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犧牲在臺灣的紅色女特工

1950年6月10日,戒備森嚴的臺北街頭籠罩著一片恐怖氣氛。

16時30分,陰霾低垂、空氣肅穆的馬場町刑場上,一位中年女子昂首挺立。微風吹亂了她的長髮。罪惡的槍口開始向她瞄準。接著,人們便聽到她一陣動地驚天的高呼:新中國萬歲!人民解放萬歲!

這位被臺灣國民黨當局稱之為“當代特大間諜案”的女主角,身中七彈,英勇地倒在血泊中。她就是女共產黨員、中共華東局情報部派遣的秘密特派員朱楓。

這一年,朱楓只有45歲。

受命入台:以看望女兒一家為掩護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後,中共中央派臺灣籍幹部蔡孝幹(化名老鄭)為中共臺灣省工作委員會書記。蔡孝幹人台後,正式成立中共臺灣省工作委員會。蔡任書記,直接領導臺灣學生工委會、臺北市工委會、臺灣省山地工委會、基隆市工委會、臺灣郵電職2127-委會、蘭陽地區工委會、北峰地區工委會等;陳澤民任副書記兼組織部長,領導台南、高雄、屏東等地區黨組織開展工作;洪幼樵任委員兼宣傳部長,領導台中、南投等地區黨組織開展工作;張志忠任委員兼武工部長,領導海山、桃園、新竹等地區黨組織開展工作。

1949年,人民解放軍繼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之後,以摧枯拉朽之勢揮戈南下,橫掃各路頑敵。僅僅幾年光景,一個曾經由國民黨統治的萬里江山便成了人民的天下。然而,國民黨並不甘心自己的失敗,他們龜縮臺灣,加緊了對孤島臺灣的控制。臺灣成了蔣家王朝的最後巢穴。由於國民黨的血腥鎮壓,臺灣的地下黨組織遭到了嚴重破壞。國民黨軍政上層機關裏的一些“內線”與中共的聯繫亦被切斷。

面對蔣家王朝的負隅頑抗,人民解放軍亦加快了解放臺灣的步伐。1949年10月24日,解放軍三野十兵團攻擊金門古寧頭。三個主力團的將士9000多人英勇戰鬥,然而由於情報失准,戰鬥連連失利。經過兩晝夜浴血苦戰,終因寡不敵眾、彈盡糧絕而全軍覆沒;11月5日,三野七兵團進攻舟山群島中的登布島,也因情況失准而嚴重受挫。登陸沒有成功,解放軍官兵1400多人全部傷亡……

連續兩次失利,給所向披靡的勝利之師敲響了警鐘。

中共高層領導決定,儘快派人赴台搜集重要軍事情報,為解放臺灣做好一切必要的準備。經過研究,這項任務落到了朱楓的肩上。

1949年11月25日,受命人台的朱楓從香港維多利亞碼頭登上了一艘開往臺灣基隆的“風信子號”客貨海輪。朱楓,又名朱諶之,早在1925年就在寧波竹洲女子師範參加過愛國反帝學生運動。1937年,她積極參加了浙東的抗日救亡活動。1938年初,與丈夫朱曉光一道抵武漢新知書店,開始投身革命,先後在浙江、皖南、桂林、重慶、上海等地,為革命做了大量的工作。1945年2月,經徐雪寒、史永介紹,張唯一同志批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後調到情報戰線,在上海、香港做黨的地下工作。20多年的風風雨雨,已經把她鍛煉成為一個忠誠的共產黨人,一個堅定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

朱楓這次赴台,是以探望女兒陳阿菊一家作掩護的。陳阿菊為朱楓與前夫陳綬卿所生,前夫病逝後,參加了革命的朱楓便將阿菊交由她的妹妹朱貽雲撫養。朱貽雲夫婦一直在國民黨的上層機關裏做事,阿菊長大後,便為她找了一個國民黨機關的官員做丈夫。大陸解放前夕,他們又一起隨著潰逃的國民黨軍隊來到臺灣。早在3個月前,女兒、女婿就給朱楓寄來了“人口證”,希望她與他們在臺灣團聚。他們不知道她參加了共產黨,只以為她是一個普通的生意人。當初她接到女兒來信的時候,只是不以為然地笑了笑,並沒有打算真的到臺灣去。沒想到組織上會交給她這樣一項特殊任務。於是,女兒寄來的“人口證”成了她這次赴台的最好掩護。的確,由女兒、女婿出面,申請自己的母親由香港赴台探親,確實是順理成章、最自然不過的事了。

1949年11月27日午後,“風信子號”海輪在臺灣基隆港靠岸。

女兒、女婿,還有妹妹和妹夫,早就在碼頭迎候她。姐妹重逢,母女團聚,他們都十分高興。在接風的晚宴上,妹妹、妹夫請來了國民黨元老、已經做了中央委員的舅公于仲謀和朱陳兩姓中有頭有臉的至親,共敘親情。

朱楓這次來台,根據組織上的安排,她在臺灣只能單獨聯繫“兩條線、兩個人”,一人是華東局臺灣工作委員會的書記“老鄭”(蔡孝幹),一人是“國防部”參謀次長吳石(吳墨非)。

秘密接頭:完成任務後因叛徒出賣而暴露

到臺灣的第二天,按照預先的約定,朱楓與“老鄭”在茶食樓接上了頭。“老鄭”是一位參加過:二萬五千里長征的老戰士,有著極其豐富的鬥爭經驗,朱楓感到他值得信賴。她向“老鄭”傳達了華東局領導的指示,並把帶來的一封密信親手交給這位工委書記。“老鄭”很高興,也向她報告了臺灣工委為接應我軍登陸,在西海岸發動群眾、組織秘密武裝的情況。同時還把工委掌握的一些絕密情報交到了朱楓的手中,並表示:工委將進一步開展工作,把接應大軍入台的事情做好。同時,還將有第二、第三批情報,待到手後即會設法送來。

一個星期後,她又與吳石取得了聯繫。

吳石是身居國民黨高位的我黨秘密情報員。1911年,吳石報名參加了福建北伐學生軍,並有幸在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的隆重典禮中擔任警戒工作。後又就讀武昌預備學校和保定軍官學校。後來他留學日本炮兵學校,畢業後又人日本陸軍大學,成績優秀,聞名於中日軍界。吳對中國共產黨有好感,是國民黨軍界中的進步人士。抗戰結束後,吳石奉調南京,任國防部史料局局長。解放戰爭期間,經常掩護中共地下工作者,曾為中共地下組織提供了大量的絕密情報,為解放軍勝利渡江解放上海做出過巨大貢獻。後來,吳石赴福建就任綏靖公署副主任。入台後,他很快升任“國防部”參謀次長。有了這更有權威的職務,他的活動範圍也隨之深化、擴展。近一段時期,他一直在收集絕密軍事情報,等待著中共華東局秘密特派員前來直接聯繫。

在吳石的書房裏,朱楓帶來華東局負責臺灣地下工作的領導劉棟平的親筆信,信中對吳石近年來的工作給予了高度的評價。吳石看了信後,心情十分激動。

他起身走向書房的北牆,掀開了一個釘有蝴蝶標本的鏡框,露出了牆上的秘密小保險箱。他迅速擰動鋼門上的密碼刻度盤,打開保險箱,從裏面取出一隻小圓鐵盒,鄭重地放到她的手裏:“朱諶之同志!這盒裏裝的微縮膠捲,全是絕密軍事情報:《臺灣戰區戰略防禦圖》;最新繪製的舟山群島,大、小金門《海防前線陣地兵力、火器配置圖》;各防 區的《敵我態勢圖》;臺灣海峽、臺灣海區的海流資料,臺灣島各戰略登陸點的地理資料分析;現有海軍基地並艦隻部署、分佈情況,空軍機場並機群種類、飛機架數;‘國軍’現有陸、海、空部隊的番號、代號,各部隊的官兵人數;火炮、坦克、裝甲車等重大火器並各類槍械、彈藥的配備、庫存數量;三軍戰鬥部隊團以上軍官、主要軍事機關科長以上人員的名冊;另外,還有《關於大陸失陷後組織全國性遊擊武裝的應變計劃》;五個勘亂區的負責人及十五個重點遊擊根據地的負責人、兵力配備……現在,我全部交到你的手上,望你以最安全的方式、最快的速度,送回香港,送至大陸。”

“謝謝!”朱楓站起來,手捧著這只密封的小鐵盒,深感它分量的沉重、意義的重大,不由對這位大智大勇的同志,表示出誠摯的敬佩和由衷的敬意。

3天之後,朱楓按照預先的約定,在基隆碼頭,把已經到手的第一批重要情報,交到了中共華東局情報部特別交通員——定期往返香港、基隆間的“安福號”海輪上的一位大副手中。

很快,這批絕密軍事情報,迅速通過香港傳遞到大陸,傳遞到華東局情報部和總參作戰部直至毛澤東的手中。朱楓等人的工作受到了毛澤東的肯定,毛澤東為此寫下了“驚濤拍孤島,碧波映天曉。虎穴藏忠魂,曙光迎來早”以資鼓勵。

朱楓送回第一批情報之後,又與“老鄭”、吳石多次見面。他們又陸續交給她一些重要軍事情報,她也都通過中共華東局情報部的一位特別交通員,一次次安全繞經香港,將情報送回大陸,擺到了解放軍華東前線司令部及北京最高決策者的面前。

不知不覺,朱楓到臺灣已有兩個多月,一年一度的春節就要到了。朱楓來台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按照上級的秘密指示,她準備儘快返回香港。

1950年2月2日,吳石派副官緊急約見她,對她道:1949年10月,中共臺灣省工委在成功中學、臺灣大學法學院、基隆中學等處的分部,相繼被國民黨當局破獲,多名負責人被捕;同月31日,高雄市工委亦被偵破,書記陳澤民(化名老錢)、委員朱子慧被捕;11月5日至7日,高雄市工委會所屬工、農、學運各支部人員謝添名、梁清泉、何玉麟等也先後被捕入獄;12月,臺灣省工會的張志忠、李法夫婦及謝富被捕並判死刑。一周前,工委書記“老鄭”也被國民黨的“國防部保密局”抓獲。現在,他已全面招供,而且首先供出,“那邊”過來的秘密特派員就是你朱楓。

“當局隨時都可能對您下手。情況萬分緊急,您必須立即轉移!一刻也耽擱不得!”副官道,“吳石將軍的意思,讓您先到阿里山大酒店住下,他再慢慢想辦法。”

風雲突變,朱楓迅速鎮定了下來。她馬上給女兒、女婿留下一張字條,然後便迅速離開,轉移至阿里山大酒店。

由於到香港的空中、海上航線,已全部緊急封航,只有一架軍用運輸機飛往舟山群島中的定海機場。那裏離朱楓的家鄉鎮海很近,還有她的一位老同學可以掩護……吳石瞭解情況後,冒險為朱楓簽發了一張《特別通行證》。這樣,她便以探視病親的名義,於2月4日傍晚搭乘這架軍用運輸機,離開台島,飛赴舟山……

舟山被捕:抛灑熱血顯氣節

就在朱楓前往阿里山大酒店的途中,毛人鳳派人帶著已經叛變了的“老鄭”,來到朱楓女兒、女婿家抓捕朱楓,然而他們撲了個空。

這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