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宜打破論資排輩舊傳統以求革新

「九合一」選舉結果的人才效應正在逐步顯現。一方面,國民黨不但是丟失了幾個縣市,而且還隨之而令包括正副縣市長及各局處長以及近身幕僚在內的幾百人當即失業,並因此而失去政治磨練的政治舞台。另一方面,民進黨新收穫的縣市,正在招兵買馬,收羅了不少政治人物出任副縣市長及各局處長,還有其近身幕僚,其中不乏曾在「扁朝」任過政務官,或在民進黨中央黨部任過一二級主管的人士,可以說是一下子就可為那些曾因民進黨被」政黨輪替」掉的失業政治人物,找到工作,並有可能為民進黨倘能贏得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後,需要幾百名「中央」政務官及國營企業董座,而儲備人才。

更進一步的人才效應的是,倘國民黨再輸掉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就將有數百名政務官及國營企業的董座立即失業,並因此而失去培育政治人才的政治舞台,難以繼續磨練及積聚政治人才。在此「惡性循環之下,國民黨將會人才凋零,難以翻身。而民進黨則正好相反,因為據有政治舞台,而致政治人才輩出,得以薪火相傳。

這是一個頗具諷刺意味的悖論。就在不久前,人們還在議論,國民黨人才濟濟,可以輕鬆應對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及爭取實現國民黨的長期執政。而民進黨則是人才凋零,除了「兩顆太陽」及「四大天王」之外,已無其他人才,甚至還要拉出一條「老水牛」來應對全島人口最多的新北市長的選舉,以後民進黨要想贏得各項公職選舉,將無人才可用。而在國民黨方面,情況則正好相反,籍著連續八年的「中央」執政,為國民黨提供了培育政治人才的大好機會,因而在為爭取實現長期執政的奮鬥中,不愁沒有政治人才。但「九合一」的一場地方性選舉,卻顛覆了這個論點,並呈現出相反的情況。

實際上,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慘敗之後,就立即面臨缺乏政治人才,尤其是可以打贏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政治人才的重大問題。這固然是因為國民黨慘敗,導致全黨上下士氣低沉,要贏取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難度很高,就將更為突出缺乏政治人才的問題。

因此,就連被黨內外視為國民黨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最佳人選的朱立倫,也要棄選了。這當然是出於其精密的政治算計,但卻又反過來折射了國民黨缺乏可以進取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的人才的問題。

在朱立倫宣佈參選國民黨主席,棄選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之後。本來就是馬英九規劃的人選的吳敦義,就將在沒有黨內競爭對手的情況下,名正言順地代表國民黨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其實,這並不是甚麼「好差事」。實際上,如果是在「九合一」選舉前,還認為國民黨倘可以「一搏」的話,在「九合一」選舉後,國民黨慘敗,士氣低迷的情況下,國民黨要想贏得「總統」大選,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在此情況下,吳敦義儘管得償以願,但也只能是當「炮灰」。吳敦義儘管行政經驗豐富,但其弱項更多,所謂「政壇孤鳥」,在黨內外都沒有朋友,也沒有人緣。即使是朱立倫「去馬」,也沒有必贏的機會。也正因為是明知國民黨大勢已去,朱立倫才會有負眾望,棄選「總統」。則既是為了愛惜羽毛,避免硬碰,而成為無謂的犧牲品,也是為了臥薪嘗膽,積聚實力,以圖在二零二零年正式披掛上陣。

由於國民黨開始走衰運,原先對「二零一六」躍躍欲試的郝龍斌、胡志強,看來也得打響退堂鼓,遠避三分。

這就使人蓦然驚覺,國民黨正在面臨政治人才斷層的危機。在「二零一六」沒有角色之後,到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之時,吳敦義、胡志強等人已是垂垂老矣,倘朱立倫、郝龍斌無法挑戰爭取連任的蔡英文,國民黨就沒有政治舞台培育「中央」政務人才。與之相反,民進黨則可籍著掌握執政權,而培育大量的政治人才。在這個「剪刀差」更進一步拉大距離之後,國民黨就將缺乏足夠的人才,去挑戰民進黨。

其實,就是朱立倫等額當選黨主席,也已是一副「老面孔」,要推動改革談何容易。到了這個時候的份上,原先以為自己人才濟濟的國民黨,才知道自己其實是缺乏人才。

其原因,除了是前黨主席馬英九偏隘的用人政策,導致大批真正人才未能得到使用,從而大嘆「不如歸去」之外,恐怕也與國民黨本身的「清規戒律」嚴重束縛人才崛起有關。實際上,就在今次黨主席補選的領表登記作業中,暴露了國民黨黨章的荒謬。必須是中央委員和中央評議委員才能參選,還得繳交二百萬保證金,更需要百分之三的黨員連署,剝奪新人參選的機會。

看看人家民進黨,就沒有這樣的清規戒律,也沒有國民黨論資排輩的迂腐風氣。實際上,民進黨在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也是慘敗之後,士氣更比今日的國民黨低落,在黨主席選舉中,「天王」們都不敢挑起此重擔,眼看無人可以領導全黨走出困境。如果民進黨主席的選舉,也像國民黨那樣充滿清規戒律,入黨才只有四年光景,未曾當過中常委和中執委的蔡英文,就沒有資格報名參加黨主席選舉,民進黨就無法在她的領導下,僅僅以幾年的功夫,就能起死回生,充滿活力,並奪得今次「九合一」選舉的狂勝,還將進一步向「二零一六」勝利進軍。

民進黨和蔡英文的成功經驗,值得國民黨學習。朱立倫在出任國民黨主席後,應當立即進行黨務改革,首先在發掘和培育人才方面狠下工夫,革除掉那個參選黨主席必須是中央委員或中央評議委員的陳規陋習,讓年輕人有機會參與競爭,並以此引進新鮮血液,促使國民黨呈現新氣象,或還可以有再讓綠地變藍天的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