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團隊自廢武功民進黨能否圓政黨輪替夢?

特偵組前日以被告身份傳喚林益世到案,經過十二小時訊問,昨日清晨以林益世涉貪腐罪嫌重大,有串證、滅證之虞,向臺北地院聲請羈押禁見。臺北地院昨日下午三時開羈押庭,經過近七個小時的審理後,於昨晚十時許裁定羈押禁止兩個月,並即乘搭偵防車往臺北看守所受押。

盡管說是「無罪推定」,但從關鍵物證錄音帶所錄下林益世的索賄談話的情況看,林益世將會被法院裁定罪名成立,及因是屬於職務犯罪而被判較重刑期的可能性很高。否則,曾經連續七次否認涉案,反擊說「這是政治謀殺事件」,並聲言要提告陳啟祥「加重誹謗」的林益世,不會在特偵組訊問的最後一刻,經與律師商討後,突然改口認罪,放棄爭取「無罪」裁決而只是求取「輕判」了。實際上,連其辯護律師賴素如在查閱相關事證後,在自己的臉書發文,感歎自己「一直都選擇相信益世,但看到相關資料,真的是非常的詫異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難掩哽咽難過的心情。」不過,賴素如仍然抱有一絲希望:「雖然目前檢方聲押,希望待會兒出聲押庭時,院方能夠給他一個自新的機會」,但由於林益世所涉的案情確實十分嚴重,臺北地院仍是裁定羈押禁見。

林益世涉貪腐案被拘,最高興的當然是民進黨。因為「貪賄」、「腐敗」這頂帽子,從陳水扁家族案涉案開始,到陳水扁旗下不少政務官也紛紛被拘,從「紅衫潮」狂捲台灣到民進黨先後狂輸縣市長選舉、「立委」選舉、「總統」選戰,一直壓得民進黨抬不起頭來,更是成為馬英九享受不盡的「選戰紅利」。在今年初的「總統」選戰中,馬英九以其民意支持度如此之低,也能險勝蔡英文,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只要馬英九一提出陳水扁的貪腐案,蔡英文就當即啞口無言。因此,選民們在「無能」與「貪腐」之間,以「兩害取其輕」的心理,還是選擇了馬英九,因而氣得民進黨的政客們直罵「無能比貪腐更可怕」。現在,既是隨著人們陳水扁貪腐案的記憶逐漸消失,更是連自恃「廉潔」的馬團隊也爆出了林益世的涉嫌受賄及索賄案,而且在索賄時的態度還相當的囂張,馬英九在陳水扁身上所能享受到的「貪腐紅利」,已經消散貽盡。

正因為如此,民進黨就大有「出了一口烏氣」的感覺。實際上,民進黨中央就連連放炮,從批評馬英九包庇林益世,到呼籲馬英九必須對其團隊涉貪一事公開道歉,給國人一個清楚的交代,再到責問馬團隊裡究竟還有多少個林益世?一天一個發言,步步緊逼,步步緊咬。很顯然,民進黨不單止是要揪出曾在其網頁中大談「為政必須清廉」,及曾以猛烈炮火轟擊陳水扁貪腐的林益世這個人,而且還要大搞株連,抱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心理,比照著陳水扁的貪腐是一鍋,懷疑林益世的貪賄也有「分贓集團」,因而呼籲司法機關一查到底。總之,「風水輪流轉」,民進黨因陳水扁受「貪腐黨」的窩囊氣已經有好幾年了,現在應當輪迴到馬團隊身上了。

但雖然民進黨中央如此高調,而民進黨「立委」卻是並未有見獵心喜。因為他們在為選民服務的過程中,也免不了會有類似情況發生,很容易會捲入糾紛。因此,他們都不敢大鳴大放,以免牽扯到自己也被波及。

但即使如此,民進黨中央的亢奮心情,仍是難以掩蓋溢於言表。這是因為,馬英九團隊得以勝選是全靠兩把「刀子」,一把是兩岸關係,另一把是清廉,但現在其中一把正在被馬英九丟棄,另一把則已經「生銹」。換句話來說,二零零零年初導致國民黨丟失政權的歷史有可能會重覆,民進黨只要能吸取一九九九年的經驗,要再次實現政黨輪替,就並不是奢望。

實際上,在九十年代末,民進黨為了打贏「總統」選戰這一仗,除了是以《台灣前途決議文》來凍結「台獨黨綱」,提出「新中間路線」,以圖消除部份中間選民的疑慮之外,就是集中火力炮轟國民黨的「黑金」。「黑金」是國民黨某些政治人物的通病,他們利用暴力和賄選等威脅利誘手段控制地方政治勢力,進一步取得民意代表或政府官員的位置。而在當選並從政的過程中,經常又會以貪汙等方式來補回在選舉時使用的資金或回饋黑道的支持。尤其是在李登輝執政時期,國民黨政權與黑道與財團掛勾,出現有黑道背景的人士開始參選各級地方首長及民意代表,因暴力和賄選盛行,使得「黑金政治」以及「台灣地方派系」迅速在當時政壇發展成形,造成當時臺灣政治混亂,被斥為「黑道治國」。

當時的歷任「法務部長」馬英九、廖正豪、城仲謀等,都曾展開過大規模的「查賄」行動,但成績乏善可陳,根本原因在於國民黨與黑道始終保持互利相關的關係。實際上,馬英九的去職,據說就是因為他「查賄」的力度甚大,導致地方黑道勢力紛紛向李登輝告狀。李登輝在壓力之下,將馬英九調離「法務部」,改任「行政院政務委員」,這也正是馬英九慨嘆「不知為何而戰,不知為誰而戰」憤而辭職的原因之一。

陳水扁在參選「總統」時,就緊緊抓住這一點,打出「有夢最美、希望相隨」、「清廉、勤政、愛鄉土」等美麗動人的口號,確實打動了不少選民的心;並在投票前夕的關鍵時刻,請來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發表了《向上提升或向下沉淪》的文章,認為民進党的清廉可以掃除臺灣的「黑金政治」,協助臺灣向上提升,成為壓垮國民黨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把陳水扁扶上大位,臺灣實現首次政黨輪替。現在,即使是愛惜羽毛的馬英九,其團隊內也發生了嚴重的貪腐事件,似乎是民進黨的機會又回來了,國民黨在執政兩屆之後,也也應該按照「政黨輪替」的規律,「讓位」給民進黨「試試看」了。

實際上,民主政治的常軌,要靠政黨政治的落實,與政黨輪替的機制來維繫。在西方民主政制中,透過兩大黨的良性競爭或相互監督,成就民主政治即政黨政治的實踐。因此,選民們在選舉中會自動選擇,讓每一政黨執政兩屆,輪流執政。而國民黨政權到二六一六年也已執政了兩屆,而現在又發生了貪腐案件,再加上馬英九施政「無能」,似是民進黨再次實現「政黨輪替」的良機。

還有一個有利於民進黨的外部政治環境,那就是在國際上,由於經濟受到全球化和金融危機衝擊,增長放緩,失業率高企,全球競爭力下降,因而使得左派政治正在逐漸抬頭。左派候選人高舉社會公正大旗,就選民最為關心的就業和購買力問題,提出一系列「看上去很美」的主張,如提高最低工資、注重中小企業發展、針對大企業和富人增稅等,而獲得多數選民的支持,其中又以法國的總統選舉結果最為明顯。而民進黨的《黨綱》除了是「台獨」部分外,主要是宏揚民主社會主義及福利社會主義的左派理論,與國際上的「政治向左轉」不謀而合。

但民進黨自身也有不少問題,包括兩岸關係主張的「最後一哩路」,仍然受到「台獨基本教義派」的狙擊,而蘇貞昌與蔡英文的「互不服氣」也使得黨的團結大有問題。因此,民進黨能否圓「再次實現政黨輪替」之夢,恐怕將難以樂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