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朱配」成最大公約數惟不易整合

在郭台銘聲言將不會回到國民黨,而是獨立參選,國民黨注定會分裂的情況下,一直態度曖昧的吳敦義,終於出手「救黨」。但也只是宣示「開鍘」黨紀,及澄清幾則流言而已,並未對韓國瑜的選情作出實質性的幫助。而在此時,部分國民黨人「自救」,提出「韓朱配」,推動朱立倫作韓國瑜的副手,國民黨內也一片叫好。

實際上,朱立倫本來就是國民黨的「明日之星」,他是國民黨傳統「知識藍」、「經濟藍」的典型代表,是美國紐約大學財務金融學碩士和會計學博士,以財經學者身分從政,在桃園縣長、「行政院」副院長及新北市長的任上,其施政能力與爲人處事得到各界普遍好評,在政壇樹立了專業、實幹、圓融的良好形象,是國民黨中生代一顆耀眼的政治明星。他雖然與韓國瑜一樣,都是外省人的後代,但他的岳父高育仁卻是出身台南本省籍政治世家,曾任台南縣長、台灣省議會議長等要職,是國民黨地方派系勢力的大老級政治人物,倘能發揮作用,正好彌補韓國瑜和朱立倫的不足。而且他的從政風格,十分注重保持清廉、正派的社會形象。再加上外形英挺、口才優异、親和力强,選舉中總是獲得多數女性選民支持,而這正是韓國瑜所或缺的,正好發揮補強作用。

更重要的是,在美國支持蔡英文,對韓國瑜的「疏美」態度有所質疑的情況下,在美國讀書,因而被認為是「知美派」甚至是「親美派」的朱立倫,就正好可以淡化韓國瑜的「疏美」形象。其實,更有人認為他是美國在美協會潛伏在國民黨中的「高級臥底」。實際上,「維基解密」就揭露,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前任處長楊甦棣發回美國國務院的秘密電報,就將朱立倫附註為「protect」(受保護者),是美國了解國民黨尤其是馬英九、連戰、吳伯雄、王金平等人態度,國民黨內部政治鬥爭的最重要渠道。從夏珍、郭崇倫、吳典蓉選譯,台灣時週文化出版的《維基解密--台灣》一書看,來自朱立倫對楊甦棣的談話內容就佔了相當多的篇幅,而且所透露的國民黨高層內鬥的秘密,也是全書最精彩的部分。但此導致曾經確實是有意扶持朱立倫作接棒人的馬英九,頗為不悅,決定轉變主意,改為扶持吳敦義。由此可見,朱立倫才是美國最信得過的人,甚至可說是美國在台灣的「代理人」。就連柯文哲也說,「朱立倫與CIA很好」。因而四年前,朱立倫主導「換柱」,決定親自出馬參選「總統」時,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主任梅健華立即會見朱立倫,並邀請他訪美,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可以說,這是「AIT」對「維基解密」打亂朱立倫人生規劃佈局的「補償」。因此,朱立倫倘作為韓國瑜的副手,來自華盛頓對國民黨的猜疑,將會少些,不會完全「一邊倒」地支持蔡英文。可以說,「韓朱配」是國民黨的最大公約數。

在這次大選的具體選戰策略上,「韓朱配」也可減低郭台銘脫黨參選的衝擊。因為朱立倫與郭台銘在某種態度上形象重疊,而被視為韓國瑜招徠郭台銘的具備財經專業及國際事務背景這兩大條件,朱立倫也同樣擁有,因而朱立倫可以堵擋部分國民黨支持者流向郭台銘。

但是,朱立倫卻聲言「成功不必在我,成功一定會有我」,始終不願對「韓朱配」表態。顯然,朱立倫是不願與韓國瑜配對直接投入「總統」大選,但卻願意以「局外人」的身份給予最大程度的幫忙。韓國瑜將於本月八日在朱立倫的「地盤」新北市舉行萬人造勢,不但是朱立倫卻在此時前往日本訪問,無法與韓國瑜同台,而且連朱立倫的「影子」及接班人侯友宜,也聲稱自己在忙行程,「不要急」,以後在適當時間一定挺身而出,全力輔選韓國瑜及國民黨在新北市的十二位「立委」參選人。

從各種消息綜合來看,朱立倫的態度確實是對「韓朱配」熱不起來。之所以會如此,可能一來是韓國瑜並未將朱立倫視為其副手的首選,甚至沒有將朱立倫納入其視線之內,親韓人士昨日就對《ETtoday新聞雲》透露,目前韓國瑜的副手名單超過三份,包含產業界、學界、以及理念相同的前民代,朱立倫並不屬於此三種類型,韓國瑜本人更是沒有對「韓朱配」表態;其二是黨主席吳敦義也沒有對「韓朱配」表態,仍然是一片冷冰冰的態度。朱立倫倘「對號入座」,可能會遇到「熱臉貼在冷屁股上」的尷尬。

實際上,中國國民黨桃園市黨部主委楊敏盛昨日接受中評社訪問就指出,朱立倫是國民黨一路培養的人才,「韓朱配」的聲量也愈來時也愈高,現在國民黨氣氛冷冰冰,如果朱立倫願意出來相挺,效應會出來,建議韓國瑜好好跟朱立倫談,也要跟吳敦義好好談,最怕吳敦義又「卡朱」,若破局國民黨這局就結束。

也有媒體分析指出,目前朱立倫對於「韓朱配」態度有所保留,可能是主要出於兩個考量:其一、韓國瑜的選情至今看來並非有必贏的把握,作為韓國瑜的副手,等於將自己與韓國瑜綁在一起,不僅是這次選舉,而且在日後的政治生涯,都將受到這個陰影的負面影響。其二、朱立倫已經在四年前因「換柱」事件而大敗過一次,「二零二零」倘再輸一次,在「二零二四」時倘欲再戰,會再次陷入困境。因此,對朱立倫來說,最好的選擇就是在此次大選中扮演關鍵的助選員,在黨內培植更多朱家軍,如此進可攻退可守的方式。以他五十九歲的年紀,來日方長。

當然,朱立倫的「成功不必有我」可能是心中還有氣。在國民黨二零二零年「總統」初選的最初階段,選情較為單純,只有朱立倫、王金平和吳敦義等幾位「常態」人員參選,其中朱立倫的民調最高。吳敦義可能一來以過去國民黨慣例,是由黨主席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因而認為自己參選才是名正言順,故而此前才「搏曬老命」地參選黨主席;二來在出任黨主席後,遇到蔡政府凍結國民黨黨產,每月為籌措幾千萬元的黨務運作經費尤其是的薪水,焦頭爛額,是國民黨最辛苦的黨主席,因而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是理所當然。

因此,吳敦義在制定初選辦法時,拒絕朱立倫提出的「全民調」,而是要加入黨員投票。按照吳敦義的想法,一來在黨主席選舉投票中,他獲得過半票支持,無須進入第二輪投票,因而對黨員投票部分懷有信心;二來掌握黨機器組織,可以籍此便利提高自己的得票率。這就抓住「韓流」正夯之機,推出讓韓國瑜「被動參選」的辦法,為以韓國輸來阻擋朱立倫。其實,以當時的民調,朱立倫是有很大機會「拉下」蔡英文的。

由此看來,國民黨要促成「韓朱配」,首先就要化解各相關人物的心結。否則,即使是在黨內壓力之下能夠配對,也是人配心不配,無法發揮最大的功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