛的女兒說,如果再不離開這裏,就以搗亂秩序和袒護漢奸罪論處,她只好灰溜溜地離開了南京。

(胡學亮/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