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仁長沙起義部隊叛逃風波

1949年8月4日下午,程潛、陳明仁等30多位國民黨軍政要員通電起義。

然而,事情遠未結束。接下來,一場起義隊伍叛逃的風波突然爆發了……

長沙起義部隊叛逃大半

白崇禧得知程潛、陳明仁長沙起義的消息,簡直氣瘋了。程潛起義在他意料之中,但自己待陳明仁不薄,他怎麼能「忘恩負義」,把自己推人絕境?因為長沙陷落,白崇禧的「湘贛防線」不攻自破,衡陽直接暴露在解放軍面前。

白崇禧是有名的「小諸葛」,他迅速採取了三條措施:一是連續派飛機對長沙、湘贛、邵陽等地進行轟炸和掃射,拋撒傳單,進行策反。二是急調黃傑任第一兵團司令,收容該兵團叛逃的官兵,重新組建第一兵團。三是令第三兵團副司令王景宋指揮第二三六師和第一七六師,由衡陽向邵陽及其東北地區疾進,以挽救湘西危局。

白崇禧投下的那些傳單確實起了很大的作用。其主要內容是誣蔑中共方面假和平、真戰爭,程主任和陳司令已被「共匪」拘禁,林彪就要打過來,繳第一兵團的槍,如此等等。傳單上還列出了升官加爵的籌碼:「有帶一連官兵到衡陽報到者,見官加一級、賞銀洋500元;帶一營官兵到衡陽報到者,見官加一級,賞銀洋1000元;第一兵團警衛營長能把陳明仁挾持或處死,可官晉三級,賞銀洋1萬元國民黨第一兵團系湖南和平起義前夕新近組建,其官兵與陳明仁並無深遠的歷史關系,再加上陳明仁通電起義前並未與部將通氣,第一兵團的將領沒有一個在通電上簽字,下層官兵更加不明真相,看了傳單,都信以為真。

4日下午,程潛的侄子、副師長程傑來到師部,發現師部已經亂成一鍋粥。程傑感到事關重大,急忙趕去長沙,找程潛和陳明仁匯報情況。通過密碼電話聯系到陳明仁後,陳明仁只讓程傑作為代表給各軍、師長打電話辟謠。

程傑對陳明仁的答復很不滿意。可他不知道,在陳明仁接電話的時候,他身邊也出了大亂子。警衛兵團部的那個團,被團長吳祖伯拉走叛逃了。這是第一次大規模叛逃的開始。

程傑剛回到自己的部隊駐地,就聽到激烈的槍聲。經查明,是軍部在襲擊二營陣地,二營被迫自衛還擊。很明顯,軍部也要叛逃了。

軍長杜鼎打電話給程傑,說:「不是我們不願跟司令官走和平之路,而是共方太不講信義,扣押了陳司令。4日的《湖南日報》說我們無條件放下武器,這不是要我們繳械嗎?投降的事我是不幹的!隊伍一定要拉走。」杜鼎命令程傑立即率部南開。程傑急忙辟謠,還沒說兩句,對方已經掛斷電話。

陳明仁雖然沒閑著,可已經控制不了部隊了。8月7日,他發表了《告全體起義官兵書》揭穿各種謠言,號召一致奮起奔向光明前途,造福桑梓,且勿誤入歧途,受騙上當。但仍無法阻止屬下倒向白崇禧。

8月7日,長沙起義部隊已叛逃大半,南逃部隊包括十四軍軍部和十師、六十二師及六十三師1個團,共6個團,七十一軍軍部及八十七、八十八兩個師共6個團,一OO軍及軍部十九師3個團、一九七師1個團,共4個團。總計4萬餘人。起義通電中所列30多名將領大部叛逃。

陳明仁無力回天,要求四野出兵彈壓叛亂

一向自負的陳明仁受到了重重一擊。他知道單憑自己已經無力回天,於是,7日夜,他與程潛聯名致電林彪,要求四野出兵彈壓叛亂。

林彪、鄧子恢、蕭克、趙爾陸等四野領導人當機立斷:以第四十九、四十六、四十軍和二野第十八軍迅速追殲和爭取叛軍。林彪等人雖然對陳明仁在談判過程中優柔寡斷、要官要權略有微辭,但此時幫助陳明仁擺脫困境卻毫不含糊。

追殲作戰迅即展開。8月9日,天降大雨,天地難辨。四十六軍一三六師經過強行軍,截住叛軍一部。與此同時,白崇禧也派出主力部隊,迎接長沙叛軍、反攻 追擊的解放軍。雙方多次爆發遭遇戰……

直到16日,追殲長沙叛軍的作戰才告結束。四野轉入休整的同時,開始著手集中精力對起義部隊進行整編。

參加湖南起義的部隊在8月4日通電發表之前,共有7.7萬人,平叛之後只剩下3.6萬人,還不到原來的一半。

10月20日,四野前委根據中央指示,正式下達整編命令,將陳明仁部改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1兵團,司令員陳明仁,政委唐天際,文建武、王勁修、傅正模、唐生明、魏鎮任副司令,參謀長由文建武兼任,政治部主任方正平。下轄五十二、五十三兩個軍。

長沙叛軍的最後結局

長沙叛軍的

最後結局是:第一兵團所屬第十四軍軍長成時,地七十一軍軍長彰鍔,第一00軍軍長杜鼎,原第一兵團副司令熊新民、劉進等,先後率部分師、團叛逃到邵陽、湘鄉、衡陽等地與參加起義的第一兵團所轄六十三師和湖南省保安司令部第一、二、三師發生多次戰鬥,雙方傷亡數百人。許多叛逃的低級軍官和士兵,自動脫離軍逃回長沙,參加到起義部隊中。

1949年10月,成剛部被我人民解放軍在武岡縣附近全部殲滅。熊新民與杜鼎所率叛軍,被人民解放軍在廣西龍州附近大部被殲,熊新民及七十一軍副軍長鮑志鴻等高級軍官被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