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繼續自掘中美聯手遏制「墳墓」

蔡英文在其「總統」敗選報告中,將其敗選原因歸咎為國共聯手大打「經濟恐嚇牌」,及美國在選前關鍵時刻「挺馬」。但她雖然有鼓勵民進黨人在互動中瞭解中國大陸,但卻沒有要求民進黨人正確對待美國人,因而令到民進黨的一些激進派誤判蔡英文對美國極不諒解,因而就籍著「美牛」議題,大鬧「立法院」,而代理主席陳菊也主持南方民進黨執政六縣市長聯席會議進行反制,聲言要「地方包圍中央」。表面上是打擊馬政府,實質是要報美國「挺馬」的一箭之仇。然而,這些民進黨人自以為得計,其實卻是激怒了美國人,今後再難以得到美國人的支持,只能是繼續再野下去,無法捲土重來、東山復出。

實際上,回顧民進黨的成長史及其前身「黨外」的發展軌跡,「美國支持」的痕跡十分明顯。當時,美國是站在西方「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的立場上,對仍在實行全世界實施時間最長的「戒嚴體制」,實行「白色恐怖」統治,並籍口實施「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而居然可以一再連任,不符國際上通行的「只得連任一屆」規限的蔣家政權有所厭惡,因而對打出「爭民主、爭人權」旗號的「黨外」活動及後來的民進黨持抱同情態度,而美國和日本也就成了「黨外」活動的「海出鞏固大後方」。

後來李登輝雖然被迫解除戒嚴,開放「總統」直選,但國民黨政權又滋生「黑金政治」。而民進黨的陳水扁則適時打出「清流反黑金」的口號,並由李遠哲喊出「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的口號。因此,在陳水扁作出「四不」亦即不宣佈「獨立」、不更改「國號」、不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推動改變現狀的的「統獨公投」的承諾之後,也就暗中支持陳水扁。也正因為如此,當陳水扁二零零零年當選時,當時的美國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副主任楊甦棣稱他為「親愛的朋友」,當即致賀,而楊甦棣卸任時,陳水扁向他頒授雲卿勛章,這是在美台「斷交」後,台灣當局二十年來首次向美國人頒授勛章。

但陳水扁政權鞏固後,將「四不一沒有」跑到太平洋去,先後發動了「一邊一國論」、「終統」、「入聯公投」等激烈的行動,嚴重衝擊美國的台海政策底線,從而激怒了美國人,將之視為「麻煩製造者」。陳水扁帶領下的民進黨失去了美國的支持,終吃苦果。這個教訓,十分深刻。

法學碩士學位是在美國取得,並曾在「陸委會」主委任內為陳水扁涉美危機跑到美國斡旋處理的蔡英文,當然是知道這個利害關係的。因此,她在計劃競選「總統」之時,就專門跑到美國去,爭取美國支持。美國也以「觀其行、聽其言」的態度姑且觀察之。而在「總統」競選過程中,盡管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畢竟沒有丟出抵觸美國台海政策底線的「炸彈」。然而,畢竟民進黨人「街頭草莽英雄」的形象令美國人太深刻了,仍難以放心。蔡英文雖然較為溫和,但惟其如此,難以駕馭那些政治資歷比她老的「街頭草莽英雄」們。因此,美國人並不希望看到民進黨勝選,這才有包道格發表「挺馬」言論,及國務院提前宣佈將台灣「護照」列入免簽入境候選名單等動作。

這是對民進黨能否在二零一六年重新奪回政權的嚴重警訊。按正常思維,民進黨應當爭取美國恢復對其的繼續支持。但民進黨人卻是有康莊大道不走,偏要走斷橋懸崖,竟然發動了這麼一個「美牛」大戰。如果說,在陳水扁的民進黨掌權時期,民進黨失去美國的支持,是因為挑戰三個「中美聯合公投」的台海政策底線,反映在政治層面的話,那麼,在「陳水扁後」的民進黨在野時期,民進黨則連經濟貿易的非政治議題也挑戰美國的政策底線,那就等於是將美國逼迫到沒有退路的牆角去了。

實際上,美國是全世界最大的畜牧國,也是全球最大的肉品輸出國。在長遠戰略利益來說,美國牛肉出口關係到美國經濟復甦及降低失業率;於短期效益而言,也是奧巴馬爭取連任的「籌碼」,爭取蓄畜牧業農場主和工人的選票。但民進黨的反美牛等於是向美國及奧巴馬叫板,豈非是要做「醜人」。更嚴重的是,民進黨的反美牛是非理性的,因此當民進黨人怒罵「美國淩霸」時,美國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亮出陳水扁二零零七年承諾過的輸入美牛的文件,充分揭穿了民進黨人的無理取鬧嘴臉。

對此,民進黨內一些有頭腦的中生代是看到了危機,因而發表了較為冷靜的言論。在「總統」大選期間曾任民進黨發言人的臺北市議員梁文傑拋出了「兩難論」,表明反美牛議題讓他兩邊很為難,「台灣必須加強跟美國的貿易合作,這是一條唯一的活路,我不希望說因為美牛的問題,讓大家變成搞到反美。」他提醒目前正激情反美牛的民進黨,不要讓活動變成反美活動。但「不幸的是,近期一些把美國美帝化甚至妖魔化的言論,大多來自綠營的朋友」。梁文傑又分析指出,在美國人看來,綠營就是為了「批馬」而在反美,既然你民進黨可以這樣搞,那美國又何必支持你民進黨的立場? 民進黨中執委洪智坤也指出,民進黨這兩年跟美國的關係已經比較疏離了,又因「ECFA」反對大陸的立場,「情緒上的反美反中,都是義和團式的反應。」

然而,現在民進黨已經被「立法院」內的「三隻小貓」--台聯黨三席「立委」牽著鼻子走,而且已經頭腦發燒,難以聽得進逆耳忠言了。本來,民進黨代主席陳菊與洪智坤、梁文傑的關係非同一般,其中前者曾任陳菊高雄市長辦公室主任,後者則是陳菊在競選高雄市長時的大軍師,陳菊當選後委任他為高雄市政府顧問,這個「顧問」職並非是「顧而不問」,而是有實權並是作為陳菊的「盲公竹」的,不知今次是否會聽得入耳。

不管如何,民進黨這樣做,已將自己置於「中美聯手大包圍」阻遏的境地,就像陳水扁掌權時遭到中美聯手「打壓」那樣。今後民進黨仍然繼續在野,無法翻身,這就難不得什麼國民黨打出「經濟恐嚇牌」及美國「挺藍」了。

擁有「權謀家」之譽的金溥聰,應當借力使力,將台灣無法履行開放美牛進口的責任,全部推到民進黨的身上,並進一步向全台灣人宣示,美牛事件不但影響「TIFA」之下的相關談判,而且也有可能會影響台灣「護照」免簽入境台灣的進展。這就一方面可以減經自己的壓力,另一方面則令到美國人對民進黨更是充滿不信任感,徹底放棄支持,及台灣人更不相信民進黨是有執政能力的。倘此,國民黨爭取長期執政又向前邁出一大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