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中國究竟是故伎重演還是報復行為?

「金沙中國」董事會主席蕭登‧艾德森才曾於四月十一日親自宣佈已向澳門特區政府申請動工興建四季酒店旁的第三期計劃工程項目,興致勃勃地聲稱該期項目共有三千六百個酒店房間,先行打樁平整地盤,建築期約二十四至三十個月,還將會與政府商討第七、八期地段的批給,但僅過了三個月,「金沙中國」卻又卻又向特區政府申請停止第三期工程,因而遭到特區政府罰款九十萬元。此一事態頗不尋常,究竟這是「金沙中國」當年在受到金融風暴及中央收緊「個人遊」簽注的雙重影響,就對澳門的發展前景喪失信心,將原本安排在澳門的資金抽調到新加坡的故伎重演,還是其不滿特區政府拒絕批准其申請第七、八期地段的報復行為?值得分析考究。

實際上,艾德森今年四月間召開記者會時,是隆而重之,通知各報社負責人出席的,因而可見他對第三期計劃工程的開工,及在「開工」背後的「潛台詞」,是何等的重視。實際上,他在宣佈第三期工程開工時,將之表達為「第七、八地段開工」,雖然後來聲稱是「翻譯錯了」,「更正」為第三期開工,但由此可見他本人平時心中就有此「塊壘」,不吐不快,因而一時口快「說錯」,卻又歸咎於「翻譯譯錯」,這可見他的「第七、八地段心結」,極為鬱重。

「金沙中國」今次的宣佈第三期計劃停工,是否會形成一個新的惡性循環週期?實際上,當年「金沙中國」將其本應興建第二期計劃即四季酒店的資金抽調到新加坡,盡管是作為國際企業的商業行為,但在廣大澳人的眼中,卻是一種並不忠誠的行為,尤其這是在中央收緊「個人遊」簽注的情況下進行的,連帶地也折射出其對北京的「不滿」,這更令到愛國愛澳的澳門居民,難以忍受。

說是故伎重演及惡性循環,確是有著某些跡象。只不過是六月間的博彩業收入增速放緩,(注意,只是增速放緩,但也比過去同期業績有所增長,而不是負增長),及市場上傳聞北京又將會收緊「個人遊」簽注,就立即宣佈「停工」。說得好聽一點,是國際企業的靈活經營手法;說得難聽一些,則是表達了對北京的不信任,寧願相信耳語而不相信中央政府支持澳門特區保持長期穩定繁榮的治國理政方針。

或許,「金沙中國」又要重演抽調資金到新加坡的故伎?實際上,前一段時間就有其到日本、南韓探路的消息。而最近,台灣地區的馬祖「博奕公投」獲得通過,曾在澎湖有龐大投資發展計劃的「金沙中國」似是要躍躍欲試了。實際上,當年「金沙中國」的母公司及前身「威尼斯人」,是計劃在台灣地區的澎湖列島開賭的。艾德森透過前澎湖縣議員陳力福的引介和安排晉見陳水扁,「總統府」還專為此發了「新聞稿」。隨後,安德森與「經建會」主委陳博志及「交通部」觀光局官員就在澎湖開賭問題進行了兩個小時會談。當晚,艾德森夫婦與「內政部長」張博雅共進晚餐,艾德森向張博雅保証,投資多少錢不是問題,「威尼斯人」集團一定會到台灣投資。張博雅在赴「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接受質詢時表示,陳水扁原則上同意在澎湖的觀光大飯店裡設置高級博弈設施,美國「威尼斯人」集團總裁艾德森還為此與陳水扁見過面,陳水扁當面贊同艾德森的計劃,並希望艾德森的投資能使台灣的觀光事業與國際慣例接軌。

「威尼斯人」集團計劃參與投資、陳力福主導的「大澎湖國際渡假村」投資計劃,是有意在澎湖開賭的三個大型開發計劃中,資金額最大(二百二十億新台幣,折澳門幣五十五億元)的計劃。「威尼斯人」集團堅持要佔股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經過幾番討價還價後,已同意將持股量降至百分之五十一。其餘的股東,則包括有劉泰英任董事長的中華開發銀行及陳力福等。該投資計劃面積較大,光是陸地就有 二十五公頃 ,海域面積則是 八十公頃 ,預計房間數二千三百二十間。該投資計劃所引進的技朮團隊以美系為主,其中包括美國 WAT & G 做旅館規劃顧問;美國BELT– COLLINS 做全區景觀規劃;曾經擔任過美國拉斯維加斯「凱撒官」、荷裏活環球片廠「侏羅紀公園」及泰國曼谷「奇幻海灘」等主題樂園規劃案的美國LANMARK,也將擔任「大澎湖國際渡假村開發案」主題樂園的專業顧問。而美國卡森〔CARLSON COMPANIES INC.〕飯店經營團隊,也將在飯店陸續完工後,進駐協助「大澎湖國際渡假村」經營。但後來因受到台灣部分「立委」反對,無法通過在離島開賭「除罪化」立法(台灣《刑法》有一章是規範「賭博罪」,凡參賭、營賭,均為刑事犯罪行為,最高可被刑處三年徒刑)。使得「威尼斯人」集團在澎湖列島開賭的計劃,「出師未捷身先死」。

雖然後來「立法院」通過「修正《離島建設條例》草案」,加入「博弈條款」,允許離島開設觀光賭場,但須經當地居投票同意,但澎湖列島的「博奕公投」卻未能獲得通過。如今馬祖列島的「博弈公投」通過了,「金沙中國」是否會移情別戀,來個「澎湖損失馬祖補」?據台灣方面的消息,「金沙中國」是有意到馬祖開島的。

但即使如此,現在也未到抽調資金到馬祖的時候。不要說是現在尚未到賭牌開投的時候,即使是開投也未必能中標,因為早已有懷德公司在那裡活動,並為推動這次「博弈公投」做了大量工作,還向澎湖居民作出了德公司未必能中標,而懷德公司為令「博弈公投」能獲通過,而向馬祖居民所作「賭場營運一年後,所有民眾每月可領一萬八千元,五年後更可領八萬元」的承諾,這才引發當地居民參與「公投」的興趣。而且,還須由「立法院」通過《博弈遊戲場管理條例》草案,並由「交通部」成立博奕管理局,才可進行賭牌開投。「金沙中國」即使是有意去澎湖「搶一杯羹」,也不是在現在。

現在看來,真的可以套用鄧小平那句著名的「打開窗戶,新鮮空氣進來了,蒼蠅也飛進來了」。如果說,過去的擔心「蒼蠅也飛進來了」,是美國博企利用其在澳門的賭場,進行針對中國政府的政治活動的話,那麼,現在的擔心,就是美國佬那種只考慮商業利益,不顧政治後果的投機心態了。尤其是「金沙」和「永利」,連國際官司也帶進了澳門,再加上已獲歐安利大律師澄清的「金沙中國」前總裁在美國的「爆料」事件,嚴重損害澳門特區的形象。

還有「永利」向澳門特區施加壓力,要為賭場借貸立法,據說是內地與澳門建立區際刑事協助關係的主要障礙。在一個國家內部的不同法域之間,並不存在主權問題,按道理是是很容易簽署區際刑事協議的。但由於「永利」的施壓,而使得在這個領域裡,無法展現澳門回歸,「一國兩制」的成果。

(發自臺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