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在「國家名片」上的「起」與「落」

郵票雖然只有方寸大小,卻被譽為「國家名片」。新中國成立以來,反映重大歷史事件、紀念古今中外傑出的和有影響力的人物,向來是郵票發行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從「文革」中曾經顯赫一時的「副統帥」到淪為反革命集團案的主犯,林彪在郵票上也如同其變化無常、走向極端的人生一樣,經歷了非同一般的「起」與「落」。

時隔50年,林彪再度出現在郵票上

志號為2015-3的《遵義會議八十周年紀念郵票全套兩枚,畫面分別為《遵義會議舊址》和《遵義會議》。第二幅圖案即是沈堯伊1996年創作蚱的油畫《遵義會議》。該畫依據改革開放後找到的陳雲筆錄的會議檔案中正式出席會議的20位革命者進行創作。為求嚴謹,畫家還專門就此畫創作求證當時健在的、出席過遵義會議的楊尚昆、伍修權。《遵義會議》問世後即引起轟動,被看作第一幅全面、真實、深刻地表現遵義會議這一重大歷史事件的大型革命歷史畫,被國家博物館收藏。作者以細膩寫實的手法刻畫了參加遵義會議的20個歷史人物和他們各自的性格特徵。這20人自左至右依次是:李富春、王稼祥、張聞天(洛甫)、毛澤東、周恩來、博古(秦邦憲)、凱豐(何克全)、朱德、彭德懷、陳雲、劉少奇、聶戀、鄧小平、李卓然、林彪、楊尚昆、劉伯承、伍修權、李德和鄧發。

從畫面上人物的排列看,林彪身處前排右邊第六個位置,即位於鄧小平和楊尚昆之間。這是「九一三」事件以來,林彪首次在「國家名片」上露面,也是時隔50年,林彪第二次出現在國家郵政部門發行的紀念遵義會議的專題郵票中。

1965年1月31日,郵電部發行紀109《遵義會議三十周年》郵票一套三枚,其中第三枚《婁山關大捷》,圖案選用著名畫家彭彬的油畫作品,畫面表現的是毛澤東和林彪站在在一起指揮戰役的情景。這是林彪首次出現在新中國郵票上。這幅油畫創作於1964年,當時取名為《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可能是文字太多的緣故,印上郵票時改名為《婁山關大捷》。從藝術創作的角度講,該畫確實達到了較高的水準,但從表現的人物看,則存在與史實不符的情況,因而引起較多的爭議。

婁山關大捷是遵義會議召開後,紅軍長征以來取得的第一個偉大勝利。據解放軍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史》記載,1935年2月25日,彭德懷率紅三軍團與國民黨軍王家烈同時向婁山關發起爭奪戰。在彭德懷的統一指揮下,林彪任軍團長的紅一軍團也參加了部分戰鬥。這是紅一方面軍在長征中殲敵最多的一次戰役,史稱「婁山關戰役」。

在有關林彪的軍史紀事中,也沒有把婁山關戰役作為他指揮的戰役記載,而《婁山關大捷》一畫,將林彪與毛澤東並立於婁山關上,顯然是把林彪作為該戰役的主要指揮者加以宣傳。這無疑和當時的政治氣候與宣傳氛圍分不開。這幅畫作問世及郵票發行時,廬山會議上受到批判的彭德懷已被免職多年,而扶搖直上的林彪則成為炙手可熱的「軍中第一人」。

「文化大革命」中四上郵票

「文化大革命」中,林彪作為「副統帥」紅極一時。在1967年至1970年正式發行的19套「文」字郵票中,林彪的形象和題詞先後四次出現在郵票上。

1967年5月1日發行的文2《我們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毛主席萬歲》郵票中,便有兩枚是林彪與毛澤東在一起的畫面。一枚是他與毛澤東並排站在天安門城樓上檢閱「文化大革命」大軍,另一枚是他和毛澤東坐在一起閱看文件。

隨後不久,林彪的兩幅題詞也被印上了郵票。1967年11月29日,林彪為海軍學習毛主席著作積極分子代表大會的題詞:「大海航行靠舵手,幹革命靠毛澤東思想」印上郵票,編號為文8,於1967年12月26日毛澤東74歲生日這天在全國發行。

1968年8月1日,為紀念解放軍建軍節,郵電部門發行文11郵票一套一枚,主圖為林彪的題詞「中國人民解放軍是毛澤東思想武鬥起來的隊伍,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隊伍,因而是戰無不勝的隊伍。」

作為批判對象在郵票上「揚名」

1971年9月13日,林彪夥同妻子、兒子等人倉皇出逃,在蒙古人民共和國溫都爾汗地區機毀人亡。

林彪這一行徑的後果,不僅將自己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而且也使自己在「國家名片」上的聲譽走向了反面。1975年8月20日,郵電部發行《把批林批孔運動普及、深入、持久地進行下去》特種郵票一套四枚,表現了工農兵和少數民族群眾在各種場合參加批判會的情景。時隔三個多月,即當年12月1日發行的《新中國少年兒童》特種郵票,第二枚《我寫兒歌上戰場》,又有反映少年兒童參加批林批孔運動的畫面。曾經數度登上郵票,在當時除毛澤東之外難有第二個國家領導人能享有如此「待遇」的林彪,這兩次竟作為大批判的對象在郵票上「揚名」。

1973年8月20日,中共中央決定開除林彪黨籍;1981年1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確認林彪為反革命集團案主犯。1978年和1983年,郵電部郵政總局先後兩次發佈了《停止使用郵票的清單》,正式發行的有林彪你的紀109第三圖《婁山關大捷》,文2第六、八圖《毛澤東與林彪在一起》,林彪題詞的文8、文11這五枚郵票均在不得繼續使用之列。

有關林彪的郵票停止使用實寄,自然也不能在集郵展覽和郵票出版物中亮相。一段時間裏,郵票目錄和集郵出版物上,對於林彪形象和題詞的郵票,要麼就乾脆棄之不用,要麼就採用其他圖案遮擋的方式處理。1986年,在第一部大型多卷集中國郵票圖鑒式工具書《中國郵票全集》編纂之際,出版社就如何使用蔣介石、林彪等反面人物肖像的郵票這一敏感和棘手問題專門給中共中央宣傳部寫報告請示,有關部門隨後下發《關於〈中國郵票圖譜〉書稿中涉及蔣介石、林彪形象一事的複函》檔,指出:「本著歷史唯物主義的態度和實事求是的原則,如編輯出版全套的《中國郵票圖譜》,可保持歷史的本來面目,有蔣介石、林彪的郵票,可如實收入……」彼此,集郵報刊和郵票目錄在使用涉及林彪郵票的圖案時就不再遮遮掩掩,對這一郵票感興趣的人也可以公開地搜集和研究了。

「三大戰役」的紀念郵票上未出現

1998年11月14日,國家郵政局發行《解放戰爭三大戰役》紀念郵票一套五枚,其中第一枚《運籌帷幄》,選用的是著名畫家尹戎生的作品《奪取全國勝利——毛主席和老帥們在一起》,表現了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任弼時、鄧小平和後來成為共和國元帥的朱德、彭德懷、劉伯承、賀龍、陳毅、羅榮桓、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在一起商議研究大決戰謀略的情景,共有14人。按說林彪參與指揮了三大戰役中的兩大戰役,是遼沈戰役和平津戰役的直接掛帥者,也是共和國的十大元帥之一,但畫面上沒有出現他的形象。

其實,這與該畫作的創作時代有關。尹戎生的《奪取全國勝利——毛主席和老帥們在一起》經歷了兩次創作。第一稿創作於1977年,反映毛澤東、周恩來、朱德、任弼時、鄧小平等12人,是粉碎「四人幫」後最先問世的表現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風采的而又人物最多的美術作品。在彭德懷、劉少奇先後獲平反昭雪後,作者又於1980年對這幅畫作進行了重大修改,增加了劉少奇和彭德懷的形象,調整了幾個人物的佈局和方位。這就是1998年11月被搬上郵票的這幅畫。而林彪則不存在平反和恢復名譽的問題,加上當時對他功過是非的評價和認定也不像後來這樣客觀和公正,所以儘管他是三大戰役的功臣,畫家二度創作時仍沒有把他「補」上去。尹戎生已於2005年去世,這幅作品也只能保持原樣原貌展示了。

難以享有元帥紀念郵票殊榮

林彪在革命戰爭年代功勳卓著,被授予共和國元帥軍銜,並被列為人民軍隊的36位軍事家之一。但他晚節不保,搞陰謀詭計,最終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顯然已不可能再得到像其他開國元勳那樣的殊榮、尊崇和愛戴,並享有國家郵政部門單獨為其發行專套紀念郵票的資格了。

在發行反映重大革命歷史題材的郵票時,尊重史實,不刻意回避,注意分寸適時有度地把握,客觀地對待那些毀譽參半、功過各一的歷史人物,不失為明智之舉。《遵義會議八十周年》紀念郵票出現林彪形象,體現了郵票發行部門的理性與務實,但並不意味著為林彪發行專套郵票成為可能。

紀念郵票的發行,在很大程度上帶有肯定、弘揚和宣傳的性質,人物紀念郵票還包含緬懷、影像和銘記等諸多成分在內,誰能上郵票,什麼時候上郵票,上幾次郵票 都是大有講究的,是有嚴格的規定和硬性的標準的。

從1977年至1999年,我國先後為朱德、彭德懷、劉伯承、賀龍、陳毅、羅榮桓、徐向前、聶榮臻、葉劍英九位元帥發行了專套紀念郵票,2005年又發行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大將》的紀念郵票,民間便有發行《十大元帥》紀念郵票的呼聲和提議。這一建議恐難得以採納。前面已經說了,十大元帥除林彪之外均發行了個人的紀念郵票,因此在我國軍銜制建立50周年之際,一次性地為十位大將發行了一套紀念郵票,即一人一枚的組合套票。再從我國現有紀念郵票特別是人物郵票發的嚴程度和操作規則看,發行《十大元帥》紀念郵的可能性也較小。

(危春勇/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