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蘇貞昌果參選民進黨中常委並不意外

蘇貞昌剛卸任民進黨主席不到一個星期,就傳來他將會在今年七月的新一屆黨代會中,參選民進黨新一屆中常委的消息。盡管其幕僚否認,但仍似是頗有來頭,並非空穴來風,或是有人故意漏風,抑或是有人在旁邊敲邊鼓而吹風,說不好更是有人藉此方式來提醒本來並無此意的蘇貞昌,不要錯失機會。

按照民進黨黨章規定,民進黨中常委共有十七席,其中七席為當然中常委,包括黨主席,「立法院」黨團三長,黨籍直轄市長(高雄市陳菊、台南市長賴清德),及黨籍縣市長互選一人等。因而蘇貞昌只能在十名票選中委的部分中參選。而要參選中常委,首先就必須參選中執委,而票選中執委為三十人,而且還有單一性制在選出總數中每滿四人應有一人的限制,作為男性黨員的蘇貞昌,就只能是在二十二個男性中執委名額中「打算盤」。

而現任中常委的謝長廷、遊錫,也將繼續參選中常委,形成「三大天王」競爭的態勢,「戰況」激烈。但仍可透過各派系配票的辦法,避免直接相撼。首先是在三百多名黨代表中配票,由於每名黨代表只能圈選候選人中的其中一人,因而應是至少獲得十票左右才能當選中執委;而三十九名中執委(除三十名票選中執委外,黨主席,「立法院」黨團三長,黨籍直轄市長,黨籍縣市長均為當然中執委),也是每人只能圈選候選人中的其中一人,因而至少獲得三票才能當選中常委。因此,事前各派系之間的協調及配票,就十分重要。

不過,以「蘇系」的黨代表及將會當選中執委的實力,蘇貞昌要當選中常委,並無問題,應是信心滿滿。只怕是過於自信,疏忽大意,在陰溝裡翻船。實際上,在過去的選舉實踐中,其他具有實力的參選人意外落選的事例,就不勝枚舉。

蘇貞昌參選並當選中常委,起碼是其「蘇系」在黨中央有代表。當然,也可以由「蘇系」的其他成員充任「代理人」的角色,但總不如自己親自出馬,在黨中央中直接貫徹自己的意志。

蘇貞昌參選中執委和中常委,首先是必須得到「蘇系」黨代表和中執委的支持;其次是獲得「新潮流系」和「綠色友誼連線」黨代表和中執委的支援。但由於後兩者只是策略聯盟,在自己派系也有參選人必須支持的情況下,也就無暇旁顧。何況,「新潮流系」也面臨著兩難,亦即支持蔡英文還是蘇貞昌的問題。在蔡英文是當然黨主席亦即也是當然中常委的前提下,「新潮流系」可以免卻支持蔡英文的負擔,也就可以在滿足自己派系配票需要的前提下,全力支持蘇貞昌。但在「總統」黨內初選時,倘是蔡英文與蘇貞昌相爭,「新潮流系」就必須二擇一了。由於民進黨黨代會通過解散派系決議後,「新潮流系」改頭換面以「台灣新社會智庫」的名義繼續進行活動,並按照以往規矩選出理事長統領(現任理事長是鄭文燦),但已不像過去那樣的紀律嚴明,「一切行動聽指揮」了,或許流員們可能會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甚至還有「南流」與「北流」的不同取態,因而並不會掌握。

按照《民主進步黨黨章》規定,中執會是至少每三個月開會一次,其職權是:一、執行全國黨代會的決議;二、制訂及執行黨政計劃;三、制訂黨的內規;四、編制黨的預算及決算;五、議決黨的重要人事案;六、審查黨的獎懲提案;七、督導地方黨部及直屬黨部的黨務。在中執會休會期間,前上述職權由中常會行使,中常會至少每星期開會一次。中執會及中常會會議均採合議制。由於中常會是每星期開會一次,因而中常委的實質權力更大。幾乎是黨的重大議題,都由中常會決定。因此,蘇貞昌倘參選並當選中常委,就可能有如下的好處:

一、與自己出任黨主席的兩年任期內,台灣地區,沒有大型公職選舉不同,新一屆中常委任期內,除了是有「七合一」選舉之外,還將會有「總統」和「立委」選舉,因而是實質權力最大、「含金量」最高的一屆任期。在此期間,黨內各派系的利益鬥爭將會極為激烈。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初選提名權的爭鬥過程中,盡管全代會已經議決,「總統」參選人是由全民調產生,但仍可在實際操作中,加上自己的意志,在中常會上提出自己的訴求,意圖影響「總統」初選的程序,摻入自己的私貨,不讓蔡英文贏得那麼順利、舒坦,甚至還可「近水樓台先得月」,覷準蔡英文犯錯的機會,實行「彼可取而代之」。

二、籍著參與處理「立委」提名機制,為「蘇系」參選人「挪火煮食」,讓其在全民調的初選中,仍能得到某些便利。尤其是可以利用中常會與中執會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的提名權和分配權,在研究人選的資格時發表自己的意見,爭取更多地體現自己的意志,並在實質運作中讓盡量爭取安排自己的人進去。

三、蔡英文在接任黨主席後,必會對中國事務委員會的成員進行調整,甚至自己親自接任召集人,或是委託謝長廷作其代理人。蘇貞昌當然是希望能在此軋上一腿,捍衛「華山會議」的成果,維護其《二零一四對中政策檢討紀要》的結論。或是在蔡英文要重新進行制定政策時,能有自己的意見參與,避防「推倒重來」。

四、保持自己的政治舞臺尤其是政治能見度。由於中常會是每星期召開,蘇貞昌倘當選中常委,就可在每週的中常會召開的前後,向等候在中央黨部的媒體發表意見,或是向主動詢問的媒體,對近期重大事務或問題作回應。這就可以保持較高的見報率和出報率,不要讓社會「忘記」自己,從而在「總統」黨內初選中的全民調環節,爭取有利條件。

蔡英文在兩年前的黨代會上,放低姿態,沒有參選中執委和中常委。因而見報率有所降低。當然,她的低調是為了避免「樹大招風」,而是默默地全島黨的基層組織走透透,讓黨員們認識自己。這是有效辦法,因為她在兩年後的挑戰目標蘇貞昌,在「美麗島軍法大審」中任過辯護律師,早已是知名度極高;而且還是民進黨創黨小組成員之一,還曾當選過台灣省議員和「立委」,甚至還擁有人頭黨員,在爭取連任黨主席的黨員投票中,佔有有利位置。如果不是「太陽花學運」,他就因是爭取連任,可與蔡英文一拼。因此,蘇貞昌與蔡英文的低調做法反其道而行之,繼續高調地追求高知名度。

說不好,高知名度還有「便宜」可撿。那就是倘今年底的「七合一」選舉,萬一民進黨在當前極為有利的情況下未能獲得預期的戰績,蔡英文引咎辭職,由於當時主席任期尚未過半,而必須補選黨主席,蘇貞昌就可挾其中常委之名,甚至是以「彌補」未能獲得連任黨主席的「損失」的訴求,以爭取黨員的同情和支持,還可以東山,捲土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