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怡農本想坐轎卻可能會成為轎伕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的參選人領表登記作業,昨日下午五時截止。本來預期會有三人登記,而且前台北市議員顏聖冠也搶飲了「頭啖湯」;但在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吳怡農登記後,昨日卻主動宣佈退選,另一位曾經被點名的台北市議員阮昭雄昨日發出聲明,聲稱他最在乎的是民進黨的團結,只要有利於黨的團結,成功不必在我,樂見多元背景的人投入黨務,等於是棄選聲明,而且也沒有前往台北市代表領表登記。因而這次因為黨內兩大派代表人物為參選互相攻訐而延遲了的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變成只有吳怡農一人參選,篤定當選。  顏聖冠的退選,可能是出於以下三個原因:其一、眼看在吳怡農背景特殊,勢力強大,除了蔡英文力挺,並專門為其修訂民進黨的黨職選舉條例,度身訂造了「吳怡農條款」之外,「新潮流系」也是力挺;而自己則沒有任何派系奧援,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確定是不可能當選。那就倒不如在選戰正式開打之前退出,避免輸得很難看,並反而撈得個「顧全大局」的美名。  其二、其實,顏聖冠原本還是有派系支持的,主要是不滿「英系」和「新潮流系」「整碗捧去」的其他派系,尤其是在去年五月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時結下怨懟,並不滿黨中央專門制訂「吳怡農條款」的派系。實際上,據說顏聖冠在登記參選前曾經遊說並爭取到「綠色友誼」、「正國會」等派系的承諾支持。然而,當顏聖冠領表登記後,卻發現這些派系都「缩回條槓」,無法承諾給予她有力的支持。原來這些派系只是打下「嘴炮」,發洩一下不滿情緒而已,並非真心支持她,更並非有意與黨中央對抗到底。而且,也發現顏聖冠的實力不足,鬥不過吳怡農,並非是他們理想的「代理人」。倘他們公開支持的顏聖冠輸了,而且還輸得很難看,就將反而挫了自己的底氣。顏聖冠在爭取不到這兩個派系的實質支持之下,可說是「光榥」一名,孤身上陣,將留下一個恥辱的參選記錄,玷污自己過去連續「五連罷」台北市議員的輝煌參選戰績。因而只好急流勇退,避免「獻世」丟人。  其三、其實顏聖冠的真實意圖,也並非志在參選甚至當選,只是冒頭露臉,顯示自己的存在,希望能得到黨主席的「關愛眼神」,並對她「摸頭」。實際上,顏聖冠在領表登記時就聲稱,她一向不顧私利顧全大局,因此為了民進黨勝利,二零一六年與二零二零年兩次的「立委」選舉,為了蔡英文順利當選領導人,而無條件配合黨中央退出選戰,禮讓給其他政黨的候選人。因而在這次的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的關鍵時刻,她當仁不讓,願意為民進黨在台北市的發展勇敢承擔。這其實就是訴說在她連續兩次顧全大局後,高層都沒有給予酬庸「補償」的委屈。尤其是在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掌握了「中央政府」的所有權力職位的情況下,竟然遺漏了她,讓她處於「政治失業」的狀態,頗不公平。  可能是顏聖冠的「訴苦」已得到高層的重視,並已經有人在內部「摸頭」,承諾給予一定的回報。在真實的日的已經達到之下,就痛快退選,再次展示「顧全大局」的胸襟。其實,這也是藍綠兩黨政治人物的慣用伎倆,無論是撒嬌還是發飆,都是為了討糖吃。否則,如果假戲真做,卻又技不如人,把戲演砸,就反而是弄巧反拙,既達不到目的,又賠上自己的形象。  在顏聖冠退選,阮昭雄棄選之下,就只有吳怡農一人參選,篤定當選,因而應當是高興才是。但從他最初的充滿興趣,到後來曾經猶豫不決甚至表露消極情緒,即使是前日領表登記之前,也沒有像慣例那樣表達慷慨激昂的意志的情況來看,除了是擔心自己未能順利達成黨中央給予的「市長勝選,市議員過半」的重大任務,讓她感受到壓力沉重之外,可能也與自己原來的設想有著極大的落差有關。  實際上,吳怡農最初的個人規劃,是籍著台北市黨部這個平台,為自己搭建參選台北市長的舞台。也就是說,充分利用擔任台北市黨部主委的有利條件,「挪火為自己煮食」,為自己參選台北市長縱橫捭闔,既是「抬轎」也是「坐轎」。因此,面對此美好前景,吳怡農曾經表達過對出任台北市黨部主委反對高達興趣。  但後來的事態發展,令他發現自己這只不過是「單廂情願」,與自己當初的原意有著較大的落差。其實高層尤其是蔡英文的參選台北市長的真正人選,不是他吳怡農,而是陳時中。這當然是了「勝選」的最大利益的考量,利用柯文哲不能再選的有利時機,奪回已經失去二十二年的台北市。實際上,以整體實力衡量,在「戰疫」中獲得滿堂彩的陳時中,遠高於政壇新人吳怡農。然而,陳時中的年齡偏大,面對國民黨可能推出的蔣萬安是「帥哥」,在吸收年輕人選票方面將會蝕面較大,因而就安排也是「帥哥」,而且還曾在「立委」選舉中直接與蔣萬安對壘,戰績還不錯的吳怡農,出任台北市黨部主委,為陳時中「抬轎」,彌補陳時中在吸收年青人選票的不足,與蔣萬安爭奪年青人的選票。在此情況下,吳怡農就由「坐轎者」變成了為他人「抬轎」做嫁衣,當然是老大的不樂意。  在此情況下,無論陳時中是否當選台北市長,吳怡農自己也就只有是「重操舊業」,再次參選「立委」了。如果是陳時中當選,吳怡農將再次與蔣萬安進行「雙帥對決」,結果難於預料。倘是陳時中落選,對吳怡農就極為有利。因為蔣萬安當選台北市長後,二零二四年就不能回頭再選「立委」。而在去年初的「立委」選舉中,他代表民進黨首次在台北市第三選舉區(中山、北松山)參選,挑戰爭取連任,同樣也是相貌俊秀,學歷很高的蔣萬安,兩人的選戰被媒體稱為「雙帥對決」。最終在中山區僅小輸兩千餘票、松山區大輸整整一萬票,以四成五的得票率敗給了尋求連任的蔣萬安,為歷屆該選區綠營支持候選人中差距最小者,證明自己的戰力。  在蔣萬安倘若當選並出任台北市長,不能再選「立委」,而國民黨推出的其他參選人,可能實力尤其是吸收年輕人選票的能力不如自己的情況下,吳怡農就極有可能會當選「立委」。當然,國民黨可能會在第三選區推出羅智強,因為羅智強也希望能代表國民黨出選台北市長,而且已經在很努力第運作。在黨中央決定支持蔣萬安出選之下,當然會對他做出「補償」,滿足他也希望能參選「立委」的意願。而蔣萬安在第三選區留下的空缺,也需要有戰力的戰將予以填補,羅智強可能就是較佳的人選。但羅智強在年齡上大了吳怡農一輪,將未能再現「雙帥對決」,可能會輸蝕在吸收年輕人選票方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