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教育界掀起和諧校園保衛戰

「香港示威成風,衝突不斷升級,我覺得好心痛!這次畀人『擺上枱』的,除了大學生.,還有中學生,更有不少教師參與;作為教育界一分子,絕對不希望見到他們捲入暴力事件之中。」澳門中華教育會副理事長、菜農子弟學校校長王國英慨嘆説。

今次由反修例引發的連場暴力示威,大批學生站在衝撃最前線,由破壞交通工具,以至武鬥執法警員,都見到他們的蹤影。各界一度期盼九月開學後,學生重返校園,有關的街頭抗爭會大大降溫。惟事實卻是,部分學生把政治活動帶到校園,包括罷課、在校外築人鏈叫口號、與政見不同的老師或同學關係繃緊等。

一海之隔的澳門,社會表面上無出現相關問題,但當部分人以為事不關己只是在.「食花生」,不少學校管理層已感覺到香港的亂象逐步殺埋身。

鄰近關閘的菜農子弟學校,辦學範圍涵蓋幼稚園、小學及中學。校長王國英自六月香港剛掀起示威浪潮,至暑假後學生返回校園,一直關注着自己學生的情況,並多次與其他教育工作者交流,發現不同年齡層的學生,都可能受到「香港事件」影響。

建基於三大原則

王國英説:「媒體資訊太發達,在過去三個月,學生接收到大量關於香港示威的各類資訊。看電視新聞報道還好,網上媒體直播卻充斥夾雜粗言穢語的破

壞設施及衝突等暴力場面。」 –

他透露:「近期發現部分幼稚園學生遇上不滿後,就會咬人、搣人,變得躁動.,小學生之間多了爭執,並不時以粗言穢語互駡;初中學生的表現最激,當發現有同學的立場或意見不同,就會發動網上欺凌,甚至糾黨『圍』人;至於高中學生,部分對國家的概念產生懷疑。」

為保衛校園和諧,不被激進港「毒」思潮入侵,菜農子弟學校在開學前召集全體教師開會商討對策後,決定主動出撃,甫開學就在「品德與公民課」{類似香港通識課)上,與學生討論及分析「香港事件」。

王國英強調,對於課堂上的有關討論,校方沒有預設答案,只建基於三大原則,就是保持和平、互相尊重及平等溝通。

鑑於有指香港部分通識教師授課時偏頗,校方因而要求教師主動申報政治立場。王表示尊重每個人的政治取向,但會提醒老師保持教育中立性。

王國英直言:「政見可以不同,立場可以存異,但是非觀念要堅守!我們的討論是由淺入深,會分析香港抗爭模式,再討論粗言穢語和暴力對事件有幫助嗎?我明白同學們對被拘捕的學生容易產生同情感,覺得香港警察過分使用暴力,但當部分激進示威者投擲汽油彈時,警察還要和他們吟詩作對嗎?」

本刊記者獲許可旁聽教師與學生在課堂上討論「香港事件」。任教的李老

師向一批高中學生説:「和平、尊重、理性而平等的討論,是放諸全世界皆通用的國際標準,亦是標榜民主、自由國家所認可。是否可以因為自己的訴求,而容許以暴力、破壞去爭取?這點同學們需要深入思考。」

香港通識書有偏頗之嫌

讀高中三的卓同學説,在過去幾個月,她與很多朋友都非常關心香港情況,「我尊重示威者的初心,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但修例已經撤回,示威者卻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明顯偏離了初心。」她指出,部分同學見示威者受傷,覺得好可憐,但經過課堂討論,大家會思考到警方又有控制場面的需要。

澳門教育界對力抗港「毒」入侵的戰線,也推到教科書的選材上。教青局局長老柏生表示,留意到澳門有學校選用香港通識教材,部分思考題頗具爭議性,例如有一條假設校長增加每天教學時間,學生不能接受,在聯署不果後,其中一個選項是佔領操場!他質疑是否適合有太多這類思考題。

老柏生強調,不會干預學校選用香港教材,但曾與有關學校溝通,校方原

來沒留意香港通識書存在抗爭內容,也沒有想過向學生教導這些內容,表示將來選擇教材時會更審慎。

翻閲部分獲澳門中學選用的香港通識書,內容提及透過公民運動向持份者施壓,包括遊行、示威、罷買、罷工等。關於外界對中國印象,書上簡單地將內地標籤為「強國、黑心食物、豆腐渣工程」,內容確有偏頗之嫌。

另一位澳門教育界人士認為,可能有人認為澳門當局及教育界對事件的態度過於敏感,但宏觀過去數月,香港由和平示威急速演變成難以收拾的災難性局面,正正源於年輕人參與街頭抗爭的缺口打開,「今年正值建國七十周年、澳門回歸二十年,以及政府換屆的超敏感時刻,再加上香港的混亂狀況,絕對有需要更加謹慎防止激進思潮襲澳。」

(《東周刊》 葉競科/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