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輩革命家廉潔奉公的故事

「打鐵先需自身硬」,毛澤東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不僅是党的一系列優良作風的倡導者,更是踐行的楷模。在全面從嚴治黨的今天,他們廉潔奉公、以上率下的精神和事迹,可爲勛鑒。

毛澤東處置禮品的原則和分寸

送禮行爲在歷朝歷代都是痼疾,而且總是花樣翻新,層出不窮。兩袖清風的毛澤東對禮品的處理方式很獨特也很感人。

解放初期,地方上常常向北京送一些土特產,請中央領導同志品嘗,以表達心中的敬意。第一届全國人大召開期間,周恩來總理召集各省的省委書記、省長等負責人在小會議室開會。他說:「我根據毛主席的意見,找你們來談,各地向中央贈送土特產的做法是不好的,這是勞動人民辛勤勞動生產出來的果實,我們白吃,這種風氣要不得。以後你們誰送東西來,我們一定原封不動退回,而且要批評。」可見毛澤東在建國伊始就狠刹送禮之風,使共和國的開局蕩漾著習習清風。

1959年廬山會議期間,得知身邊工作人員收受了地方送的水果、茶葉、絲綢等物,毛澤東回到中南海立即進行整風,他說:「我的話你們就是不聽,遇到暫時困難都過不去。脫離了群衆,你們統統給我滾蛋,還是回到人民群衆中去!……」毛澤東大發雷霆,並大刀闊斧地作了人員調整。接著他又根據統計情况,從自己的稿費中支出三萬多元,代工作人員向有關省市作了經濟退賠。

對於送來的禮品,除了極少數幾件,如西哈努克親王送的公文包、齊白石送的硯臺、郭沫若送的手錶等被毛澤東留下外,其餘的都造表交公。毛澤東留下這極少的幾件,是由於與送禮人有較濃厚的私人情誼,比如和著名畫家齊白石先生,因爲同是湘潭人,所以交往較密切,二人多次互贈禮物。1953年春,齊白石老人九十大壽,毛澤東特意送上幾件壽禮:湖南特產茶油寒菌、一對書畫筆和一些中藥材。齊白石先生給毛澤東送過圖章、自己珍愛的書畫精品、硯臺等,毛澤東也僅留下硯臺,其餘的均上交了。

不少外國領導人給毛澤東送過很貴重的禮物。1964年,瑞士總統送了兩塊黃金製作的手錶給毛澤東。工作人員回憶,當時把這兩塊金表給毛澤東看,問他是否留下,毛澤東說:「這種禮品不能要,誰當主席他送給誰,你當主席也會送給你。我是代表人民的,這種禮品不能收,一定要送倉庫。」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民主人士黃炎培先生到杭州龍井茶產地梅家塢參觀制茶。黃炎培要買一罐龍井茶送給毛澤東,茶場的同志聽說非常高興,精選了上等的好茶,並且堅決不肯收錢。黃炎培只好帶回北京,送給毛澤東,並寫了一封信說明情由。後來,毛澤東委托別人把這罐茶葉送還了梅家塢茶場,並且表示感謝。

那時候,毛澤東一家子就靠他每月404.8元工資生活,常入不敷出。因此,身邊的工作人員曾勸說毛澤東,反正這些禮品是送給您的,您吃了用了都應該的。毛澤東向他們耐心解釋道:「這個問題不是那麽簡單,黨有紀律。這些禮物不是送給我個人的,是送給中國人民的。中國不缺我毛澤東一個人吃的花的。可是,我要是生活上不檢點,隨隨便便吃了拿了,那些部長們、省長們、市長們、縣長們都可以了,那這個國家還怎麽治理呢?」

毛澤東處置沒法保存的土特產禮品既有原則又有分寸:水果,送幼兒園;茶葉,送身邊工作人員;就是從來沒聽說過他將這些送給自己的家人。每逢送來的土特產量大時,毛澤東就讓工作人員拿到中南海食堂去賣掉,然後將錢寄給送禮的單位和個人,並附上一封說明黨關於不准送禮的規定和紀律的信。

周恩來穿織補過的衣服見外賓

周恩來總理的艱苦樸素在中南海裏是盡人皆知的。

1960年前後的困難時期,周恩來和毛澤東一樣,帶頭不吃肉。他平時吃的家常飯菜也很簡單,主食經常吃些粗糧,副食一般是一葷一素一湯。警衛戰士利用課餘時間在空閑地上種了些黃瓜、豆角、茄子、土豆等蔬菜,收穫後都會送一些給總理。周恩來每次都囑咐厨房記賬付錢。戰士們說:「菜是我們利用空餘時間在空閑地上自己種的,能讓您和鄧大姐吃上我們高興,怎麽能收您的錢呢?」周恩來嚴肅地說:「毛主席爲我們制訂了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我們是人民的勤務員,吃菜付錢理所當然嘛。」

周恩來的工作餐標準是四菜一湯的家常飯菜。他說:「四菜一湯既經濟又實惠。」他在外地視察或主持會議,同大家吃一樣的飯菜,不搞特殊,離開時一定付清錢和糧票。他不僅自己這樣做,還要求其他領導幹部也這樣做。1972年,周恩來到浙江省杭州視察,中午在西湖「天外天」餐廳就餐。餐後,他特別囑咐隨行工作人員按規定給餐廳交足糧票和錢。餐廳經理再三不肯收,他知道後就指示工作人員一定要交,並語重心長地說:「我們要做表率,不能搞特殊化。」經過工作人員反復勸說,餐廳經理才把錢和糧票收下了。

有一次,周恩來出差到上海,聽說有的領導同志帶著夫人、孩子到地方去,所有的食宿費用都由地方開支,他非常生氣。回北京後,他在全國第三次接待工作會議上向各省市代表提出:「今後無論哪個領導到省裏去,吃住行等所有開支,地方一概不要負擔,都要給客人出具帳單,由本人自付。這要形成一種制度。」

一位專機機長的回憶,頗爲傳神地反映了他在飲食方面的律己要求。有一次,這位機長看他吃飯,掉了個飯粒在桌上,他連夾兩次才夾住放進嘴裏,笑著吃了。看到這種情景,這位機長後來感慨地說:「我心裏不禁百感交集。什麽叫廉潔,看看總理就知道了。」

在人們的印象中,周恩來總是那樣穿著得體,風度翩翩。殊不知,他的毛衣是工作人員給織的,毛衣和襯衣的領口、袖口破了,就修補後再穿;他僅有的幾套毛料服裝,大都穿了幾十年,有的破損了,精心織補後繼續穿。

一次,周恩來穿織補過的衣服接待外賓,身邊工作人員說這套「禮服」早該換換啦。他笑笑說:「穿補丁衣服照樣可以接待外賓嘛。織補的那塊有點痕迹也不要緊,別人看著也沒關係。丟掉艱苦奮鬥的傳統才難看呢!」

1963年,周恩來出訪亞非歐14國,到了開羅,他換下縫補多次的襯衣,隨行工作人員不便拿給外國賓館去洗,只好請我駐埃及使館的同志幫忙,並叮囑洗時不要用力,以免搓破。大使夫人看到後,感動得邊洗邊流泪。

周恩來的基本生活要素,衣食住行的儉樸作風,受到了長期在他身邊工作的人員交口稱贊。周恩來的秘書、全國政協原副秘書長趙煒說:「總理除了工作,個人一生無所他求。特別是生活的儉樸,更是衆口皆碑,不是親眼所見是很難想像到了什麽程度。」

劉少奇拒領夜餐補助

劉少奇同志和王光美同志每月的工資加起來500多元,全家11口人的生活開銷都從這裏面支出,還要時常接濟一些烈士子女。所以,劉少奇一家的生活非常節儉,吃穿用度能省則省。原本就非常簡單的飯菜,也是中午剩下的,晚上熱一熱或泡點開水再接著吃。

劉少奇愛抽烟,但從來不抽高檔烟,他抽的是一般市民抽的普通烟。爲了不浪費,他還喜歡把香烟插在烟嘴上,抽一半掐滅後,過一陣子又重新抽,他說這是「一支當兩支」。他喝茶也是一壺茶泡一天,直到喝到淡然無味,才加點茶葉。開會視察的時候,劉少奇都是自己帶茶葉和香烟。只有在接見外賓的情况下,他不能用自己的茶葉,但仍然抽自己的烟。

一次,劉少奇發現身邊工作人員爲他領了一筆夜餐補助。他很生氣。他問工作人員:爲什麽隱瞞他,代領了夜餐補助。工作人員說:「您每天工作到深夜,符合領取夜餐費的規定。大家都同意去領。」劉少奇說:「我和你們不一樣,我夜間工作和你們白天工作一樣,是正常班,不該享受國家的夜餐補助。算一算領回多少夜餐費,如數全部退還給國家,越快越好!」看到劉少奇態度很堅決,工作人員只得照辦了。

劉少奇認爲講排場揮霍國家財產是犯罪行爲。有一次。劉少奇外出回來,發現辦公室外的走廊裏鋪了一塊地毯。他問工作人員:「爲什麽鋪這個地毯?」工作人員再三說明這個地方太滑,鋪地毯是爲了防止走路滑倒。劉少奇聽後說:「鋪這個地毯太貴,太浪費。應該鋪便宜的東西。」後來,鋪上橡膠墊,他試了一試,說:「這東西好,既便宜又結實耐磨。」

劉少奇立了一條家規:家人一律不許乘公車。王光美同志去醫院看病都騎自行車,孩子上下學照樣騎自行車。就連他自己去理髮等,他也認爲要算私人用車,而且還叫警衛員一一記賬,再從他工資裏扣除。

因公外出時,每到一個地方,劉少奇總是不斷叮囑隨行工作人員:要尊重當地的規定和習慣,不要收禮物,不要隨便地指手畫脚。有些地方的領導同志送來了一些副食品。他說:「能退的堅決退回去,實在不能退的,都按價付款。」

劉少奇一向按規章制度辦事,也盡可能减輕國家的負擔。他嚴格執行當時中央關於「四菜一湯」招待的決定。一次外出時,當地接待人員擺出4個以上的菜時,他就叫來服務員說:「這幾個菜沒有動,請轉告大師傅,不是不好吃,是吃不了,請他們別生氣,以後不要多上菜,多了浪費。」

朱德一生唯一的「破例」

作爲名列新中國十大元帥之首的開國元勛,朱德從不居功自傲,自始至終都對自己嚴格要求。1955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實行軍銜制,他堅決不要元帥工資,直至他去世的21年間,從未領過元帥的工資。跟隨朱德多年的秘書郭仁後來回憶說:「朱德委員長從來沒有拿過元帥的工資,他逝世後大家才知道這件事。」

朱德生前不止一次講過:我只有兩萬元存款,這筆錢不要動用,不要分給孩子們,作爲我的黨費交給組織。他還曾對孫輩們說:「我是無產階級,我所用的東西都是公家的,我死後一律上交國家。我最珍貴的是屋裏那張毛主席像,可以留給你們;我讀過的書,你們可以拿去讀。」

這位開國元勛和新中國最高層領導,從未享受過一點特權。但在晚年時,却破了一次例,事情的經過令人感慨萬千。

事情是這樣的——

1964年底,朱德的女兒朱敏被派到山西武鄉縣工作。有一天晚上,朱敏參加完工作,獨自一個人回家,因晚上太黑,不慎掉下了路旁的山崖,昏迷過去。當同事們找到她的時候,朱敏已經生命垂危。

送到鄉級醫院後,醫生說,我們這裏的醫療條件太差,要想活命,唯一的辦法就是立即去大醫院,不然就來不及了。一時要立即趕到大醫院談何容易?就是去最近的縣醫院最快也得七八個小時,此時的朱敏,可謂命懸一綫。地方上的的領導迫於無奈,不得不打通了朱德元帥的電話。

其時,朱德剛剛躺上床準備入睡,一聽到這個電話,立刻起身。電話那邊傳來了急切的聲音:「老總,朱敏恐怕有生命危險,希望能派一架直升飛機來,越快越好,不然就來不及了!」

朱德頓時驚呆了。他從未主動向組織要求過任何額外的待遇,究其一生,一直以一個普通老兵的身份來嚴格要求自己。但是,這次却是自己女兒急需搶救,如果自己不鬆口,女兒很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怎麽辦?

據當時的工作人員回憶,朱德當時的表情實在讓人心疼,他從來沒有遇到過讓他如此兩難的選擇,即使在最艱難的戰爭歲月,也從來沒有見他如此痛苦過。

就在朱德猶豫之時,電話那邊又在催了,並陳述了不派直升飛機去搶救朱敏的後果:「黨中央爲了搶救『六十一個階級兄弟』可以調動民航和空軍,朱敏也是人民群衆中的一分子啊!您就眼看……」

沒等對方話說完,此時的朱德已老泪縱橫。他同意了馬上派直升飛機。

兩個多小時後,朱敏被送到了北京的醫院。此時,朱老總早已守候在醫院門口,心急如焚地等待著女兒的到來。

由於手術及時,朱敏得以保住了性命,但也付出了右眼失明的代價。主治醫生說,要是再晚一會兒,就很難有回天之力了。

就這件事,朱德給中央寫了一封檢討信,親自遞交了上去,請求處分自己。

中央自然不會就此責罰朱德,老一輩革命家就是這麽可敬!

(柳新/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