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澳博彩業暫不適宜輸入荘荷

本澳人力資源的問題在受到社會各界關注的同時,隨著本澳社會經濟及各行業的高速發展,本地人就業人口滿足不到實際的需求,人力資源顯現就成為各行業之間發展的拌腳石,相對博彩業而言,人力資源亦是困擾該行業的發展因素之一。在較早前就有傳媒報導,有業界期望政府當局能考慮放寬輸入外勞政策。面對今年將再有大型博彩綜合體開幕,再度掀起短暫的“挖角潮”是不可避免的,以目前本澳人力資源的結構情況,就博彩業荘荷這行業看,雖然講多年來有業界多次提出放寬,但是這個屬於“雷池”的敏感問題,並受到勞工界的堅持反對及政府堅決表示暫不會考慮。

就目前本澳人力資源不足的問題,外地雇員已經有十萬餘人,可以講各行各業的企業都有外地雇員,但是僅僅只有荘荷這一職業以來都沒能零的突破,其中最大的因素很簡單就是荘荷“俗稱:荷官”的薪酬與待遇相當高,甚至可以與公務員的收入相媲美,更重要的就是入職荘荷的學歷條件相當低,過往只有中學畢業的學歷就可以,現時提高至高中學歷,也可以講是低學歷高收入的職業。而據早前統計局公佈第二季末博彩業的情況,博彩業僱員共47,321名,較去年同期增7.9%。六月全職僱員平均薪酬16,460元(澳門元,下同),按年升7%;荷官平均薪酬為14,560元。 也有統計數字指出,博彩業全職僱員六月平均薪酬為16,460元,按年升7%,其中本地僱員平均薪酬為16,370元,增7.6%;外地僱員平均薪酬為18,500元,同比跌1.8%。按職業統計,荷官平均薪酬為14,560元,按年升7.1%;兌換、賭場監場、巡場、現金或電話投注員等的平均薪酬為20,420元,升8.2%;賭場侍應生、角子機服務員、護衛及保安、閉路電視監察員等的平均薪酬為10,560元,按年升5.4%。

對於荘荷的待遇問題,筆者日前與一位友人談及荘荷在回歸前或博彩業開放之前問題,其實,荘荷的薪酬一直是所有行業最高的職業,當時市民若想到博彩公司擔任荘荷一職,這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亦是低收入家庭十分期望的事情,市民一是靠關係才能入博彩公司任職,二是靠給一批不非的“茶水費”才能進入,存在相當大的潛規則的問題。面對這樣的“肥豬肉”,在博彩業開放初期的幾年間,由於各間博彩企業大量急需荘荷,並且入職條件低及待遇高,就造成本澳就有很大的一批剛剛中學畢業的學生進入了這行業,他們就較與他們同屆已經大學畢業同學的薪酬高。因此,如此的肥水,哪里可以流到別人田之中呢?何況本澳居民人均學歷平均水準及競爭意識都較附近的市民低,若打破界限輸入外地荘荷,其中一方面就是會對於競爭意識不高的本地市民,一定會被排濟出去,另一方面荘荷的薪酬一定會有所改變,荘荷的薪酬過高最大的因素之一就是因為供不應求。

或許,就是因為荘荷的職位屬於唯一平民化的高薪職位,寧可留著“發”,也不情願放手讓給予“別人”,不管業界如何向政府當局申請放寬輸入性的荘荷條件,都受到勞工界及普遍市民的致力反對。對該行業起到一種堅持的保護主義。例如日前就有報告稱,面對目前澳門博彩業“荷官”人手嚴重不足,有業界呼籲,澳門特區政府應該考慮放寬輸入外勞政策,特別是優先考慮讓香港人入職賭場。據悉,隨著一批大型博彩項目落成,澳門博彩行內“挖角潮”愈演愈烈,有博彩企業以近1.7萬港元的月薪吸納具經驗“莊荷”(又稱“荷官”,是指在賭場內負責發牌、收客人輸掉籌碼或賠彩的一種職業),或者以升職機會招徠,有的娛樂場被挖角近4成員工。澳門博彩業人力資源緊張,博彩行業尚有上千職位空缺。有報告稱,澳門未來仍有娛樂場相繼落成,預料仍需至少1000多名員工。由於新場掀起“挖角潮”,各大賭場急需補人,博彩業培訓中心近期異常火爆。

但澳門勞工局局長孫家雄日前明確表示,暫不考慮放寬賭業輸入外勞政策。近年博彩業提供了眾多就業機會,並吸納了大量中壯年及年紀較大的勞動者。他表示,特區政府正致力透過適當政策和措施,使博彩業提供更多工作機會予本地雇員,尤其是中壯年人士,以改善他們的就業條件及提升薪酬水準。當中包括加強打擊黑工、強化各項轉職培訓工作及研究各行業人力資源情況,並建立一個公平和透明的輸入外地雇員比例制度等。澳門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日前則表示,澳門特區政府關注澳門的人力資源問題,考慮社會資源運用等因素,即使澳門經濟再度高速發展。澳門的就業人口隨著本地學生畢業、家庭團聚來澳居留人士和外雇等而有所增加,特區政府一方面要保障本地工人的就業權益,另一方面要平衡經濟發展。他指出,澳門社會可支援的就業人口增長數字,估計每年不超過10%,即大約2萬多人。就業人口增長過快,不利經濟健康可持續發展,希望增長數字有序增加。

對於有博彩公司期望澳門特區政府將博彩業的職位開放予外來人員的問題,澳門特區政府仍然重申,特區政府現在乃至將來的政策會以保障澳門居民在博彩業充分就業作為大前提,不會輕易開放在博彩業輸入外地雇員。特區政府亦指出,過去一段時間,博彩公司的確對輸入外地荷官有強烈要求,但特區政府一貫堅持在博彩業的範疇內不會輕易輸入外地雇員,尤其是荷官的職位,無論現在或將來,特區政府的政策都是以保障澳門居民在博彩業的充分就業作為前提,不會輕易輸入外地雇員,期望澳門居民能通過培訓,轉業享受到較高的薪酬。面對未來社會和經濟的高速發展,世事又是否如“鐵板一塊”,不會改變?然而,倘若將來通過人力資源的整合,再經培訓計畫,轉業等都不能填補有關空缺時,特區政府會在適當時間硏究輸入外地雇員的問題,但前提是不會對現職博彩業從業員的工作造成影響或改變。

也有報告指出,荷官等職位需求持續增加,投身相關行業的就業人口亦水漲船高。統計資料顯示,“直接與博彩投注服務的有關人員(如賭場荷官、巡場、籌碼兌換員等)”(下統稱為“賭業人員”)占就業人口的比例,由○五年第四季的7%,持續攀升至今年第三季的13.3%;相關人員的收入中位數,由○五年第四季的9,958元,快速漲至去年季末的12,637元,突破了1.2萬元收入水準後,連續三季“橫向發展”,及至今年第三季收入中位數達12,880元,與第二季持平。不過,與有相關統計以來比較,賭業人員收入中位數在不足兩年內已經漲升29.3%。有統計數位顯示,擁有最多就業者的文娛博彩業(占23.9%)及其它服務業(占13.6%),其員工月收入中位數為12000元,從事博彩業的月收入中位數為13000元。

過去幾年,澳門人一嘗從未有過的“打工皇帝”滋味;就業職位幾近唾手可得,晉升機會比比皆是。由於人力資源緊缺,各類企業不斷施以“銀彈”政策留住人才。非博彩業與博彩業的競爭、博彩業與博彩業的競爭,使澳門的人才爭奪日趨白熱化。對於零售業主來說,與博彩企業開出高一倍的人工“挖角”相比,要加多少薪水才能留住雇員,根本無法估計。現時的博企荘荷還是算得上“供不應求”,只能為前線員工加薪除了留人。

從本澳就業結構方面來看,據統計暨普查局日前公佈的今年第三季度就業調查結果顯示,當季澳門整體就業人口的月均收入為10000澳門元(下同),其中澳門本地就業居民為11000元,按季分別增加400元及1000元。統計結果顯示,澳門共有勞動人口34.4萬,其中就業人口有33.5萬。按季比較,勞動人口及就業人口均增加6200人,而失業人口與上季相若為8900人。此外,還有就業不足人口(每週工作少於35小時)3600人,主要從事建築業,占就業不足人口總數的72.7%,而從事運輸倉儲及通信業的人口占9.0%。失業人口方面,尋找新工作的占83.4%,而尋找第一份工作的新增勞動力占16.6%。在教育程度方面,小學或以下程度的占總失業人口的23.6%,初中及高中程度的分別占32.6%及23.6%。 勞動力參與率為72.5%,失業率仍保持在2.6%。

因此,從整體博彩業荘荷職業的薪酬與其他行業相比較,算得上較有吸引力的行業,因今年將有新大型博企開業,將會再度出現荘荷供應緊張的情況,相信是暫時性的就業情況,可以從鼓勵失業的市民及其他行業居民透過培訓轉業至做荘荷的工作,以減少或補充荘荷人力資源不足的問題。同時,若適當放寬輸入外雇荘荷,就現在本澳人口就業結構特點及客觀的社會情況來看,實在還沒有是時候,並且仍屬於不符合實際及三思而後行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