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把毛澤東推向神壇

1960年是全國經濟生活最困難的一年。人們開始對毛澤東倡導的社會主義建設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運動這「三面紅旗」多有懷疑。其間,林彪對學習毛澤東著作作了一系列講話,並主持軍委擴大會議通過以「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把毛澤東思想真正學到手」為主題的決議。林彪宣稱現在的馬列主義「就是我們毛主席的思想。它今天在世界上是站在最高峰,站在現嗣代思想的頂峰」。

1960年2月,在廣州舉行的軍委擴丈會議上,林彪提出學習毛主席就是要背警句。他說:「鋤環要背那麼多,要挑選最好的,背上那麼幾十句,就差不多了。」牠還把毛澤東為抗大的題詞,即「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艱苦樸素的工作作風,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三句話和「團結、緊張、嚴肅、活潑」八個字並稱為「三八」作風。 時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的譚政,對林彪提出的「三八」作風的提法表示異議:「這恐怕不式很準確,還有個‘三八’婦女節,這容易說混了,需要再斟酌斟酌的。’劉林彪強調學習馬列主義,「主要是學習毛澤東同志的著作」,,「這是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捷徑」的提法,譚政也認為與中央的提法不同,仍應按中央「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學習毛澤東著作」的提法為好。譚政認為,「理論還是要系統地學」。他指示,要以總政制定的哲學、政治經濟學、中國共產黨黨史三門課的教學大綱為線索,力繈馬歹性義系統的理論學習。

對此,林彪說:「譚政這個人不對頭,抵制宣傳毛澤東思想。」

在1960年9月12日的軍委常委擴大會議上,林彪著重批評了總政治部的工作。林彪說:「今天我著重講政治工作。我軍政治工作有很好的傳統,有主席的思想指導,有主席的很多指示和範例,有很好的基礎;政治部門做了很多工作,成績是主要的,占九個指頭的地位。但是今年總政召開的全軍政工會議,雖然也解決了許多問題,但開得不夠好,許多應該回答的問題沒有回答。聯想到去年的政工會議,情況也是如此。幾年來的政治工作是前進了,但缺點是對思想問題注意得不夠,-方面式沒有很好抓補隊的思想動態,另-方面對上面的指示和思想也貫徹得不夠。

「政治工作是很重要的工作,正像主席說的,它是生命線,是統帥,是靈魂,是-切工作的保証。」

林彪批評說:「上海會議提出反修正主義問題,廣州會議提出新的戰略方針,提出‘三八’作風,這些,政治工作會議都應該傳達。對於‘三八’作風還應該作出解釋,比入什麼叫‘緊張’、‘團結’,可能有各種理解,政工會議應該進行解釋,而且要號召,要發動,要檢查,這是政治工作理所當然的事。但是政工會議沒有進行解釋和佈置。對軍隊內部的思想動態,也綜合得不夠。我們要抓下面的思想,貫徹上面的思想,思想仗是很重要的戰鬥,不打好思想仗,其他仗就打不好。」

由此,林彪提出了政治工作中的「四個第一」。他強調說:「武器和人的關系,人的因素第一;各種工作和政治工作的關系,政治工作第一;政治工作中的各種工作和思想工作的關系,思想工作第一;書本思想與活思想的關系,活思想第一。」

9月14日,軍委擴大會議開幕。會議根據林彪上述講話的精神,對譚政等人進行「揭發批判」,並作出《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擴大會議關于譚政同志錯誤的決議》,說這次會議是「反對彭(德懷)、黃(克誠)資產階級軍事路線鬥爭的繼續」,指責譚政對軍隊政治工作方向發生「嚴重偏差」,「應負主要責任」。會後,總政治部又按上述決議的要求,於1960年10月25日至1961年1月Z日召開總政黨委擴大會議,對譚政進-步揭發批判,製造了一個所謂「譚政反黨宗派集團」,撤銷了譚政的職務,並處分了總政治部的-些同志。

10月20日,軍委擴大會議通過了由林彪主持的《關於加強軍隊政治思想工作的決議》。《決議》說:「會議認為,毛澤東思想無論過去、現在或將來,都是我軍建設的指針,也是我軍政治思想工作的指針。1929年毛澤東同志起草的中國共產黨紅軍第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決議,即古田會議決議,指明了我軍建設的方向,奠定了我軍政治工作的基礎。古田會議決議所建立起來的我軍政治工作的光榮傳統,是永放光芒的。……在這次會議上,林彪根據毛澤東同志歷來的指示和當前的實際情況,指出了正確處理政治工作領域中的四個關系問題。到會人員一致認為,林彪提出的這四個關系問題是創造性地運用毛澤東思想的範例。」

《決議》對毛澤東思想重新作瞭解釋,稱:「毛澤東同志是當代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毛澤東思想是在帝國主義走向崩潰、社會主義走向勝利的時代,在中國革命的具體實踐中,在黨和人民的集體奮鬥中,應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普遍真理,創造性地發展了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是中國人民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指針,是反對帝國主義的強大的思想武器,是反對修正主義和教條主義的強大的思想武器。」

《決議》強調:要「大張旗鼓地反復深入地宣傳毛澤東思想的重大意義。」「號召人人讀毛主席的書,聽毛主席的話,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做毛主席的好戰士。」

「政治掛帥,也就是用毛澤東思想掛帥。」要「高舉毛澤東思想紅旗,把毛澤東思想真正學到手」,「把毛澤東思想的學習運動推向新的高潮」。「堅持在一切工作中用毛澤東思想掛帥。」

毛澤東對《決議》稿作了多處修改和改寫,並於12月24日致信劉少奇、朱德,周恩來、鄧小平、彭真。信中寫道:「此件經過修改,修改處並已征得軍委及總政方面幾個同志的同意,現送上,請審閱。希望在十天左右時間內閱完,交尚昆印發黨、政、軍、民各系統,先發軍事系統。文件雖長,但不難讀。修改是陳伯達、田家英等人組成的一個小組進行的。毛澤東十二月十四日。」

在中共中央向全黨批發了《中共中央軍委擴大會議關於加強軍隊政治思想工作的決議》以後,由軍隊到地方很快掀起了全國範圍內學習毛澤東著作的熱潮,形式主義,實用主義大肆泛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