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攻克越南老街未曾公開的秘聞

攻克老街意義重大

我14軍40師118團攻克老街的戰鬥是從小曹地區開始拉開了大戰的序幕,比全線總攻時間提前四個小時打響。開弓沒有回頭箭。這對於一個主攻營的指揮員來說 ,令人最擔心的問題是戰鬥的進程能不能按照自己預想的進程發展。擔任主攻任務的40師118團1營營長楊長髮,眼下正思考這個問題。本營擔任主攻老街的任務,在兄弟部隊的配合下,經過兩天一夜的英勇奮戰,先後奪取了老街外圍的幾個高地。攻克老街,這在軍事、政治上來說,對我軍有著十分重大的意義。拿下老街,不僅為我軍向縱深發展打開了大門,而且也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戳穿了越南當局的所謂“第三軍事強國“的神話宣傳,還可大壯我國威軍威!一營全體指戰員深知:”不消滅老街之敵,國仇未報,軍職未盡,邊境不寧“,他們決心以壓倒一切敵人的英雄氣欐,拿下老街重鎮,為我大軍南進掃清障礙。通過兩天的激戰,充分檢驗了全營指戰員的戰鬥素質和能力。楊營長也看到了自己的部屬在戰鬥中的勇敢和大無畏的犧牲精神,看到了全體幹部戰士對祖國的無限忠誠!

戰火沒有驅走南溪河畔的早春寒意,隱蔽部裏泛著令人難受的潮氣,從楊營長的額上不斷沁出來一層淡淡的汗珠,決戰的時刻即將來臨,部隊經過簡短的調整和佈署,補充了足夠的彈藥。2月17日淩晨30分,他從步談機裏接到一連先頭排指揮員劉年光副連長率隊順利偷渡過了南溪河,越過河灘雷區的報告後,就再也沒聽到有關他們的任何情況。他從觀察孔裏,把目光射向河對岸的無名高地。月光下的無名高地,就象一頭隨時撲來的惡狼,它嘴面向我境內山腰火車站,前爪伸向南溪河灘,後腿緊挨老街通往河內的七號公路,尾巴翹起,搭靠著老街後山,與其左翼二一八高地,右翼的二十二、二十三號高地連成一道天然屏障,閉鎖著老街市區,它是我軍進擊老街的必經通道。上級的意圖是以偷襲手段佔領無名高地,然後向前推移,控制河灘渡口,確保全軍主力過河,奪取老銜重鎮,直插越軍防禦縱深。楊營長按一連主攻,二連穿插,三連預備隊的戰鬥決心,做好了戰鬥部署。現在是萬事俱備,只等對岸一連先頭排的槍響了。

老街之戰的序幕拉開

2月17日淩晨3時17分,一營一連突擊排在無名高地比全線預定開火時間提前近四小時,打響了嚴懲越南小霸的戰鬥,首先揭開了老街之戰的序幕。被硝煙熏暗了的天空灰濛濛的,太陽在隆隆的槍炮聲中顫抖。戰鬥已打了大半天了,一連長李學榮按照營長的指令,一次又一次地組織部隊向二十號高地主峰和無名高地之間的鞍部攻擊。幾經拼殺,一連終於冒著越軍的集密彈雨壓上鞍部。他們就在這裏,與越軍展開了一場險惡的生死搏鬥!如果把無名高地的前沿與主峰看成是兩尊駝峰,那麼與之相連的鞍部就是一條脊背。從無名高地前沿向主峰望去,寬約四、五米,長有三十來米的鞍部上飛機草叢生,象一堵院墻一樣擋住了一連觀察的視線。鞍部上僅有的左右兩條能容一人側身通過的交通壕,也被越軍事先設置的兩挺重機槍卡住了。在主峰下的凹部,有幾個明暗火力點,一連的進攻在鞍部受阻。同時,無名高地左側翼的二一八高地、右側翼的二十二號、二十三號高地上的越軍高射機槍、輕重機槍也一齊狂射,一連處於一面背水,三面受敵火力夾擊的困難境地。二一八高地是由友鄰部隊的穿插分隊七連負責攻擊解決,現在進展如何一點消息也沒有,可能他們碰到了意外情況。部隊幾次進攻受阻傷亡也較大,被困在火網下的一連長李學榮正撓首苦苦思量對策,他攜帶的指揮機裏傳來了胡教導員熟悉的聲音:“李連長,二一八的情況我們儘快解除。現在你們一定要頂住,只有發展進攻,才能掌握戰鬥主動權!”那麼急需拿下的二一八高地上究竟發生了什麼惰況呢? 原來,戰鬥打響後,擔負穿插任務的友鄰部隊七連主攻排,攻勢十分淩厲,象一把鋒利尖刀順著山粱長驅直入,插向了越軍防禦陣地的縱深。當時,二一八高地上的守敵被七連打得潰不成軍,紛紛向高地的腹部潰逃。當無名高地主峰被我一連打得快吃不住勁時,那些潰逃的越軍又在隱蔽的山洞和工事裏使各種火器復活了。由於它們所處位置比無名高地高,一連進攻二十號高地主峰的道路,全部暴露在二一八高地越軍的槍口之下。

援助二一八高地

為了儘快解救一連脫離危險處境,一營副營長沈洪斌奉命帶領二連直插二一八高地,協助友鄰部隊七連解決二一八高地之敵。教導員胡炤也離開了營指,率三連運送彈藥馳援一連。 南溪河在越軍縱深炮火的封鎖下,失去了往日的溫柔,它狂跳著,越軍打來的炮彈激起的沖天水柱,此起彼伏。教導員胡怊趕到河灘的時候,只見在一蓬灌木後面, 三連的幾個戰士圍著一個倒在地上的人。他近前一看,原來是副連長李春亮。邊上一個頭紮繃帶的戰士告訴他:“李副連長是在用重機槍掩護他們運彈藥過河時,被敵人的高射機槍打中犧牲的。臨終前還叨念著:子彈……一連……”說著,那個戰士泣不成聲了,周圍的其他戰士也都哭了。胡教導員聽後,“唰”地扯開了衣扣喊道:“同志們,一連正在為李春亮同志討還血債,一天一夜了,他們打得艱苦,打得英勇頑強!現在,他們急需補充彈藥,我們怎麼辦?”“ 拼命也要送上去!”戰士們的吼聲蓋過了槍炮聲,胡教導抓過一挺重機槍,把心中的悲憤與仇恨和呼嘯的彈丸,一齊向對岸的越軍火力點傾瀉過去。三連長鄧春銀連脫帶扯扒了衣服,只穿著短褲,扛上子彈箱沖下河去。戰士們一看,全都飛似地躍進被炮彈炸得波浪翻滾的南溪河,奮力推著裝滿彈藥的橡皮舟,迎著炮火奮不顧身地向河對岸前進。當一連長李學榮看到渾身濕淋淋的三連戰士扛著彈藥來到陣地時,他拉住鄧春銀的手連聲感謝說:“老鄧,謝謝,謝謝!”這時,從遠處傳來急促的炮擊聲,我軍炮群正向二十二號、二十三號高地開始了猛烈轟擊。李學榮把衝鋒槍往上一舉說道;“一連的同志們,祖國和人民在看著我們,一定要砸開老街的大門,不然,對不起兄弟連隊,對不起黨對我們的信任!”“堅決拿下高地,為烈士報仇!” 一連的戰士們群情激昂,壓滿子彈,又開始了新一輪攻擊。午後2時,一營長接到團指揮所的命令:必須在下午四時前拿下無名高地。李學榮在指揮機裏聽到了楊營長的傳後,得知營屬八二炮連將直接支援他們作戰,要他們協同好。他看看表,時間已經是三點過五分了。同炮連取得聯繫後,他們立即在塹壕裏重新研究了部署。當一連準備繼續發起第十二次攻擊時,我軍的炮彈便接二連三在高地周圍的幾個小山頭上爆炸開了,切斷了越軍後逃和增援之路。“打得好啊!炮兵老大哥,再近一些,好!”李學榮不斷呼喊著,帶領戰上們於4時前奪下了高地,通往老街的大門終於被我英雄一連的鐵錘砸開了。

徹底擊垮“世界第三軍事強國”

就在一連長李學榮和一連的戰士們透過滾滾的硝煙,遙遙地看著老街的輪廓時,楊長髮營和胡炤教導員率領營指揮所渡過了南溪河。奪取老街作戰命令下達了:二連由正面直撲市區,擔任主攻;三連從側翼助攻,直插谷柳大橋,斷敵逃路;一連傷亡減員較大,擔任營預備隊。18日晚上,在茫茫的夜色掩護下,營指揮所與二連居前,三連居中,一連殿后,披著夜幕迅速推進到距老街市區不到三公里的十號高地反斜面隱蔽下來。還沒等喘口氣,楊營長就拖上二連長張大學,帶領尖兵班摸到了越軍陣地前沿的突出部,他倆要最後勘定一條最佳攻擊路線。 伴著天邊泛起的青灰色的曙光,和我炮群轟擊老街時不斷竄起的陣陣火柱,輝映著周邊地形照得很清楚。若把十號高地看作是一架樓梯的頂端,那麼,與它逶迤延綿的九、八、七、六號高地,就是逐級而下的階梯,下到底便是老街市區。“ 看清楚,咱來個居高臨下,乘勢而下!”楊營長興致勃勃地比劃著對二連長張大學小聲說道:“等你們沖到六號高地,三連馬上出擊!”“放心營長,你就等我勝利的消息吧!”二連長張大學揮了揮拳頭,一閃身,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過了一陣,從九號高地上傳來一陣激烈的槍聲和手榴彈的爆炸聲,這是張大學帶著突擊連上去了。過了片刻,九號高地上的槍聲稀疏下來了,八號高地上的槍聲又激烈起來。 當槍聲向七號高地延伸時,楊營長趕到八號高地。他看到英勇無畏的戰士們,在二連長張大學和政指文華順的率領下,在敵火下奮不顧身地猛烈攻擊;武器打壞了,彎腰揀起犧牲戰友的槍彈繼續戰鬥,二連副指導員帶領救護組和民兵擔架隊,在敵火下搶救傷員和後送犧牲的戰友。他被部下們的勇敢所感動,他的眼眶濕潤了,隨即命全步談機員:“給我要教導員,請他按我報的情況調配火力,支援攻擊分隊—-”說罷,就跳出塹壕觀察起來,用報話機指揮炮火對越軍進行壓制。很快,我軍炮群的重炮發言了,冰雹般的彈群落在越軍頭上,把越軍不可一世的囂張氣焰打垮了。越軍的子彈狠狠盯住了他,軍帽和衣袖上被子彈咬了好幾個洞,他全然不顧身邊的一切,迅速投出一枚手榴彈,趁著爆煙尖兵組乘勢躍進。又是幾枚手榴彈投過去,敵暗火力點啞了 ,他後邊的戰士們躍起身來。突然,又一個隱蔽在灌木叢裏的暗堡又開火了,一個戰士中彈倒下,陳朝生端著衝鋒槍掩護爆破手炸掉了這個暗堡。在我二連勇士的強力攻擊下,六號高地上的越軍火力封鎖線被我突破了。“同志們,沖啊—-”陳朝生振臂高呼,突然,他被越軍射來的一梭自彈擊中胸部,踉蹌地堅持著向前倒下。

一營的戰友們沒有辜負陳朝生的期望,他們象一群因激怒而咆哮狂奔的猛虎雄獅 ,衝垮了越軍頑守的最後一道防線,向老街市區沖去。同時,我一營三連順利拿下了五、四號高地,按計劃奪取了谷柳大橋。被越軍詡為“攻不破的堡壘—炮臺山工事”,也被我二連佔領,號稱“世界第三軍事強國”的將士們,聞聲喪膽,狼奔鼠竄,紛紛向叢林、山洞和坑道裏逃命。這時只聽火車站上的大鐘“鐺”地響了一下,時間是1979年2月19日12時30分,歷史將記住這個難忘的日子和時刻!

老街之戰圓滿結束

老街最後的清剿戰是在越軍殘敵藏身的坑道中進行和結束的。這個永備工事是我軍當年抗美援越時,在原法軍構築基礎上為越軍的後防基地修築擴建的。它從設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