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軍「毒亂」,「三軍皆墨」

2月20日清晨,臺中空軍清泉崗基地,駐守此處的空軍427聯隊官兵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八點前後,機場巡查任務循例開始。行政區機場跑道與塔臺間,一些小密封袋吸引了官兵的目光——

路上散落著的是一些密封完好的小型夾鏈袋,類似點狀散佈在約2公里長的區域內。據在場官兵描述,丟棄地點都不隱祕,似乎呈現出了一種「怕你沒看到」的狀態。

官兵一一將密封袋撿起,發現其中有著不明白色粉末,有人將其「揉成一團」,攥在手裡,交給上級。沒多一會兒,從道路、草坪、水溝數個地點,一共27個帶有官兵指紋、手汗的密封夾鏈袋送到清泉崗基地長官面前。

「經『憲兵隊』初步化驗,是安非他命。」清泉崗基地政治作戰室主任施勝德稱。

在空軍部隊撿到幾十袋毒品?訊息一經傳出,譁聲四起。而事發的清泉崗基地,令臺灣軍隊陷入涉毒漩渦,案件始終膠著,多方難以自明。

「100分」的涉毒部隊?

「全部證物已送『憲兵』刑事鑑識中心進行化驗,並報請臺中地檢署偵辦。」2月21日,事件爆發第二天,空軍司令部發布新聞稿,表明事態已在掌握之中。

可是,被撿到的疑似毒品粉末遠不止這27包——

2月23日,清泉崗營區再發現粉末,臺中地檢署稱,已陸續拾獲51包疑似毒品;2月24日,「臺中憲兵隊」在塔臺後方水溝中發現1包;2月27日,「憲兵隊」持續搜查,又在車棚旁水溝中發現1包……

3月5日,空軍427聯隊聯隊長王德揚在記者會上宣佈,事發後,經地毯式巡查三次,共發現53包毒品,可未來會不會再發現新的,他坦言「沒有把握」。

「行走在路上都能檢到毒品,對癮君子來說如同『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曾在空軍服役的黃政道中校感慨道。

可對於清泉崗的官兵,此次事發並不是「禮物」,更多的,則是一場混亂。

「沒有人比軍方更想水落石出。」聯隊長王德揚稱,事發當日,清泉崗便立即對在營的2330多名官兵驗尿,在外受訓的225名官兵也分別要求在受訓單位接受篩檢,其中甚至包括3名坐月子的女士官。當被問及為何不第一時間召回官兵統一檢測時,王德揚解釋,這是他的決定,「代表軍隊進步的一環,軍人有人權。」

儘管王德揚語句鏗鏘、態度堅定,甚至自請處分以表其疚,但據臺中地檢署3月1日公佈的複檢結果,事發十天後,仍有252名官兵未接受驗尿檢查。有資深檢察官稱:「驗毒的黃金時間為96小時,當時早已過了最佳時機。」

更為詭譎的是,當時的複檢結果顯示,共8名士官不合格,都呈現疑似一級毒品嗎啡或海洛因的陽性反應,可在營區內撿到的是二級毒品安非他命。

對此,上至少校軍銜的8位士官都稱是感冒藥的緣故。「國防部長」馮世寬也在「立法院」稱,就自己瞭解,吃了感冒藥會有一些不同反應。軍醫局局長吳怡昌補充,依專業解讀,服用可待因感冒糖漿之後,驗尿就會呈現嗎啡陽性,和服用成藥有密切關係。

此前,「國防部副部長」鄭德美也稱,驗尿呈現陽性者,可能是因為吃過中藥、感冒藥。

不過,兩位「部長」馬上被「打臉」,「衛生與福利部」釋出新聞稿,稱中藥和安非他命完全是兩種東西,不可能呈現陽性反應。

而對於感冒藥會否會影響嗎啡陽性反應時,藥師公會發言人沈採穎稱,嗎啡的代謝產物是可待因,某些感冒藥或咳嗽糖漿會有這種成分,但經過定量檢測,可以很明顯判斷出是吸食毒品或是服用藥物。

「『國防部』不能護短,用快速篩查隨意做結論。」沈採穎稱。而「衛福部」的新聞稿中也諷刺道,「有病應找合格醫師」。

即便如此,馮世寬3月2日接受媒體訪問時,仍稱對清泉崗空軍充滿信心,稱如若打分,「我想應該還是100分」。空軍司令部還推出「跌倒、爬起,繼續走」自製影片,希望用這支以臺語配音的影片,加油打氣。

對此,「行政部長」林全稱,會讓馮世寬注意一下外界看法。不過,在林全發出「指示」之前,馮世寬依然驕傲地宣佈——

「100分『部長』應該帶出100分部隊。」

屬於「遺毒」?

「毒品絕對不能到軍中來,但你問我軍中有沒有毒品,是有的。」2月23日,「百分『部長』」馮世寬在接受採訪時承認。

據島內媒體報道,一位曾負責清泉崗營區安全維護及保密工作的官員稱,清泉崗「人口眾多有市場」,過去曾查獲少數官兵染毒後受毒販控制進入軍中販毒,也曾傳出不同毒販「為搶地盤內鬥」,趁機陷害競爭對手。

一時間,軍中猜測四起。有官兵爆料「此舉是要報復有仇的長官」;也有官兵說,也有可能是官兵吸毒吸到「嗨」了,隨手亂丟;也有「大風將毒品吹進軍營」的版本。

然而,自事發至3月中,始作俑者是誰仍無具體進展。這一方面是由於嫌疑人指紋缺失,能查到的都是拾到毒品包裝官兵的指紋和手汗,另一方面,所投地區的監視器也「幾乎都沒拍到」。

可不管原因如何,軍隊涉毒並非頭一遭。

涉毒者或自行吸食,或暗中販賣;既有個人行為,也有結夥作案;分佈軍兵種既有後備、憲兵、聯勤單位,也有陸、海、空軍部隊,媒體稱可謂「三軍皆墨」。

不過,「國防部長」馮世寬提到,因一直做篩檢、防範與輔導,「憑良心講,依據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比外面少很多。」

臺灣軍隊確有不少專責反毒機構,包括「國防部」的「反毒專案小組」,旅級以上部隊的「反毒促進委員會」,都要定期規劃、檢查反毒掃毒工作;三軍總醫院有「臨床毒物中心」,陸軍各大醫院設立「毒品篩檢站」;對官兵尤其是新入伍士兵的尿液檢驗與毒品上報制度業已建立多年。

但有官兵稱,尿液檢查僅限於士官兵,軍官並未被列入;若臺軍全面檢測,許多軍官尿液也會呈現陽性反應,涉毒人數仍會上揚。

除此之外,對軍隊吸毒販毒者處罰可謂嚴厲。不僅將涉毒人員強迫治療,還予以軍紀嚴厲處分甚至判刑,而單位主官則予以「連坐」處分,以呈嚇阻之效。

民進黨籍「立委」薛凌此前指出,每年臺軍約有40名官兵因吸毒被判刑,100多人被觀察勒戒,等於每年有一個排的兵力因毒品坐牢,一個連的兵力因吸毒被看押。

究其原因,「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成員、民進黨「立委」蔡適應說,目前臺灣毒品在青少年間氾濫問題嚴重,部隊只是承擔後果,並非始作俑者。他也稱,如今的軍隊涉毒亂像是長期累積下來的結果,不是「蔡總統」上任才發生,臺灣涉毒案件過去7、8年來飆高,是前任馬英九任內沒有做好。

對此,網友稱,「過去七八年飆高,表示抓得多,績效好。」「又是八年遺毒嗎?我懂!」

(蕭禱/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