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仲勳主政廣東平反冤案

習仲勳,新中國的國務院副總理、秘書長、西北紅色根據地的創始人之一。他因劉志丹的弟媳喜歡當作家,弄了一部《劉志丹》的小說,他被不自覺地牽進去,而後“是鬼不是人”的康生髮明瞭一句名言“利用小說反黨,是一大發明,”毛澤東上當,信之。於是習仲勳就被列入“高饒反黨集團”,後來又升級為“彭(德懷)、高(崗)、習(仲勳)反黨集團”的為首人物之一,遭到迫害,被審查批鬥。1965年秋被撤職,貶到河南洛陽礦山機器廠當副廠長。“文革”開始時又被抓起來……1978年,他與夫人齊心千方努力,冤案終於平反……同年,他接起廣東省委第二書記(實際主持全面工作)的擔子,主管祖國的南大門。這時,他已65歲了。過去整整17年的光陰,人生的黃金歲月在鐵窗中度過、在鐵錘聲中度過、在心靈滴血中度過。

1978年,習仲勳到廣東上任前夕,華國鋒、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汪東興和中央其他領導同志都接見了他,中央領導一再叮嚀,廣東是祖國的南大門,戰略地位相當重要。廣東問題複雜,還有大量冤假錯案沒有平反,你責任重大啊!

在抓平反冤假錯案中,習仲勳重點抓了幾宗大案,體現了他的智慧、膽魄,博得了廣東人民對他的佩服和崇敬。——處理了海豐縣迫害彭湃烈士母親和親屬的驚天大案。海豐縣是中國共產黨早期著名的革命家彭湃的故鄉。

20世紀20年代,彭湃在海陸豐開展農民運動,是中國農民運動的先驅,有“農民大王”之稱。“文革”期間,林彪、江青集團為了反對周恩來、葉劍英,在海豐大反彭湃,污蔑彭湃是“叛徒”,迫害彭湃90歲的母親,把彭湃的兒子彭洪迫害致死,還殘酷殺害彭湃的侄兒彭科、彭竟等同志,把彭科砍頭示眾。這一事件造成160多人死亡,傷3000多人,還搞掉紅宮、紅場。

據習仲勳回憶:“去年七八月我到汕頭,解決海陸豐彭湃的問題,海豐縣委常委19人中,有幾個參與殺了人,他們手上沾了血,當時我同縣委談這個問題,叫不叫他們來。有的同志怕他們來了聽了會自殺,我說讓他們來,如果自殺是他們自己的事……有的拿刀殺人的並不是最主要的罪犯,最主要的是幕後策劃指揮的,責任在他們。”

通過徹底清查,彭湃被誣為“叛徒”的冤案得到徹底平反昭雪,被顛倒了的歷史重新恢復過來。對這一事件中瘋狂進行階級報復、殘酷殺害彭湃親屬的洪某和其他幾個民憤極大的殺人兇手,交專政機關依法嚴懲,犯有嚴重罪行的原汕頭地委副書記孫某也由專政機關逮捕,依法嚴懲。

為“李一哲”案件平反

1974年11月10日,廣州美院青年教師李正天和陳一陽、王希哲、郭鴻志等人以“李一哲”的署名,在廣州鬧市區北京路張貼了題為《關於社會主義的民主與法制——獻給毛主席和四屆人大》的大字報,長達2.6萬字,用67張報紙抄寫。這張大字報抨擊當時不完整的民主與法制,針對林彪反黨集團猖狂破壞社會主義民主與法制,大搞封建法西斯專政的罪行,指出林彪反黨集團賴以產生的社會歷史條件,是延續兩千多年的中國封建社會的意識形態,林彪反革命路線的表現形式是極左。大字報還不點名地指出了江青一夥搞所謂“反復辟”、“反回潮”的一系列反革命罪行,並且聯繫這些反常現象,分析出我們國家的上層建築領域存在的嚴重缺陷,對全國人大提出了要求和“期盼”。這張大字報貼出後,廣州為之震動,觀者日夜川流不息。不久,這張大字報流傳到大陸內地、香港、澳門、臺灣以及海外其他地區,引起國內外強烈反應和爭論。

“四人幫”的頭面人物江青說它是“解放後最反動的文章”,在“四人幫”橫行的背景下,廣東省不得不迅速組織反擊,再加海外別有用心的人也乘機插手,12月初,中共廣東省委認為這是一張“反動大字報”,決定組織內部批判。1975年1月,省、市有關部門按照上級佈置,在許多機關、學校、工廠大張旗鼓開展批判這張大字報活動。這就是曾經轟動一時的“李一哲事件”。1977年12月中旬舉行的廣東省第五屆人民代表大會公開宣佈“李一哲”是反革命集團。其罪名為“四人幫大亂廣東的社會基礎。”後來,李正天、陳一陽、王希哲、郭鴻志還分別被判有期徒刑。一批與“李一哲”有牽連的幹部和青年,也受到隔離和內部批判。

習仲勳一到廣東,就親自抓、親自處理這個問題,多次接見李正天等人。通過與楊尚昆、吳南生等領導一致努力,終於弄清事件真相,為這一事件徹底平反。

復查平反“反地方主義”案件

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廣東不少幹部受到打擊,主要是上世紀50年代的兩次“反地方主義”。第一次是1952年到1953年,受處理的是原華南分局第三書記方方以及全省七千多名地方幹部。第二次是1957年,受處理的是省委書記、副省長馮白駒和古大存。因此案受到批評的有省委書記尹林平,受到處分的還有省委常委雲廣英,省委委員、候補委員鐘明、吳有恆、周楠、饒彰風、馮燊、王維等人,全省受牽連的地方幹部達2萬多人,受到批判的省委委員17人,77位省直部、廳級和地市級的地方幹部都被打成地方主義分子,受到撤職或降級的處分,廣州、海南一些地方還定了“地方主義反黨集團”。

習仲勳到廣東後,親自處理這一案件,排除各種阻力、弄清歷史,多次向中央領導反映冤由、真相,統一省委班子內部認識,並於1980年10月29日,以粵發[1980]102號文件,上報中共中央、中央紀委,提出對“馮白駒、古大存地方主義反黨集團”案予以平反。這個報告雖然撤銷了“地方主義反黨聯盟”帽子,但還保留馮白駒“有嚴重的地方主義情緒”,古大存有“片面情緒和右傾情緒”,“當時對他們的批判是必要的”等提法的尾巴。廣東地方幹部對留這個尾巴並不滿意。古大存的夫人曾史文及其他親屬認為不能接受,繼續向省委、中紀委和中共中央提出申訴。

那時,習仲勳已調離廣東,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但他仍十分關心這一案件的徹底平反。他在北京多方疏通、做工作。在陳雲、黃克誠和習仲勳等人的關心推動下,中共中央終於於1983年2月9日發出了《關於為馮白駒、古大存同志恢復名譽的通知》。《通知》指出:“中央同意中紀委《關於馮白駒、古大存同志的問題審理意見的報告》,撤銷1957年12月廣東省委第八次全體會議(擴大)《關於海南地方主義反黨集團和馮白駒、古大存同志的錯誤的決定》,撤銷對馮白駒、古大存同志原處分的決定,恢復他們的名譽。

經復查,一批因古大存、馮白駒錯案而受牽連的地方幹部也先後恢復名譽,全省撤銷了原處分的有1222人,其中屬於中央、省委管理幹部126人。同時,復查糾正了所謂“以馮白駒為首的海南地方主義反黨集團”、“陳恩地方主義反黨集團”、“蓬荊地方主義反黨集團”等集團性的案件。後來,方方“地方主義”一案經過復查,中共中央也撤銷了對方方的處分,恢復政治名譽,這宗歷時40多年的廣東反“地方主義”冤案終於徹底平反。

習仲勳還領導復查了改正錯劃右派案件、落實對原工商業者的政策、落實華僑政策、落實對國民黨起義、投誠人員政策,受到廣東廣大幹部群眾的高度讚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