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欲靜而風不止,風起於青萍之末 樹欲靜而風不止,風起於青萍之末

昨日發生的新世紀酒店拒絕新旅客人入住,甚至是有人聲稱該酒店「暫停營業」,及該酒店內的希臘神話娛樂場兩造股東之間發生股份糾紛互相指責之事,引發社會上廣泛關注。特區政府及時介入,主管酒店行政事務的旅遊局,及主管博彩行政事務的博監局,都在自己的職責範圍之內,進行調解。雖然事件暫時獲得緩解,酒店恢復讓旅客入住,但引發事件的「根源」卻是尚未解決,不排除日後仍將會還有後續事件發生。在六月份博彩業績增長放緩,「濠賭股」在各項不利傳聞中應聲下挫,還有幾宗涉及澳門博企的「國際官司」即將開庭審理之際,此一事件將會對澳門博彩業帶來甚麼影響,值得關注;也使人們對國家領導人一再提出的「居安思危」忠告,頓生「神準」之感。

其實,「樹欲靜而風不止」,「風起於青萍之末」,該事件遲早會發生,早已有蛛絲馬跡。希臘神話娛樂場兩造股東先是在報章上發表聲明廣告,表明自己的立場,各執一詞。雖然已有敏感人士直覺地嗅到了某些「味道」,但由於這尚是「本地股東」之間的利益紛爭,因而尚未引發廣泛注意。但上周發生的其中一方遇襲事件,則引發「國際級」的注意。

實際上,美國《紐約時報》六月二十九日就以《澳門一賭場股東在自家賭場遭毆打》為題,作出了詳盡報導,直指「這是自一九九九年葡萄牙將澳門交還中國以來,這個前殖民地繁榮的博彩業中發生的最受人矚目的暴力事件。」《紐約時報》的這篇報導還聲稱,「這次襲擊帶有典型的三合會——即中國黑社會特色」,「 這次事件提醒人們,澳門的黑幫歷史還沒有完全過去。」「在十多年前,幫會謀殺、爆炸和其他的襲擊活動司空見慣,以至於有一次某位高級警司安撫遊客的時候聲稱,澳門都是『職業殺手,他們絕不會誤殺』」。而「吳文新本周遭遇的襲擊讓人回想起澳門那段暴力史。」 為此,《紐約時報》的這篇報導還憶述了當年吳文新與其對手尹國駒的恩恩怨怨。《紐約時報》還指出,對吳文新的襲擊可能會引起外國博彩監管機構的注意,包括內華達州的監管機構,他們負責監管執照持有人在海外的賭場運營。《紐約時報》的這篇報導最後直言不韙:「綜合考慮這些因素——市場衰退,『崩牙駒』快回來了——人們可能擔心,另一輪腥風血雨將要開始了。」

真是「丁丁碰到定定」,也就是希臘神話娛樂場兩造股東利益紛爭公開化的昨日,中級法院駁回了尹國駒第五次提出的假釋申請。中級法院駁回尹國駒的第五次假釋上訴的理由是,「考慮到對預防領導或指揮黑社會罪的強烈要求,以及尹國駒仍可能引起的公眾心理承受程度,不能認為提前釋放尹國駒不會對社會安寧造成負面影響。」尹國駒在這次上訴中,同時提出刑期計算問題,中級法院則指出已超越上訴期限。這又是一個「樹欲靜而風不止」,「風起於青萍之末」。

值得注意的是,尹國駒在這次提出假釋申請中,再次提出「刑期計算問題」,這不禁使人頓然醒悟,即使是他的假釋申請被駁回,但他的刑滿釋放日期,也已是即將到來了。實際上,據葡文報章《句號日報》報道,尹國駒一九九九年因犯罪集團、清洗黑錢等罪被判監十五年,其後於二零零一年獲終審法院減刑至監十三年十個月。他自己主張其刑期於今年三月屆滿,但監獄方面表示他必須到今年十二月才能出獄,其出獄日期將由法院確定,而尹國駒也已入稟法院要求澄清他何時可以出獄。該報記者估計,關於尹國駒出獄日期的疑問與一九九九年之前的一項判決有關。一九八六年尹國駒因為不遵守禁止他進入賭場的規定而被判入獄九個月,但獲緩刑。如果說尹國駒要在今年十二月才可出獄,則似乎是將兩項刑期加起來計算。

《紐約時報》的報導將吳文新與尹國駒兩人掛聯起來,當然是有其歷史背景。曾記否?無論是江湖上的傳說,或是內地和香港一些公開出版物的描寫,澳門回歸前的刀光與劍影齊舞,炸彈共子彈同飛,都是圍繞著這兩人打轉;而尹國駒本人資拍攝的故事片《濠江風雲》,對此也並不諱言。具體情節雖然都繪聲繪色,但總是有其歷史事實的依據,只不過是為了更具吸引力,票房更為賣座,而添鹽加醋而已。

回歸前的刀光劍影、炸彈子彈,直接導致中央政府決定回歸後在澳門特區駐軍,因而引發外交糾紛。葡方認為是「政治恥辱」,因為自一九七五年「四‧二五」革命終止殖民戰爭後,葡方已從澳門撤出軍隊,將陸軍司令部改為保安司令部,澳門治安由警察主管,因而澳門回歸後沒有必要在澳門駐軍。在《為了世界更美好——江澤民出訪記實》一書中也提及,關於中國在澳門駐軍問題,由於《中葡聯合聲明》附件中只原則性地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防務由中央政府負責,《澳門基本法》也未明確規定中國政府在澳門駐軍,葡方以此為由,對中方駐軍問題採取敷衍態度,不斷要中方做出解釋。但一九九九年以後在澳門駐軍是中國行主權的象徵,中國政府將在澳門駐軍是不言而喻和毋庸置疑的。為了顧全大局,確保駐軍順利進駐澳門,中方就駐軍一些具體安排向葡方進行了耐心的說服和解釋工作。中葡聯絡小組就此進行了一年多的磋商,後又專門在北京進行了十五輪磋商才取得進展,最後,通過中國副外長王英凡和葡萄牙駐華大卡塔裏諾互換信件加以確認。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江澤民主席同桑帕約總統舉行會談。雙方在政治層面確認就駐軍問題達成一致,葡方明確表示,同意中國駐澳門先頭部隊在澳門政權交接前進駐澳門,這才解決了駐軍問題。

現在,隨著尹國駒的獲釋日期漸近,其對頭人吳文新就有諸多「事」發生。這究竟是有直接關聯,還是偶發獨立事件?我們身為局外人,不得而知。但就此而引發的憂慮,卻是真真正正的,就是擔心將會破壞澳門社會的和諧安定和對外形象。

實際上,目前澳門社會的多元聲音,還只是民生和政治訴求上的。撇除涉及到中央主導權的意圖改變《中葡聯合聲明》及《澳門基本法》所規定的選舉制度的「雙普選」訴求等之外,那些民主政制發展進度及議席分配方式名額等的爭論,都是屬於受到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的範疇。而新世紀酒店拒絕新旅客人入住的事件,不管是何方有理,都將嚴重影響澳門的社會穩定和形象。倘再加上尹國駒獲釋後是否會加入這場紛爭的因素,這對於對外來遊客依賴性甚高的澳門來說,並非是一件好事。其實就是澳門居民內部,也將破壞和諧氣氛,使他們擔驚受怕。

當然,澳門已經回歸,有中央政府的支持,有解放軍駐澳部隊被賦予了相關職權,也有澳門警方與內地尤其是廣東警方的合作,這些負面因素未必能發酵。回歸前的那種刀光劍影現象,已是一去不復返,不會重來。

但畢竟還須從源頭上盡量消減不穩定因素。而鑑於江湖人物紛爭的一個重要因素,是出於對賭場地盤之爭,特區政府相關部門及相關博企是否可統籌協調,對即將出獄的尹國駒及其勢力給予自力更生的機會,安排一個賭廳給其經營,使其有個「搵銀樂業」之所,相信也就不會再發生回歸前的噁惡性治安事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