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交通服務“弊病”有礙社會發展

劉紹滿

對於公共交通巴士及的士服務質素的問題,多年來一直是社會各界關注的問題,可是涉及服務質素差並受到社會質疑事件,至今始終還是頻頻發生,透過各方面的的檢討或事後善改等待方式,仍然是治根不治本的。本澳為了配合中央政府的政策及“十二五”規劃,打造成世界級的休閒旅遊中心,公共交通服務自然成為其中最為重要的因素,其的服務質素亦是影響整體旅遊城市的聲譽,若照現時的情況下去,以目前高傲式及存在很大弊病的公共交通服務質素,自然而然就成為本澳未來發展的絆腳石。

其實對於本澳公共交通服務質素的問題,社會各界透過各種方式向業界或政府當局提出建議或意見,其中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期望能真正徹底解決這個燃眉之急,並且是值得解決的事情,但是總體來講,巴士或的士司機的服務質素為何一直以來還是沒夠達標呢?業界是否應認真檢討當中的原因,同時,政府當局是否還需要繼續加強這方面的工作,也正所謂有壓力就自然有動力,誰都不想就是因為公共交通服務質素而影響本澳的整體社會發展步伐,試問,又有誰敢當這個“千古罪人”呢。據業界介紹,其中服務質素有所下降是主要來源於本澳人口多、來澳旅客亦多及路面窄等客觀因素,並且巴士或的士司機的人力資源還是供不應求,這種情況也是社會各界公認的問題。但是,也不能總以這樣的因素為“藉口”,服務水平跟不上社會發展的步伐,不僅僅會影響企業自身的聲譽,還會影響整體社會的發展。業界可以透過各種形式調整服務質素,當然亦是需要政府當局在政策上配合。

眾所周知,公共交通服務質素下降,其中最大的因素就是關於司機人手不足的問題,其實也並非是沒有司機,就是因為持有符合條件司機的市民,他們多數不願意當巴士或的士司機,他們多數不是覺報酬低,而是做司機的前途及社會價值觀問題。據業界這麼多年的反映,都是期望當局能開放市民而引進外地雇員,但是受到勞方極力的反對因素,若輸入外地雇員司機,對於現時的巴士司機而言,他們多數都擔心會影響他們的收入或就業,造成“手中的蘋果,哪會與人分享的道理”,從而導致始終沒有達成共識。其實 ,現時本澳各行各業都有外地雇員補充本地員工不足現實問題,當然除了賭場荷官之外,巴士或的士行業因應社會發展的需求及客觀因素,嘗試輸入外地雇員並非是一件壞事。任何社會或行業有競爭,社會自然就會進步,行業的服務質素就自然會提升。就博彩業而言,若怕競爭的話,在2002年沒有開放賭權由原來的一個賭牌變成現時的六個,亦就沒有今時今天社會經濟令人羡慕的澳門社會環境。大的就是講到內地的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所取得的成績,是世人關注及是全國人民值得驕傲的成果。任何行業的發展與為社會所提供的服務亦是需要與時俱進,才可以取得更實際及更符合社會發展的步伐,本澳公共交通服務質素亦是如此。

筆者在此亦提及一下,另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當然除了人力資源因素之外,還有客觀的因素就是設備問題。例如,最近發生一宗有名長者在落巴士期間被巴士整斷腳的慘劇事故,這也是可悲的事情,不管這是人為因素或其他因素也好,關鍵的就是事件已經發生了,社會各界都期望不應再有發生類似的事件。其實,有很多人已經發覺或發現,本澳的某一間巴士公司的多數巴士都是原產於內地,其中一款巴士的地盤過高,幾呼如山地越野車一樣,長者自然而然在上落車時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及造成很大的方便。有開這一款巴士的司機亦會講,這款車較難開,但是他們為了生計,只能服從公司的安排及所提供的車輛。據瞭解,有市民反映,該款巴士的設計就根本不適合在本澳的路面行使,不理解就是為什麼業界會引進這一款的巴士,不僅僅是無盤過高,並且噪音亦是較歐洲車的高,對於此問題,政府當局是否有所調查及檢討其中的問題。因此,應引進適合本澳面路及實際需要的巴士款式。

巴士是居民日常生活中經常接觸的公共交通工具,但巴士“飛站”或埋站不停車、不開門的情況偶然會發生。有居民反映,現時巴士服務質素很差,如個別巴士司機態度惡劣,在使用“澳門通”付車資時過不到數會被斥責,另外即使上到巴士亦無法安坐或站好,因有個別司機駕駛巴士時車速較快,埋站時亦因車速太快而要“急煞”,在車廂內易產生危險。相信不少居民對巴士服務亦有不少意見:飛站、揚手後不埋站、沒有取消的站點卻理直氣壯地說“不會停站”、態度差、晚間巴士快速駕駛等,只要以巴士為主要出行工具的居民對上述情況不會陌生;有居民反映,即使在巴士安坐亦不太安全,個別司機因車速太快,轉彎時座位乘客須緊握扶手,以免向外拋;年輕一輩也要“緊抓”扶手以保安全。若車廂內站立的是長者或小朋友,情況堪虞,任誰也不想發生這種本來可避免的危險。另外,巴士有時無故急剎,同一條街可能因紅綠燈、閃避車輛、車速快等而急剎幾次。由於事出突然,導致站立的乘客“人仰馬翻”,座位上的有如煮菜般被“拋鑊”,險象環生。對於上述常見的各項問題的原因,是需要以對症下藥,切實作出改善,巴士公司是需要妥善保障乘客有良好及安全的乘車環境。

議員張立群日前稱,政府大張旗鼓推行巴士新營運模式,結果毫無改善,他質疑現時3間巴士公司跟過往兩間有何分別?而且,推高職業司機薪酬至不合理水平,他批評政府是通貨膨脹的製造者,並迫使小企業倒閉。議員高天賜認為,新巴士營運模式引入大量歐盟四期巴士,香港採用的是歐盟五期巴士,廣州多採用電動車,認為本澳環保標準落伍。他指出:居民購買車輛代步,只因乘坐巴士不便。

另外,一個就是的士服務質素的問題,公交服務質素經常遭人詬病,其中的士問題值得關注,的士司機拒載、兜路、濫收車資及服務態度欠佳等投訴已非新鮮事。根據日前交通局資料顯示,過往針對的士的投訴,以揀客、服務態度、兜路、濫收車資的個案最多。交通局每年收到有關投訴的士及發現違規個案多達三千宗,更有逐年攀升之勢。有市民反映,不少夜更的士司機只集中在各大賭場及碼頭候客,有目的接載前往夜場消費的男乘客,可得車資以外的額外“回傭”.還有在暴雨下或颱風訊號懸掛期間的士亂收費,問題主因沒有清晰規條指引。有司機在街上不理會阻塞交通隨處上落客、急剎車;胡亂切線甚至拒載等情況時有發生,部分繁忙路段成“重災區”。的士作為旅遊城市的重要交通工具,有必要改善這種亂象,否則影響澳門形象。對此,當局是有必要加強日常執法和制訂相關條例指引,因應特殊的情況下,合理制訂收費標準。

立法議員陳明金日前指出,出現的士拒載、暫停載客釣泥等問題,嚴重影響本澳作為國際旅遊休閒城市形象。他就的士服務質素向當局提出書面質詢,要求完善對的士管理模式及加強執法。陳明金指出,當局日後將增加的士牌照數量,可能更利於市場競爭,令的士承租價格更趨合理,但居民更加關心能否從中受益,根本地解決“打的難”的問題。他質疑當局是否瞭解舊區居民難以乘坐的士的現實情況,對這方面有何解決措施?對於今年擬增加的二百個的士牌照,面對目前不少的士集中在酒店門口候客問題,他懷疑能否解決的士不入舊區的老問題,建議是否能考慮在招標前,結合“黃的”經驗,適當規範新的士不准在賭場、酒店前排隊候客?又或有其他措施令新的士在各區增加流動性?對於的士拒載、濫收車資等情況,他認為現行《的士規章》均有明確相應的處罰條款,情節嚴重者或可被吊銷專業工作證,甚至取消的士執照。他相信完善的法規有利於提升服務質素,但認為應以創新管理模式,加強執法力度,否則的士服務質素難以得到解決。

對於本澳旅遊城市的發展,巴士或的士司機的質素是很重要的,一個有禮貌、盡責任的的士司機無疑給乘客一種安全、安心、舒適的感覺。業界可以在招聘及培訓方面著手,提高司機的服務質素,北京的經驗可以值得借鑒。據介紹,北京公交對公交車司機的招收有一套嚴格的管理體系。首先把握好公交車司機“入口”關,招收公交車司機一定要經過公安機關的政審,確保招收的公交車司機沒有犯罪前科,在社會上表現較好,思想品德端正等。然後是對公交車司機進行嚴格的崗前培訓,不僅要培訓他們怎樣開好公交車,還且要求他們文明開車、安全開車,遵守交通規則。在公交車司機上崗開車後,該公司還有一套嚴格的規章制度,一旦司機違反了規章制度,出現不文明開車、不安全開車的情況,將面臨受處罰甚至被開除的處分。

因此,公共交通服務應將繼續遵循“顧客至上、誠信為本”的宗旨,提升品牌的價值,為遊客提供品種更多、質量更優的旅遊產品,與各界朋友一起共同推進本澳旅遊事業的發展。公共交通服務應著重軟硬件的改善工作,不論在路線改善、設站或服務質素上更全面,逐步助澳門建立“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目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