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流」未「跌粉」會否影響郭台銘參選意欲?

國民黨「總統」大選提名人韓國瑜昨晚在其故鄉新北市三重疏洪道的幸福漾水公園舉行「二零二零新北出發」大型造勢晚會,盼能破除外界「換瑜」傳聞。據主辦單位宣布有三十五萬人出席,這可能會對郭台銘在九月十七日的最後關頭,是否宣布獨立參選,產生一定的現值•牽制作用。因為郭台銘已經透過其近身幕僚宣布,他及其團隊評估是否參選的其中的一個重要考量,就是參選能否成功的可能概率,而其中的關鍵便是韓國瑜的人氣和支持度會否「每下愈况」。

當然,這三十五萬人,只是自話自說,可能會帶有「澎風」,因為無論藍綠兩陣營,以至香港特區,大型集會遊行的組織者都有「報大數」的習慣。但從現場情勢看,確實是人頭湧湧,甚至有超越韓國瑜在國民黨內初選時,於台北市凱達格蘭大道的那一次大型造勢活動的規模。但與高雄市長選舉時,「三山」造勢的前所未有陣勢相比,仍有落差。

這三類大型造勢活動的背景有所不同,其中最重要因素的因素,是究竟參與者純粹是自發而來,還是國民黨也有份參與組織動員。在高雄市長競選期間的「三山」做勢大會,及國民黨黨內初選期間的造勢大會,國民黨沒有參與動員。其中前者主要是王金平整合高雄市的地方派系勢力「白派」和較勢微的「紅派」,商請被歸為「白派」的高雄市農會理事長蕭漢俊出面組織動員;後者則是由妙天法師和張榮味、顏清標等地方派系勢力,以及地方實力人士傅崑成等牽頭動員。當然更有很多是自行前往的「韓粉」,但派系動員參與的人數確實也不少。

這兩類大型造勢活動,國民黨組織沒有介入,前者是因為當時是「九合一」選舉,「戰場」遍及全島,「阮囊羞澀」的國民黨中央「顧得東顧不了西」,而且吳敦義主席本來就是將高雄市視為極為艱困的選區,因而才把失業漢韓國瑜「流放」到高雄出任黨部主委,並徵召他參選高雄市長,並未將高雄市劃為重點輔選戰區。後者則因為是國民黨黨內初選,為了表示對所有參與初選者公平、公正,「一碗水端平」,因而並沒有介入韓國瑜包括在台北市凱達格蘭大道在內的任何大型造勢活動。

而昨日大型造勢活動則不同,因為國民黨已經透過初選確定韓國瑜為該黨唯一「總統」參選提名人,而且更因為面對郭台銘、王金平極有可能脫黨參選的嚴峻局面,作出了全力支持韓國瑜的動員令,並警告郭台銘、王金平,倘獨立參選或與柯文哲結盟參選,必定「開鍘」。新北市黨部主委李乾龍下達動員令,要求市轄區內黨員「能來的就盡量來」,傳達到下級黨組織時還擴大為每一位新北市黨籍市議員至少要動員三百五十人前往參加造勢晚會。因此,在「韓流」並未「掉粉,而黨組織也作了動員之下,能有昨晚的「崩虛」場面,更是對「每下愈况」的直接回答。

韓國瑜昨午在新北市舉行初選後首場造勢大會之前,先行參拜新北市的廟宇等,包含板橋慈惠宮、以及蘆洲湧蓮寺。板橋慈惠宮是板橋最早的媽祖廟,也是郭台銘的發跡地,他小時候曾與家人在廟中的廂房住了數年,今年四月宣布角逐國民黨「總統」初選時,也先到慈惠宮向媽祖祈求庇佑,被認為是郭台銘的發跡地。因此,韓國瑜此舉帶有強烈的與郭台銘「別苗頭」之意。但韓國瑜在參拜時卻否認是「拔樁」,聲稱「我也是板橋人,我讀板橋國小,常常經過慈惠宮,在這邊拜拜沒什麼」,他表示,回到自己家鄉拜拜,沒有跟誰「互別苗頭」。而蘆洲湧蓮寺則是由批評他「抱女人」的陳宏昌擔任主委,也被解讀為「給你好看」。

馬英九、吳敦義、洪秀柱等都有出席造勢大會並一同登場。吳敦義作為黨主席,當然要出席。馬英九的出現,除了是作為前「總統」及前黨主席,應盡義務之外,可能也是要「贖罪」。因為郭台銘的「跳出來」參選,就是是他一手主導,郭台銘卻假戲真做,而造成今日國民黨「一手好牌打爛」的僵局。洪秀柱是「韓粉」的重要組成部分的軍公教人員的代表,而且自己也已獲國民黨中央徵召參選「立委」,當然熱烈響應。

但仍有遺憾之處。作為應盡「地主之誼」的新北市前現任市長朱立倫、侯友宜,卻未見現身,反而傳說在造勢大會舉行的當兒,侯友宜卻是「跑市政行程」離開會場越來越遠,以「驗證」其「無暇出席」的請假理由。而朱立倫則據說去了日本訪問,而朱營卻說事前沒有收到邀請。此一可能是預兆「韓朱配」將會破局。

而當時郭台銘「跳出來」參加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的另一位推手郝龍斌,也未見現身。如果他不是沒有其他更重要的行程而未能與會的話,那就顯示,直到如今,他仍然是堅持「知識藍、經濟藍」的政治立場,不喜歡甚至是討厭韓國瑜。

國民黨內現時確實存在著「知識藍、經濟藍」與「草根藍、庶民藍」的分歧。「韓粉」估計約三百萬人左右,可能已經到頂,難以突破天花板。而按照自一九九六年實行「總統」普選開始及之後的經驗,六百多萬票以上才是當選「總統」的「基本門檻」,因而韓國瑜如何跳出「韓粉」的同溫層,尋求中間選民尤其是年青選民的支持。現在看來,似乎是有一定的難度,尤其是年青選民,幾乎與韓國瑜「絕緣」。

這當然是有著意識形態的問題,而郭台銘、王金平的「不合作」以至是要脫黨參選,也是韓國瑜的民調難以回升的主要原因。但無可否認,韓國瑜本人近月來的頻頻失誤,做出了許多荒腔走板之事,尤其是被日本來客批評其「作風」問題。這就讓「經濟藍」、「知識藍」更為看不起,中間選民更討厭。

實際上,韓國瑜的韓的言行淨出紕漏,大本營的高雄市因為未能兌現競選時的諾言,而且登革熱爬樹檢查、接二連三的颱風、大豪雨頻頻淹水、接待日本外賓遲到但卻要當面「討便宜」,因而遭到日本客人反批評並澄清,以及在美商會的中英文夾雜演說,都讓同時身為高雄市市長的韓國瑜成為箭靶,也成為全台最先被連署罷免的市長,使得高雄市幾近「失守」狀態,不支持率已高達逾六成五,「罷免」連署也已逾三十萬份。而李佳芬的農舍,及他自己的失言,甚至是失格的言論,也讓「韓粉」以外的選民難以將手中的選票投給他。

對此,韓國瑜可能也有自知之明,因而昨晚他在造勢大會上就承認他的缺點很多,但他又話鋒急轉,聲稱自己絕不貪污,也不炒土地,若有機會當選「總統」,所有的錢都是台灣民眾的,也會用人唯才。並提出了他的四個理念,分別是捍衛「中華民國」、熱愛中華文化、堅持自由民主,以及莫忘世上苦人多。還指出二零二零年是「中華民國」的生死保衛戰,如果國民黨輸掉,民進黨繼續執政,「中華民國」就有可能「亡國」。或許,「知識藍」和「經濟藍」能夠聽得進這番話,顧全大局,「含淚投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