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裸模”現狀調查

湖南湘潭女教師狀告北京畫家王宏崢侵犯肖像權一案雖然二審尚未宣判最後結果,然而這件事卻引發了社會對于人體模特這個特殊群體的關注,尤其是“裸模,這個在外界頗具爭議和神秘的群體,這樣的一群人目前是怎樣的生存狀態?這個行業目前又有著哪些不為人知的尷尬?

一、人體模特現狀:年齡太大數量太少收入太低

“裸模”群體最大客戶是藝術院校。藝術院校的學生,尤其是學習油畫和雕塑的,畫人體寫生是必修課。人體模特也是不可或缺的“活道具”。

真正“尷尬”:不是不穿衣服,而是薪酬太低

川師大油畫系主任陶晶告訴記者,其實改革開放到現在,外界看待人體模特的觀念早巳不是問題,模特們出於保護隱私的考慮也很正常.“真正的難題,還是由於薪酬待遇導致的。”陶晶透露“10年前是15元一課時,現在也就20多吧,最高都不會超過30元。”

一個人體模特在學校供學生們畫上一天,也就掙個100來塊,“而且他們有公司的話,公司還要抽成,最後到手裏的可能就七八十元,真不算多。”最重要的是,這樣的收入還不是天天都有的。

陶晶坦言,“形成了一定規律,一般學校肯定不會去主動漲。而且雖然這些模特質量不怎麼樣,但又沒有到影響教學的地步。其實這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但確實一時找不到改善的辦法。”

高校的人體模特多為郊縣農民、老頭老太太

據川音成都美院油畫系主任劉勇介紹,在成都地區的美術高校擔任人體模特的主要是成都郊縣的農民,嚴格講都不符合專業要求。“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課堂用的人體模特,首先還要進行形體檢查,符合條件才用。現在基本是有人願意幹就行。”

“質量好”的模特不是沒有,但都不會在高校長期工作,“別的地方有報酬高的,很快人家就走了。”劉勇說。

著名油畫家、四川師大文理學院副教授廖新松說,據他瞭解北京的人體模特待遇要好過成都,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大概也就是每課時四五十元,頂天了。來當模特的人,也是年齡偏大,老頭老太太比較多。”

二、“裸模”院長:曾有600多條私信稱想做他的模特

“裸模”院長楊林川既是畫家,又當過模特,還請過人體模特,談起人體模特,他表示大眾對人體模特一直存在誤解。

打算寫文章消除人體模特的大眾誤解

畫家楊林川曾經擔任南京中山文理學院和南京中山畫院常務副院長。在2010年7月,在課堂上,因學校聘請的模特臨時有事,他一絲不掛地給學生擔任起人體模特。期間被偷拍其照片上傳到網絡,這件事迅速在網上傳開,並受到爭議。

在采訪中,楊林川說自己正准備寫一篇關于模特的文章,擬標題為(真實的模特是什麼),就是要讓大眾消除對人體模特的誤解。“‘裸模’這個稱呼都是不科學的。”楊林川說,模特有許多種類,T台模特、車模、人體模特等等,業內並沒有“裸模”的說法,“估計是為了吸引眼球取的詞。”他認為,一個人體模特穿衣或者裸露,都是一樣的。

人體模特有經紀人找的,有用親人的

“模特是創作的一分子”,楊林川說,自己長期合作的男模特孫龍,跟自己不僅是合作關系,還是非常好的朋友,在楊林川作畫的時候,孫龍還會給出許多自己的創作意見。楊林川透露,一些畫家有固定的模特,其中有些是通過經紀人來找,一些則是通過熟人、朋友來介紹,甚至有人啟用自己的親人當人體模特。

楊林川說,有的畫家跟模特一合作就是十年,而畫家的固定模特的價格比照著模特的市場價格和學校請的模特,價格貴了許多,“我的模特,一年我就給8萬到10萬的工資”。楊林川說,“畫家跟模特一般有兩種關系,一種是比較商業的關系,一種就是更像朋友的關系。”

想做模特 有的想要錢,有的圖好玩

說到現在模特是否匱乏,楊林川舉了這樣一個例子,在他的人體畫展舉辦之後,其微博就接到了600多條私信,其中絕大部分都說想做他的模特,並附上自己的相片。有的是想尋求一份收入,而有的是為了好玩或者留一個紀念,甚至一直到現在,他每天都能收到類似私信。說起自己當人體模特的那次經歷,楊林川說是被大家一致開玩笑拱上講台,他也就順勢當了一盤而已,他說那天只是學生上課練筆,並非真正的創作,要是真正的創作,“自己還不夠資格。”

楊林川透露,一般大專院校需要模特,就會讓該校的教務部門通過經紀公司來找,並且對公司提出相應的要求,“以前許多院校有像職工一樣的模特。”不過現在。很多學校都已經取消這一做法。“絕大部分的畫家和模特都是非常友好的。”楊林川說,像王宏崢和作品中“模特”發生糾紛在圈子裏非常罕見。

三、藝術模特孫龍:藝術模特性價比低、職業模特很少人願做

跟楊林川合作多年的男模孫龍今年才27歲,在2008年開始擔任他的模特。孫龍說T台才是他的主要舞臺。在他口中,說出了另外一個專有名詞——“藝術模特”。

普通人想做人體模特 主要是為了表達感受

他覺得國內的藝術模特起步跟許多國家相比,“差了至少二十年”,因為起步晚,所以國內從事這個工作的專業模特也不是特別多,最近幾年,隨著人們觀念的變化,越來越多的普通人想要做人體模特,主要是為了表達感受,所以對於畫家而言,模特並不難找。但是對于職業模特,相較T台或者其他工作,藝術模特的薪資待遇性價比相當低,導致不少職業模特沒選擇走藝術模特這樣一條路。

“做人體模特還必須考慮其社會公眾影響力”,孫龍說,因為有些創作不免裸露,所以職業模特大多三思而後行。

四川首個大眾人體繪畫班辦了一年多就停辦

2009年4月,川音成都美術學院開設了四川首個面向大眾的人體繪畫班,受到了學員們的熱烈歡迎。然而,才一年多,這個班就停辦了。川音成都美院油畫系主任劉勇告訴記者,主要原因是隨著學院自己招收的學生越來越多,師資力量漸漸不足,無力應付這種進修班。“同時模特的資源也不是太好。”

劉勇說還說,“其實這個班很受歡迎,有些人反復讀了很多學期,還想來。”

(喬雪陽 范筱苑/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