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世安將支持配合賀一誠籌備第五屆政府

賀一誠經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高票當選為第五任行政長官當選人後,行政長官崔世安即於翌日亦即昨日上午在政府總部與其會面,雙方均表示會保持良好溝通與互相合作,共同努力完成政府換屆交接工作。在會面中,崔世安再次恭祝賀一誠高票當選第五任行政長官候任人。他表示,在完成一系列必要的法定程序後,特區政府將向中央提交報告,提請中央人民政府予以任命。他將作出批示,在未來一段時間,政府將會在軟硬件等各種資源上全力支持和配合持賀一誠籌組新一屆政府的需要。同時,政府會繼續推進既定的施政計劃,全力以赴鞏固澳門特區已取得的堅實基礎,保持整體社會持續穩定祥和發展的步伐,為澳門回歸二十周年和新一屆政府接任營造安全和諧的良好社會環境。賀一誠則再次感謝崔世安的祝賀,以及政府至今為順利換屆所做的一系列部署和準備工作。他和團隊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將會與行政長官辦公室保持密切溝通,為確保政府換屆工作順暢有序進行共同努力。

對於「行政長官侯任人」的表述,此間有人認為不夠精確,認為賀一誠在目前階段,只能是「行政長官當選人」;在中央政府作出任命,他從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手中接過任命狀後,才是「行政長官侯任人」。是耶非耶?確實是需要釐清。

原任行政長官與新任行政長官交接,在澳門特區這次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首位行政長官何厚鏵任滿,崔世安接任。也就是說,在整整的二十年間,何厚鏵與崔世安,都能完整地「任滿任好」各自的兩任共十年代任期。而與此同時,香港只是比澳門回歸早兩年,但卻先後有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林鄭月娥出任行政長官,亦即發生三次行政長官交接相比,這就顯得澳門的政局較為穩定,行政長官的任期呈現常態進展,能夠做滿做足兩屆十年,而沒有發生中途突然辭職,或只能做一屆就必須「讓賢」的情況。這有利於保持政局穩定及人心穩定,在傳承中求創新,在鞏固中求發展。當然,也是補強香港特區的某些不足,以澳門特區的實際行動,維護和捍衛「一國兩制」的成果,講好成功實踐「一國兩制」的故事。

有人說,鑑於香港的事態,習近平主席可能不會來澳門主持慶祝澳門回歸祖國二十週年大會暨第五屆澳門特區政府就職儀式,監誓賀一誠宣誓就任第五任行政長官。其實,正因為香港發生異常的事態,習近平主席就更有必要蒞臨澳門特區,而且還適宜將相關活動的規格提升,以確認五年前習近平主席在澳門作出的「風景這邊獨好」評價,而且更是「戰士指向南粵,更加鬱鬱蔥蔥」。這個「南粵」,就是「粵港澳大灣區」,當然也包括香港,在膿包成熟後就自然擠穿痊癒,這是辯證規律。以澳門特區的成功經驗,促逼香港特區急起直追,尤其是在向青少年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等領域。

按照《澳門基本法》規定,及國際慣例,行政長官有有任期限制,任期屆滿就要卸任,由新任行政長官接任。一般上,是連選得連任一屆。倘只是一屆,剛熟悉情況不久,尚未來得及施展自己的抱負及落實自己的規劃;倘超過兩屆,則可能會不利於反腐倡廉。當然,如果年齡及精力適宜,民眾歡迎及支持,在卸任後隔一或兩屆,仍然可以再次參選。

由於澳門特區不實行政黨政治,而且基本法設計了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因而澳門特區政府的換屆交接,並不是「政黨輪替」,相對地單純得多。不過,也不能簡單化,必須要有縝密認真的籌劃,及和諧融洽的協調。幸而,在二零零九年何厚鏵與崔世安之間,已經成功地實踐了一次,當時何厚鏵作出批示,特許其下屬協助崔世安班子的工作,並允許崔世安的班子提前「介入」,因而做到了政府換屆交接實現「無縫化」,平穩順利。這個成功經驗,也適宜繼續弘揚。而崔世安也將從十年前「受」的角色,蝶變為「授」的角色。

還有,在此十年前,何厚鏵當選第一任行政長官,等待在澳門回歸之日宣誓就職。而在中葡雙方的默契下,何厚鏵提前「介入」,與每一位在職司長(相等於現在的局長)會面,進行當面考察。賀一誠在競選期間「落區」時,有不少選委及社團代表提出「官員交流輪調」的建議,賀一誠也作出正面的回應。因此,在完成主要官員的任命程序後,有必要參與及指導侯任主要官員對某些較為重要的局級部門未來據位人選定考察工作。

政府換屆交接,主要在兩撥人馬,一是主要官員,一是近身幕僚。賀一誠沒有自己的班底,這既是優勢也是弱項。優勢是,不會發生因循守舊及被「綁架」的情況,「一張白紙,可畫最新最美的圖畫」,沒有任何人情負擔。弱項是,新班子搭建起來後,需要較長的時間進行磨合適應。這也是崔世安在籌組第三屆特區政府時,某中央主管官員吩咐他先行使用現有班子,待到取得經驗後再根據需要進行調整的思路緣起。

在籌組第四屆特區政府時,最後公佈的名單並非是崔世安提名並報請中央政府任命的名單,而是第三屆政府中有部分人員連任。中央擔心,因為何超明未獲得連任,會發生「蔡美莉二點零版」,實際上,據《維基揭密》透露,反對派對美國駐港總領事楊甦棣說,何超明是他們心目中最優秀的人,更是行政長官的理想人選。為避免再次發生「蔡美莉效應」,而決定是「十五年全落」,包括某些不錯的人選,都要為何超明「陪綁」。現在何超明已經被判監服刑,沒有五年前的壓力。而且現有的主要官員,除極個別人外,基本上是由中央主導,而且只是出任了一屆。因此,要思考到這個因素,但也可考慮交流換崗。

幕僚則不同。但也分兩部份,一部份是事務官,屬於技術人員性質,應當保持穩定。另一部份帶有政務官性質,既可根據需要繼續留用,也可循例與崔世安「共進退」。

也宜思考政府換屆交接的法制化問題,擬制相關法規。行政長官侯任人成立侯任人辦公室,下設交接部門,其工作重點包括,檢視現任政府各部門的組織執掌和決策流程,並撰寫建議報告,主動與現任部會官員聯繫,建立交接視窗,定期聽取業務交接簡報。在人事安排上,應在專業能力和個人忠誠之間取得平衡,避免政治酬庸而阻礙政策推行。但也應爭取留任各部門優秀人員,並善用常任文官,避免機構記憶和重大資產的中斷。在確定各機構人事後,應舉辦政務官職前訓練活動,協助熟悉業務及與文官、立法會、媒體、社團的溝通和協調工作;新任官員應當拜會各相關部門,聽取簡報,完成交接部署工作。

第三階段是在新任行政長官就職之後。卸任的政府在交接後一段期間內,卸任官員仍負有協助新任官員熟悉業務的責任。卸任官員應受「旋轉門」的規範,在一定期間內不能擔任與先前職務相關的工作,以免圖利特定人士。

而新任行政長官則應在以安定人心和政局的同時,優先推行較能立竿見影的改革措施,並定期系統地檢討各部門的運作情況,加強縱向的溝通和橫向的聯繫,以及資訊的流通和政策的協調,並透過各種活動促進政府各部門在組織上和議題上的磨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