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派」反小英究竟所為何事?

台灣大學法律系名譽教授賀德芬昨日召開記者會,公布北卡羅來納大學夏洛特分校助理教授林環牆所做的《獨立調查報告:總統蔡英文博士論文與證書的真偽》。賀德芬直指,蔡英文並沒有在三十五年前的一九八四年取得倫敦政經學院法學博士學位。只要蔡英文公布論文跟證書,爭議就不用延續到今天,因為彼此仇恨、騷擾造成社會動蕩不安,蔡英文應坦蕩蕩站出來,把事情說清楚,「我們只有合理的懷疑」,她不可能去蔡英文的閨房偷出論文、找出證書,不可能有百分百的證據,沒有任何國家機器來佐證,這是完全騙人的舉動。

賀德芬的質疑,比日前也有人質疑韓國瑜在東吳大學英文系的學歷作假,更要嚴重。因為韓國瑜是學士學位,而且東吳大學是台灣地區的土產大學,「含金量」較低,而且該大學就在人們的身旁,查證極為容易,韓國瑜不會也不敢作假,否則很容易被人查證揭穿。而蔡英文的學位是博士,倫敦政經學院更是國際一流的高等教育機構,其院長紀登斯提出的「第三條路」成為國際上許多政治家追崇及運用的政治論述,陳水扁就是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中,以此論述及《台灣前途決議文》來消除不少人對民進黨「台獨黨綱」的疑慮,因而成為他「逆轉勝」當選「總統」的關鍵因素之一。而蔡英文本人作為紀登斯的學生,在參選「總統」的過程中更是將「第三條路」的論述發揮到極致。而且,賀德芬昨日是引述美國名校學者的調查報告,揭露蔡英文博士論文的七個關鍵焦點漏洞,因而賀德芬的指責,「分量」就重得多。

其實,賀德芬已經不是第一次質疑蔡英文的博士論文,早在兩個月前,他就曾與媒體工作者及新聞學者彭文正聯手質疑過,也曾在社會上掀起一陣風。不過,當時蔡英文似乎是「宰相肚裡好撐船」,一笑置之。但昨日的反應卻並不一樣,蔡英文親自在臉書上宣布「正式提告」,並逐點駁斥賀德芬提出的「漏洞」。而「總統府」也特地召開記者會,由「總統府」發言人張惇涵出示蔡英文二零一五年向倫敦政經學院申請的補發學位證書及相關文件,並表示將對「抹黑」和不實言論採取法律行動,備妥文件後提起告訴。

為何蔡英文昨日就不顧「總統」身份,輕易興訟呢?似乎是蔡英文從近日與之有關連的系列動作中,察覺到此事並非是質疑她的學歷那麼簡單,畢竟她的倫敦政經學院博士學位是公認的,並因此而經過政治大學的嚴格審核,獲得該大學教授聘書,更因其在政經學院修讀國際經貿法律的學養,被李登輝點名率隊參加台灣地區的「入關」談判,在與「GATT」的談判過程中也證實了她果然是有那麼「兩度散手」,因而更是受到李登輝的重用,後來又先後指定他率隊擬制《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的草案,及研究「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地位」,炮製了著名的「特殊兩國論」。因此,質疑她的博士學位及論文,就如質疑她不是女人一樣,根本不值一哂。這也正是不久前蔡英文冷處理此事的原因所在。

但今次的情況似乎是頗為微妙。並非是林環牆對「調查報告」有什麼驚人的「爆料」,即使是有也是屬於單純技術問題;而這幾天圍繞著這一最新事態,卻有著濃郁的政治氣味,顯然並非是兩個女教授之間的「瑜亮情結」或妒忌心理,而是關係到蔡英文的「總統」寶座和民進黨的「立委」議席,正受到「獨派」的直接衝擊的問題。如果說,來自國民黨韓國瑜或郭台銘的挑戰,還是屬於政黨政治的常態,而且藍綠雙方都有自己的基本盤,侵蝕不了蔡英文的基本盤的話,柯文哲及其成立「台灣民眾黨」,可能會大挖自己的「牆角」,已經令她十分頭疼,現在在加上「獨派」團體也「踏上一隻腳」,而且還不是推出賴清德與她爭長短,而是直接向她挑戰,那就是「大件事」,不得不正視及重視了。

實際上,圍繞著賀德芬「揭假」,這幾天有幾個事態是讓蔡英文不得不高度警覺的。其一,此前聯同賀德芬炮打蔡英文「論文造假」的彭文正,前日宣布獲「獨派」政黨「喜樂島聯盟」安排,南下到台南市第六選區參加「立委」選舉,讓本已受到國民黨洪秀柱挑戰的民進黨「全台票王」王定宇,壓力更重。這本來只是蔡英文愛將王定宇個人的事,但「喜樂島聯盟」的戰略目標,卻是要以「極獨」的「喜樂島聯盟」的彭文正,去硬碰「極統」的洪秀柱,以圖激化選情,大幅拉高「喜樂島聯盟」的政黨票得票率,爭取有「不分區立委」議席進賬,並獲得政黨選舉補助金的分配,甚至可以組成黨團,成為關鍵少數的政黨。倘此圖謀成功,就將一方面扯低民進黨的政黨票得票率,丟失幾席「不分區立委」,及減少政黨選舉補助金的分配;另一方面,倘「喜樂島聯盟」能獲得三個議席,就可成立「立法院」黨團。對民進黨黨團的牽扯影響,可能比「時代力量」黨團更甚,讓民進黨黨團更為難堪,哭笑不得。而賀德芬也是「喜樂島聯盟」的決策委員,因而她昨日的舉動,已經超越她個人行為,可能是「喜樂島聯盟」的集體行為,顯示「喜樂島聯盟」已經決定與蔡英文和民進黨決裂,不但是在「總統」大選中,不再支持蔡英文,相反還有可能會推出自己的「總統」參選人,分食蔡英文的基本盤選票,而且在「立委」選舉中,也要摻上一腿,與民進黨搶奪「深綠」選票。

其二、賀德芬昨日舉行記者會的場地,是由「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幫忙借用的。而聯想到,黃國昌棄選「立委」,本來是準備接棒台北市長,但與其友善的柯文哲卻突然決定不選「總統」,留守台北市長,黃國昌就變成「兩頭不到岸」,在已經「洗濕咗頭」之下,只能是繼承柯文哲「棄志」,嘗試提前衝擊「總統」大選。但單憑「時代力量」的實力,不足以與藍綠兩大黨硬碰,因而就要團結聚攏所有「小綠」。黃國昌協助屬於「喜樂島聯盟」的賀德芬借用舉行記者會的場地,就可能是在落實其戰略意圖。而日前「時代力量」主席徐永明南下拜會陳水扁,陳水扁建議「時代力量」不要浪費「總統」大選的參選人提名權,應當推出自己的「總統」參選人。由此可見,這些「小綠獨派」政黨,包括「時代力量」、「喜樂島聯盟」和陳水扁作精神領袖的「一邊一國行動黨」,有可能會利用「時代力量」的「總統」參選人提名權,合作推出「總統」,而此人就極有可能是黃國昌。再聯想到黃國昌曾經不顧一切地揭發蔡英文「總統專機」的香煙走私案,「獨派」政黨要挑戰蔡英文的意圖,就已暴露出來。

蔡英文想到「獨派」政黨正陷自己和民進黨於險境,能不不顧「禮儀」地跳出來予以反擊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