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人破冰之旅還應有更積極作為

由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與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是一個機構,兩個招牌)屬下的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主辦的第十屆兩岸關係研討會,於今明兩日在雲南騰沖舉行。由於這是馬英九成功爭取連任「總統」後大陸地區舉行的第一個大型兩岸關係研討會,也由於有幾名「夠份量」的民進黨員,包括民進黨發言人羅致政,曾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的董立文,及曾任陳水扁「國會」助理辦公室主任、「陳水扁卸任總統辦公室」主任的陳淞山應邀出席,而且還是克服了交通不便,從臺北到騰沖要轉幾次飛機,以至是在昆明過一夜的困難,也甘之如飴前往,再加上此次研討會的主題為「鞏固深化、開創新局」,而三個議題也分別是「二零零八至二零一二年兩岸關係歷程的啟示」、「鞏固深化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思路與途徑」及「對二零一二至二零一六年兩岸關係發展前景的展望」,對民進黨來說頗為尷尬也較為敏感,而具有民進黨黨職身份的泛綠學者自二零零八年以來第一次公開前往大陸出席兩岸關係研討會就遇到這樣的議題,但仍獲得黨中央批准以學者個人身份參加,因此這個兩岸關係研討會也就成為台灣媒體關注的焦點。

目前大陸地區經常性並以屆期計序舉辦的兩岸關係研討會有好幾個,但性質及關注焦點有所不同。其中俗稱「三台」亦即全國台聯、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和全國台灣研究會舉行的兩岸關係研討會,較為傾向於學術研究性質,也為兩岸四地以至是海外的專家學者提供一個交流的平臺。

而海峽兩關係研究中心作為國台辦直轄的政策研究單位,其主任由國台辦分管政策研究的副主任兼任,主要從事技術性、戰略性研究,探討如何統一的問題,因而其所舉辦的行的兩岸關係研討會,在進行學術交流的同時,更帶有很強的實務操作性政策研究的性質。與「三台」舉辦的兩岸關係研討會相比,可以說是務實型的。

因此,海研中心每屆兩岸關係研討會邀請出席的對象,並沒有「三台」舉辦的兩岸關係研討會邀請的對象那樣較為「固定化」。在二零零八年之後,除了是海研中心所聘請的特約研究員之外,每屆都有所調整,包括舉辦過大陸台商專場和台灣民意代表、基層代表專場等。不過,二零零八年和今年均因馬英九勝選,規模有所擴大,也邀請了台港澳及海外的學者專家。

二零零八年在浙江杭州市舉行的一次,是海研中心自二零零零年首次舉辦兩岸關係研討會以來規格最高的,由剛履任國台辦主任的王毅親自出馬,與過去歷屆國台辦多數只派出分管政策研究的副主任如唐樹備、王在希、孫亞夫等出席相比,使人頗有新鮮感。再加上對國民黨奪回政權,有力地遏止「台獨」分裂活動的興奮心情尚未完全消退,因而有與會者笑稱這是國台辦的「慶功宴」。四年前的兩岸關係研討會印象中沒有民進黨籍的學者參加,這可能是與民進黨發出「禁足令」有關。但卻有親綠營「名嘴」葉耀鵬、胡忠信等人參加,而且還獲王毅特別邀請,由孫亞夫、國台辦研究局局長黃文濤陪同,到一九五四年毛澤東主持研擬新中國第一部憲法時下榻的劉莊賓館,乘座「劉莊號」遊船夜遊西湖,王毅還互動談了自己到北大荒當八年知情的經歷,氣氛頗為融洽。

今屆有幾位「夠份量」的民進黨員出席,可能與蔡英文在卸任黨主席前表示,民進黨必須「面對中國」、「在互動中瞭解中國」;而代理黨主席陳菊也表示,「民進黨歡迎所有黨公職同仁對中國有更多瞭解、交流」有關。盡管這次研討會也被個別大陸學者視為馬英九成功連任及「九二共識」勝利的「慶功宴」,但他們仍然並不諱忌(或許他們並無所謂「慶功宴」的意識),還抱著「被人罵」的心理準備毅然登陸出席,折射了他們其實也是要籍此機會增進民進黨與大陸之間的瞭解,甚至不排除相機與王毅、孫亞夫、王在希等會晤,試圖架設起民共兩黨聯繫的橋樑,以俾對民進黨的發展有正面幫助。

其實,羅致政並非沒有登陸參加過相關的研討會。前年六月全國台灣研究會換屆改選領導機構時,舉辦了兩岸和平論壇,羅致政就有應邀出席,並擔任了某一場次的引言人。陳淞山則是民進黨內對兩岸事務持務實態度的其中一人。而作為外省老兵後代的董立文,由於曾在歐亞基金會進行「匪情研究」,因而對大陸情況十分熟悉,判斷也頗為精準,民進黨內無人能出其右,可能比一些國民黨藉的兩岸關係問題專家學者的水平還要高。

或許,通過這幾位民進黨兩岸政策策士的「破冰之旅」,將會推動民進黨恢復中國事務部。不過,即使如此,為了表示誠意,應當將之正名為「大陸事務部」或「大陸研究中心」。另外,更應設法推動民進黨的去「獨」化。實際上,董立文日前就曾說過,民進黨的「主權」論述應當避免向「台獨」方向靠攏。就此而言,對民進黨是一件好事。

其實,民進黨人前往大陸參加海研中心舉辦的兩岸關係研討會,又豈止是是「登陸之旅」那麼簡單,還應啟動民進黨的兩岸和大陸研究轉而採取以政策操作為主的的方式。實際上,民進黨過去雖有中國事務部之設,但這個部門所進行的,是類似各學術研究單位進行的工作,就是進行學術研究,撰寫較為空泛的學術報告,而沒有進行對大陸政策的實務性研究,這與民進黨在兩岸事務上,往往作出誤判,有一定關係。

其實,民進黨作為台灣地區的主要政黨、尤其曾經是執政黨,其所進行的兩岸關係及中國大陸事務研究,就宜以政策操作性的研究為主,而不是埋頭於書報中,進行學究式的研究。這個作為已有那麼多的教授及研究員進行,民進黨又何必再摻多一隻腳進去。而改為進行政策操作性的實務研究,就將能起到那些學者專家的不能起到的作用,而且也有利於民進黨對兩岸事務作出較為準確的判斷,使民進黨少犯些錯誤。因此,羅致政等民進黨策士今次的騰沖之行,將會有較大的收穫。

遺憾的是,既然連民進黨人都如此重視這次研討會(盡管民進黨代主席陳菊強調他們是以學者身份出席,並定下了「個人受邀、學者身分、向黨報準,准假前往」的調子,但國民黨方面卻好像是有意迴避,未見有相關機構如國民黨大陸事務部等派員出席。雖然也有一些頗有知名度的國民黨人出席,如高育仁、高思博父子,廖正豪、焦仁和等,但他們早已離開國民黨權力或決策中心。這是否與馬英九仍然對進行國共兩黨以至兩岸進行政治對話有所顧忌有關,那就不得而知了。

(發自騰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