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登嶼內涵豐富後續效應值得觀察 

馬英九昨日搭乘直升機登上臺灣地區屬島彭佳嶼,宣示釣魚島主權,可說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之舉。--在日本圍繞著釣魚島問題上的一系列的言行叫囂之中,作為曾經既有實際行動,又有博士論文及報章言論的「老保釣」馬英九,卻曾經一直隱忍不發,除了拋出被視為「示弱」的《東海和平倡議》之外,沒有甚麼實際行動,並公開聲稱拒絕與大陸合作「保釣」。但在日本政府即將以「購島」方式將釣魚島「國有化」之際,馬英九終於再也無法隱忍了,昨日以搭乘直升機登上彭佳嶼的方式宣示對釣魚島的主權。

然而,馬英九所採取的宣示主權方式,只是到了遠離釣魚島一百四十公里,而且日本並無「主權訴求」的彭佳嶼,因而力度大為削弱,使得民進黨以至是泛藍戰友親民黨都認為沒有實質效果。但是,身為「總統」的馬英九,由於受到身份的限制,也只能這樣做了,最多是加上搭乘直升機沿著臺北航空情報區的邊沿,遠眺釣魚島而已,總不能像民間「保釣」人士那樣,親自到釣魚島附近海域甚至是登島「宣示主權」,這將會引發不必要的外交爭紛,甚至會遭到日本軍警拘捕。因此,馬英九在由台灣控制,距離釣魚島最近的彭佳嶼宣示主權,就是最佳的做法了。

其實,馬英九也只不過是拾用陳水扁的餘唾而已。--在馬英九登嶼之前,陳水扁早就「捷足先登」了;他昨日在彭佳嶼發表「宣示主權」談話之處的「海疆屏障」石碑,就刻有陳水扁的署名,因而只好在石碑的另一面發表談話,避開「陳水扁」三個字,相當尷尬。不過,兩者之間仍有著重大的區別,陳水扁所宣示的,釣魚島是「台灣的領土」,而馬英九則稱作是「中華民國的領土」。

儘管馬英九此次以登上彭佳嶼來對釣魚島宣示主權,其實質力度不高,但仍有許多可堪玩味之處。他的登嶼計劃,具有極為豐富的內涵,可說是「一箭多雕」。最簡捷的實用效果,就是籍此轉移視線,消解壓力。實際上,馬英九目前的處境可說是「內外交困」,不單止是「保釣」及護衛南沙的壓力甚大,更嚴重的是,他的施政不滿意度仍然居高不下,他所著力培養的政壇新生代林益進涉貪被捕,打破了他的清廉招牌……等。因此,他要藉著「登嶼保釣」的大動作來轉移視線。這個大動作,與韓國總統李明博以登上獨島來轉移國內的政治議題視線,為下次總統大選積累政治資本,及日本首相野田佳彥也藉著「購島」來緩解反對勢力的挑戰,沒有什麼不同。但其實質效果卻是很有限,因為所掀起的媒體報導熱潮,只不過是保持一兩天的時間而已,在退潮之後,又將打回原形。

但無庸置疑,馬英九這次「保釣」作為所引發的正面作用,卻又是實實在在的。首先,在「行」的方面,他在國民黨中常會上向「海巡署」作出裁示,釣魚島海域的護漁行動不能幾年偶爾去一次,而是每年、每月都要去,漁季時更是幾乎每天都要去,及加強對南沙硬體設施的投入,積極修護南沙機場和碼頭,並將撥款整修太平島機場,確保運輸機能在當地起降。就改變了台灣當局過去的軟弱形象。

而在「言」的方面,馬英九昨日在彭佳嶼痛斥日本過去「取得」釣魚島的過程違反國際法,基本上是侵略、竊佔的行為,「我們根本就不承認,所以對我們是沒有拘束力的」。對日本不管是「國有化」或「私有化」釣魚島的交易,台灣方面一概不予承認。理直氣壯,擲地有聲。而他所提出的《東海和平倡議推動綱領》,相當於《東海和平倡議》來說,就更具有落實的具體方案。其範式,有點相似於當年他參與幕僚作業的《國統綱領》,分階級推行,也有多層次的訴求。但其內容,卻又與他在《從新海洋法論釣魚列嶼與東海劃界問題》一書的論點,頗為相似:「主權」與「劃界」應當分離,未來無論釣魚島的主權歸誰,該方皆不可據以主張分享周圍的大陸礁層,因而爭取的動機便可減緩。馬英九認為這是一個「釜底抽薪」的主張。不僅實際,又符合《聯合國憲章》所揭櫫的和平解決國際紛爭的宗旨。

最值得注意的是,馬英九提出了從台、陸、日「三組雙方協商」開始,逐步走向台日、陸日、兩岸「一組三邊」共同協商的建議。這顯然是他對其《東海和平倡議》一直得不到日本的回應而有感而發。實際上,馬英九在「保釣」、「衛南」問題上面料著許多尷尬之處。一方面,釣魚島在行政上是是屬於台灣省的宜蘭縣,但卻在日本的實際控制之中;太平島則無論是在行政管轄上,還是在實質控制中,都是掌握在台灣方面的手中。相當於中國大陸而言,台灣方面提出主權訴求,似是更為順理成章。但另一方面,由於台灣當局在國際上並不具有獨立人格,無論是日本還是越南,都不把台灣當局的主權訴求當作是一回事。馬英九再發聲,人家都「懶得睬你」。

這就是殘酷的國際現實。盡管馬英九擔心兩岸合作「保釣」、「衛南」會造成「兩岸政治談判」的事實,而且確實在島內也遭到在野黨的反對,因而使得馬英九作出了「不搞兩岸合作保釣」的決定,其至在太平島受到越南軍隊的多次騷擾,隨時可能會「擦槍走火」,而台灣駐守軍隊的實力又有限,只有大陸軍隊馳援才能抵擋外敵入侵之下,仍然公開聲稱拒絕大陸軍隊介入。

然而,國際現實確實是十分殘酷的。因此,確有必要借助大陸的國際政治影響力及軍事實力,即使是被譏為「狐假虎威」也無可奈何了。因此,馬英九「一組三邊共同協商」,是值得深入觀察的。因為這一方案既有兩岸架構,加入了中國大陸,而且還主張兩岸為一組商談,等於是默認「兩岸合作」;又有國際架構,馬英九要籍此強調台灣在國際紛爭中「不缺席」,可以具有國際人格直接與日本商談,並籍著「台、中、日」的「三邊」坐實「一國兩區」。這與馬英九在其第二個任期的就職演說中,所強調的「爭取國際活動空間」,有密切關連。也與連戰昨日在海參威與胡錦濤會面時,提出「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的訴求,異曲同工。這就難怪,邱毅昨日就表示,這是台灣在國際舞臺上跨出的一大步!

然而,馬英九的「一組三邊共同協商」,卻又確實是對「拒絕兩岸合作保釣」固有態度的一個極為重要的變化。倘若北京能夠捕捉住,充分發揮主導性,果真能促成「兩岸合作」的態勢,並將之延推到護衛太平島,進而商談兩岸軍事互信機制,就能循序漸進,像連戰昨日對胡錦濤所形容的「堆積木」那樣,最終促成兩岸政治對話。因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昨日下午在例行記者會上對馬英九做出正面呼應,指出「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海峽兩岸的中國人和全體中華兒女都有責任維護釣魚島的主權」,就十分及時,既鼓勵和鼓舞了馬英九,也強化了「兩岸合作」的訴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