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決策對越自衛反擊戰內情

“中國接下來怎麼做,要看越南的行動有多嚴重”

1978年11月,鄧小平出訪泰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三國,他毫不含糊地抨擊大霸(蘇聯)和小霸(越南),提醒東南亞提防“東方的古巴”,並警告越南不要在柬埔寨玩火。但越南還是有恃無恐地大舉犯柬,並且輕易得手。

11月的一天下午,鄧小平和李光耀在新加坡總統府的內閣會議室進行正式會談。他花了兩個半小時談到蘇聯對世界構成的威脅。他說,所有反對戰爭的國家和人民必須組織聯合陣線,同聲反抗戰爭販子。

鄧小平全盤分析了蘇聯在歐洲、中東、非洲、南亞和中南半島的行動策略。蘇聯在越南大大占了上風。有些人不明白中國和越南的關係為什麼這麼糟,中國又為什麼必須採取行動切斷對越南的援助,非但不把越南爭取過來,反而把它推向蘇聯。但是關鍵問題在於,越南怎麼會在絲毫不符合自己利益的情況下,還要完全傾向蘇聯。用李光耀的話說,這是因為越南“多年來有個成立中南半島聯邦的美夢”。就連胡志明也有過這種想法,中國向來都不苟同。越南把中國視為實現中南半島聯邦的最大障礙。中國的結論是,越南非但不會改變立場,而且會變本加厲地反中國,把大批越南華裔驅逐出境,就是最好的證明。中國是經過慎重考慮,才決定停止對越南援助的。

接著鄧小平說,真正緊迫的問題是,越南可能大舉進攻柬埔寨。中國應該怎麼做?他又自問自答:中國要怎麼做,就得看越南這一步走多遠。他一再重複這一點。他說,越南一旦成功控制整個中南半島,許多亞洲國家將失去掩蔽。中南半聯邦會逐漸擴大影響力,成為蘇聯南下進軍印度洋的環球戰略的一步棋。

晚宴上,李光耀追問鄧小平,既然如今泰國首相克良薩將軍已經表明會站在中國這邊,並在曼谷熱情地接待了他,以實際行動做出承諾,中國接下來會怎麼做?鄧小平再度喃喃地說,這就要看越南的行動有多嚴重了。

東南亞各國聯合孤立“中國龍”?

中國要東南亞國家同其聯手孤立“北極熊”。事實上,在李光耀看來,新加坡的鄰國要的卻是團結東南亞各國以孤立“中國龍”。

幾個星期前,就在10月間越南總理範文同到新加坡訪問時,李光耀問範文同,越南會怎麼面對海外華人的問題。範文同不客氣地說,身為華人,應該清楚知道華人在任何時刻都會心向中國,就像越南人無論身在何處總會支持越南一樣。

李光耀還在文章中追述了另一事件:越南駐聯合國常任代表曾經對四個亞洲國家常任代表說過,越南平等對待越南的華裔,這些華裔卻“忘恩負義”。印尼的常任代表也口口聲聲說越南人對待國內的華裔過於仁慈善良,說越南應該向印尼看齊。因此在此次鄧小平訪問新加坡時,李光耀打算讓鄧小平徹底明白,新加坡面對的是鄰近國家最直接、最本能的猜忌和疑心。新加坡的亞洲鄰國都希望新加坡能夠跟他們站在同一陣線上,不為抵抗蘇聯,而是同中國對抗。

當時,鄧小平的表情和身體語言都顯出他的錯愕。他突然問李光耀:“你要我怎麼做?”李光耀吃了一驚,他本來以為鄧小平的態度多半跟1976年華國鋒在北京同他會談時沒兩樣,不會理會他的看法。

鄧小平卻不是這樣,用李光耀的說法就是,“他知道要孤立越南,就不能不正視這個問題。”李光耀於是也就直說:“中國要是能不強調同亞洲華人的血緣關係,不訴諸種族情懷,對華人來說反而更好。其實無論中國是不是強調血緣關係,亞洲各國原住民對華人的猜忌都難以消除。只是中國越是這麼毫無顧忌地訴諸中華民族的血緣情結,就越發加深了原住民的疑慮。”聽了李光耀的話,鄧小平說他“需要時間考慮”。

中國人怎麼想就怎麼說

鄧小平強調,中國人心口如一,從不隱瞞自己的看法,說一句是一句。在外交政策上,中國人怎麼想就怎麼說。

在柬埔寨問題上,鄧小平向李光耀保證,中國的處理方法不會因為蘇越簽訂友好合作條約而受影響。即使越南要求蘇聯聯手威脅中國,中國也不會被嚇倒,更何況蘇聯也不敢明目張膽地招惹中國。他一臉嚴肅地說,蘇聯最終會發現,支持越南是個不勝負荷的負擔。

1979年1月30日上午,訪問美國的鄧小平在同卡特的第三次會談結束後,一起來到陽光燦爛的白宮玫瑰園,鄧小平說:“中國人民堅定不移地站在柬埔寨一邊反對越南侵略者。中國永遠站在被壓迫被侵略的國家和民族一邊,反對霸權主義的侵略和奴役,為了國際和平和穩定的長遠利益,我們將堅決地履行自己的國際主義義務,甚至不惜承擔必要的犧牲。”

西方的一些國際問題專家卻沒有重視鄧小平的話,認為這不過是他“說說而已”。後來李光耀在香港粉嶺總督府賓館度假,一次在打高爾夫球時遇到一位曾經任職於英國《泰晤士報》的中國問題專家大衛•博納維亞。博納維亞就對李光耀表示,鄧小平的警告不過是“空口唬人”,因為蘇聯海軍已駛入南中國海。李光耀則告訴博納維亞,他剛在三個月前跟鄧小平見過面,並且“鄧小平絕對是個說話謹慎的人”。果然,幾天後,也就是1979年2月17日,中越戰爭爆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