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代表是如何產生的

根據安排,十八大代表的選舉工作已於6月底結束。要從全國8000多萬中共黨員中選出2270名十八大代表,並不容易——

2012年6月8日上午,中直機關黨代表會議在京繼續,最終會議選出了中直機關出席十八大的代表108人。

當天參加投票的黨代表共是292人,一位代表說,整個投票過程大約持續了四五十分鐘。在統計選票時發現了一張填寫不規範的選票,被認定為廢票,有效投票是291票。

自2011年11月以來,中直機關工委與國內各級黨組織一樣,將選舉十八大代表當成了一項重要任務。根據中央安排,本月底,十八大代表的選舉工作已全部結束。

從全國8000多萬黨員中選出2270名十八大代表,並不容易,要經過“自下而上、上下結合、反復醞釀、逐級遴選”多個過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組織部長韓勇曾在2011年11月一次講話中提到,選舉要按25個步驟進行。這個數字,足以體現選舉工作的複雜性和嚴肅性。

自上分配,自下選舉

6月10日晚,中直機關一位已當選十八大代表的基層黨員說,在結果快揭曉的最後時刻,他很緊張,看到名單後心裏一塊石頭才算落地。對他和他所在的單位來說,成為十八大代表意味著一種很高的榮譽。

十八大代表名額比十七大增加了50人,達到2270名。十七大代表選舉時,有38個選舉單位,包括全國31個省(市、區)、解放軍、中直機關、中央國家機關等,十八大代表選舉時,增加到40個選舉單位。

根據黨員數量和黨組織數量,中央給中直機關分配了108個出席十八大的代表名額。

要選代表,就要先產生代表候選人預備人選。根據“應多於15%差額”的要求,中直機關至少要先產生125個候選人預備人選,實際產生了126人。

那位基層黨員所在的機構,是一個正部級的單位。中直機關工委向其分配了5個推薦候選人預備人選的名額。名額自上而下分配好之後,就是再自下而上的提名推薦了。

4月初,經過單位各支部推薦提名後,他進入公示名單。“單位機關黨委通知我時,我還很意外。”他說。

按程序,這個部級單位的候選人初步人選公示一周,沒有異議後正式上報。5個候選人預備人選中,有三名是領導幹部,另兩個預備人選為一線黨員。

這名基層黨員幹部是以“生產和工作一線黨員”人選報送到中直機關工委的。今年的選舉辦法要求減少領導幹部比例,提高生產和工作一線黨員的比例,不少於32%,十七大時是要求不少於30%。

“推薦的時候,有些人說我沒戲。”這名黨員幹部說,畢竟單位有人當選全國黨代會的代表是個崇高榮譽。但最終他還是成功當選。

要徵求黨外人士意見

中直機關緊鑼密鼓地進行十八大代表選舉時,各省的選舉工作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40個選舉單位中,31個省(市、區)是以“塊”為單位的,中直機關、中央國家機關、解放軍、中央企業系統等是以“條”為單位。

以“塊”為單位的各省(區市),黨員更多,黨組織層級更多,將產生十八大代表的大多數,他們的選舉環節也相應更多。以江蘇為例,在省委確定候選人預備人選名單時,省內各級黨組織已經過三輪遴選,從推薦的3.7萬名人選中,選出90名候選人推薦人名單。這90人還要經過三輪差額,才能選出68名出席十八大的正式代表(不含中央提名的兩名)。

3月20日,江蘇省向中央部門彙報了這90人的情況,之後開始對相關人員進行考察,考察前按規定先發考察預告。

為防止“帶病提拔”,考察期間,江蘇省委還就中央管理的幹部以外的黨員徵求了省紀委的意見。中央要求,確定十八大代表候選人初步人選之前,要徵求同級機關的意見,對金融機構、企業方面的人選,還要有針對性地聽取行政執法、行業監管等有關部門的意見。

3月30日,江蘇省委常委會綜合考慮中央對十八大代表的結構分佈要求,從90名人選中確定了84名候選人初步人選。這84名候選人初步人選是必須要公示的。4月12日,省委召開全委會,再從84人中確定79名候選人預備人選。

全委會召開之前,江蘇省還向黨外人士通報了初步人選的情況。這也是中央的要求,各省(區、市)召開全委會確定候選人預備人選之前,都要向民主黨派、工商聯和無黨派人士通報候選人初步人選的情況。這是自十七大開始的做法,意在擴大選舉過程民主。

這樣的會議一般都由各省(市、區)委組織部長、統戰部長出席,少數省區如新疆、西藏、遼寧的黨委書記還出席講話。

5月14日,江蘇省黨代表會議在南京召開,直接差額選出了70名十八大代表。

“沒有任何人跟我打招呼”

出席十八大的代表須由黨代表大會(簡稱“黨代會”)或黨代表會議選出。山東、寧夏、上海、廣東等省都是在今年黨代表大會期間,由大會選舉產生十八大代表。

而江蘇、遼寧、福建、河北等省去年已開過黨代會,都是採取召開黨代表會議的方式選舉十八大代表。

中直機關也是採取召開黨代表會議的方式,選舉十八大代表。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中直機關工委書記令計劃到會講話,對召開十八大的重要意義作了闡述。之後292名與會代表分組討論了監票人、計票人的名單。

每個黨代表會議的代表都拿到了一份材料,是126名中直機關十八大代表候選人預備人選的情況介紹,上面有每個人的詳細簡歷,還有他們工作期間的事蹟、獲獎情況介紹等,方便瞭解候選人的情況。

“研究這些人花了一晚上時間。”一位代表說,當天晚上基本就在心中確定了108名人選。

正式投票時,工作人員先向全體代表展示了空箱子,之後上鎖。這位代表說,所有126名預備人選的名單,都列在一張A4紙上,每人名單後面有兩個選項,分別是不同意和棄權,如果同意某個候選人當十八大代表就不用動,如果不同意就在不同意的方框內劃“×”,如果要對某人棄權,也在棄權的方框內劃“×”。

在126人中選出108人,意味著有18人要被差額掉,代表們在選票上劃“不同意”的人數不能少於18個。如果代表覺得126個預備人選之外,還有合適的人選,也可以另外提名寫在同一張選票上。

計票結束後,計票人先是將126人的得票數都讀了一遍,順序是按得票數多少。接著將當選的108人名單再讀一遍,這次的順序不是得票多少,而是按姓氏筆劃為序。

“負責地講,選舉之前,沒有任何人跟我打過招呼,讓我選誰不選誰。”一位參加投票的代表說。

北京增加兩個代表

在“多於15%差額”的要求下,每個選舉單位都會有人落選。

鐵道部有三人進入中央國家機關候選人初步人選行列,最終只有鐵道部長盛光祖一人當選。

從各個選舉單位的情況看,落選的候選人初步人選,沒有明顯的整體分佈規律。廣東、江蘇,“差額”掉的黨員幹部多於一線黨員。

截至6月13日,已經選出十八大代表的22個選舉單位中,唯有新疆最後當選者的名單(不含中央提名)與公示的名單完全一致。

已公佈的十八大代表名單顯示,十七屆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大多是十八大代表。各選舉單位的現職正省(部)級的幹部,一般都是十八大代表。副省(部)級幹部中,各省(市、區)的黨委常委兼組織部長都是十八大代表,其他副省(部)級幹部不一定都是。

在中央國家機關中,國務院組成部門、直屬機構的負責人,一般都是十八大代表,但也有例外。

已公佈的名單還顯示,地方各省的(地)市委書記一般也是十八代表,行政首長很少當選。但甘肅和新疆有例外,甘肅13個地(市、州)中,有8個黨委書記不是十八大代表,其中臨夏回族自治州州長和蘭州市市長當選;新疆13個地(市、州)中,伊犁、博爾塔拉、克孜勒蘇柯爾克孜、吐魯番、哈密、昌吉、克拉瑪依等7個地方的黨委書記沒有成為十八大代表,而是行政首長(行署專員)當選。

在初步人選名單公示後,還會有個別人在中途加入。如北京市4月23日已對初步人選進行了公示,近日中央又給北京增加了2個十八大代表名額。北京隨後增加了2名初步人選,6月9日公示。兩人分別是北京科技大學生物工程與傳感技術研究中心主任張學記和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胡鞍鋼。

江西也在4月對初步人選進行了公示,名單中有時任政協主席張裔炯,但5月底張裔炯從江西辭職,中央統戰部副部長黃躍金空降擔任江西省政協黨組書記。6月1日江西省選出42名十八大代表,剛履新的黃躍金在江西當選。

十八大召開前夕,十八大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還要對所有代表進行資格審查,確定最終的代表名單。

(錢昊平 周淇雋 翟曼/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