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異功能20年—— 一個孩童引發的風暴

特異功能,也稱人體科學、生命科學、氣功特異功能等。從1979年唐雨“用耳認字”開始,到1999年取締法輪功結束,歷時21年,我們稱之為“特異功能20年”。

“用耳認字”的舉國風潮

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報》發表一篇報道:《大足縣發現一個能用耳朵辨認字的兒童,省有關研究部門已採取措施,對這一現象進行科學研究》。四川醫學院隨即派出調查組。

3月16日,《上海科技報》轉載了唐雨用耳認字的消息,跟著轉載這條“科技新聞”的還有《長江日報》、《南方日報》等,香港《大公報》、《明報》更在頭版顯著位置報道了中國人的驚人發現。“美國之音”也播出了類似的消息。

四川醫學院的調查於3月20日結束:唐雨“現年12周歲。從五六歲起,經常扯謊,並以此為樂。第一次‘用耳認字’是為了騙取別的孩子的香煙”。調查認定,耳朵認字是弄虛作假,其手法“基本上採取了魔術師的那一套”。

4月,《安徽科技報》、《北京科技報》分別報道安徽、北京有女孩可用耳朵認字。國家科委和中國科學院信訪處也收到了很多有關非眼識字兒童的推薦信,其中多數是地方政府部門正式來函報告的。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的兩名科研人員對“用耳認字”的北京女孩姜燕進行了觀察和測試,考察報告介紹了她在測試中作弊的情況及其方法,並公佈了拍攝下來的姜燕偷看的照片。“‘用耳認字’完全是假的。”

1979年4月24日,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胡耀邦對國家科委、中國科學院《信訪簡報》中的《揭穿“耳朵認字”的騙術》寫了批語:“穆之、井丹、績偉、曾濤、香山同志一閱。所有表演過這出醜戲的小孩都沒有罪。地委居然輕信,黨報居然發表,在向四個現代化進軍聲中,居然出現這樣荒謬絕倫的笑話,並由此推想各條戰線上必然存在的能同這種笑話相比美的事情,我們該要怎麼警惕啊!該要怎麼努力聯繫實際解決一些問題啊!”

6月18日,香港《明報》發表李學聯《以耳認字,未必荒謬》一文,認為“某些部門的黨委領導人,對超感官知覺這門學問或許所知甚少”,因而“過於武斷”。

這篇文章給受到批評的媒體和宣傳部門、對“用耳認字”熱衷的各級黨政部門以極大鼓舞,四川有關單位對唐雨的功能進行了重新測試,並層層上報說唐雨“用耳認字”是真的。

1979年7月之後,上海《自然雜誌》發表了數十篇肯定人體特異功能的報告和文章,並於1980年2月組織召開了“第一次人體特異功能科學討論會”,“與會者一致認為:耳朵認字這種人體特異功能的真實性現已為公眾所證認”。

“我實在忍無可忍了”與“三不政策”

1980年6月,著名科學家錢學森赴上海訪問《自然雜誌》,支持特異功能研究:“對中醫理論、對氣功、對特異功能,都要進行研究,最後都可歸結到開發人的潛力上來。”關於耳朵認字這種特異功能,“它是客觀存在,因而是否定不了的”。

1981年5月,全國第二屆人體特異功能科學討論會在重慶舉行,四川省委書記楊超主持開幕式並作了《人體科學的認識論和辯證法》的報告,中國科協書記處書記聶春榮作了《推動人體科學研究》的報告。

錢學森向大會提交了長達萬言的論文《關於開展人體科學基礎研究》,從巨系統理論、量子力學理論和基本核子理論等方面對人體特異功能的機理進行了探索。來自全國29個省、市、自治區106個大專院校和科研所、室的380多名代表出席大會,提交論文147篇。大會成立了“人體科學研究會籌備委員會”。

有了全國性和地方性組織,特異功能運動從此在更廣闊的領域更強勁的力量下開展。但反對者的呼聲從未間斷,許多人從科學和江湖騙術一類角度對特異功能進行了分析和批評,而真正使論爭的聲勢造大的是時任國家科委副主任于光遠。

1980年10月,於光遠說,“作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我實在忍無可忍了”,“‘耳朵識字’完全是不可能的,這樣的研究在科學上毫無價值”。

1982年4月20日,中宣部發出《關於不要在報刊上宣傳或批評人體特異功能的通知》。通知發出後,論爭雙方都不滿意,出於求同存異、安定團結考慮,6月15日,中宣部再次發出《關於人體特異功能宣傳問題的通知》,指出“人體特異功能不是我們的研究重點,在科學上還沒有充分證實之前,今後在報刊上不再介紹和宣傳,也不要進行批評和組織爭論”。這就是有名的“三不政策”,也叫“三不方針”或“三不主義”。

瘋狂的大師們

1985年12月25日,經國家經濟體制委員會批准,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成立。1986年5月26日,中國人體科學研究會正式成立。

特異功能大師大量湧現,大肆從信仰者那裏搜刮財富,騙財、騙色的犯罪活動時有發生,一些大師的欺騙活動搞到了黨和國家重要領導人和老同志那裏,由於他們的成功表演,被特異功能界和相應的領導機構尊為國寶級人物。

信仰的一方甚至邀請反對的一方前去觀看特異功能表演,驗證事實。但當相信的一方觀看時,實驗往往成功,而反對的一方在場時,實驗又常常失敗。

1988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會上, 氣功師張加陵表演的紙上懸人、踩氣球和1989年北京電視臺春節聯歡會上張宏堡的“電氣功”表演,影響很大。作家柯雲路寫了氣功、特異功能著作十餘本。他的《發現黃帝內經》推出了醫學騙子胡萬林,這是中國當代特異功能運動中的重要事件。

各大師中,嚴新具有氣功改變2000公里外的物質分子結構的功能,張寶勝能用意念把藥片從玻璃瓶內抖出來,張香玉能使用“宇宙語”與來自天外的信息作交流,沈昌能用意念把病人的癌抓掉,張小平能治百病,張宏堡把特異功能發展為一種叫麒麟的“文化”,而張志祥則把元極功做大成為“實業”。

2000年1月,由《科學與無神論》雜誌和《中華讀書報》聯合主辦評選出“中國十大偽科學代表作”:《大自然的魂魄——記自然中心功傳授者張香玉》(1989年)、《大氣功師出山——張宏堡和他的功法秘宗》(1990年)、《沈昌人體科技——21世紀的曙光》(1993年)、《中華奇寶——“萬法歸一功”秘傳真經》(1993年)、《轉法輪》(1994年)、《人是太空人的試驗品》(1994年)、《中國元極功法》 (1995年)、《嚴新氣功科技實驗紀實》(1998年)、《發現黃帝內經》(上下冊)(1998年)和《周易與預測學》(1990年)。

這一階段,特異功能的“功能”以實用為主,治病和健身是最主要的功能。嚴新的氣功可以用於滅火(用意念在大興安嶺火災區降水)和分子物理的研究,張寶勝的功能則對軍事情報一類工作有助,華夏智能功可以使農作物增產,而“元極學既不是氣功,也不是體育方面的,是一門自然科學”,可用於基礎研究。

反對特異功能者認為:所謂特異功能,就是歷史上的“靈學”和巫術,根本不是科學。

一般認為,中國氣功特異功能功法有上千種,其中在北京活動的有300多種,各級氣功研究組織和氣功功法組織則有1萬個左右,弟子有數千萬之眾。後來成勢的法輪功,自稱1億弟子、學術界及政府統計則在200萬左右。

1995年前後是特異功能論爭最為激烈的時期。這一年,特異功能界出現了幾件大事:張宏堡把他的宗師崇拜發展到了極致,他要求弟子在家中懸掛他的頭像和“宗師真像”,頂禮膜拜;2月2日,北京中醫管理局醫政處安寶華處長被棒擊刀傷,同日,四川科委幹部伍義江的妻子被人砍傷,因為他們都曾公開反對過張宏堡。2月,中國科學院112名院士聯名發表“科普倡議書”,希望通過科普來反對偽科學。12月20日,《人民日報•海外版》 發表《向偽科學宣戰》。

論爭平息

從1995年“同偽科學宣戰”開始,特異功能功法由遍地開花的“亂世”現象轉入少數幾個大的功派稱雄的局面。

中功的違法行為受到關注,“國氣聯”受到查處,胡萬林事件遭到司法追究,沈昌的特功商業受到工商查處,反偽科學界聲討為偽科學搖旗呐喊的柯雲路。

後來居上的法輪功在坐大成勢後暴露了它的邪教本質。1991年9月,李洪志去泰國探望妹妹李平後回國,聲稱得到佛法,創立並傳授法輪功,從此不斷努力把法輪功這個蛋糕做大。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組織1萬多名弟子圍聚中南海向黨和政府示威。1999年7月22日,國家民政部、公安部發佈關於取締法輪功的決定,這標誌著特異功能20年的結束。

(塗建華/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