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通奉命攻陷最後一個「反獨」堡壘

「總統府」宣佈「國安」系統系列人事異動後,率先進行職務交接的,是陸委會,昨日前主委陳明通與新任主委邱太三舉行交接儀式。邱太三在致辭時說,後疫情時代兩岸交流勢必要恢復,這段期間也有很多對於兩岸未來能春暖花開的期待。他還聲稱,政府與陸委會對中國大陸從沒有惡意,各項措施的推動都是務實並能夠增進兩岸交流正向效益,期待雙方未來能務實面對,在正面效應前提下積極推動。

實際上,蔡英文就是在受到特朗普敗選的外來「壓力」,必須調整兩岸政策,因而在春節前的談話中聲稱,「只要北京當局有心化解對立,台灣願在對等尊嚴原則下,促成有意義對話」的背景下,將邱太三擺到陸委會主委的位置上的,而邱太三昨日在致辭時,也刻意重提蔡英文的這段談話內容。

邱太三本人的誠意毋庸懷疑,因為在民進黨陣營的涉陸事務官員中,他雖然是「新潮流系」成員,卻是身段較為柔軟及務實的。因而蔡英文將被外界視為「鷹派」的陳明通調走,讓邱太三「回鍋」並晉升,就被台灣媒體視為「向對岸釋出善意」。但是,只要蔡英文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死抱「台獨黨綱」不妨,並繼續重用主張「正常國家」的游錫堃,就不可能會有兩岸關係的「春暖花開」,更不會恢復兩岸談判。因而邱太三只能是嗟嘆「古來才大難為用,我當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謝如枯蘭」而已。

陳明通終於離開了他所摯愛的陸委會。他是第三次離開陸委會了。第一次是在陳水扁時期,也是與時任主委的蔡英文搭檔,在當了四年副主委之後,因為借調期滿而返回台灣大學教書。第二次是陳水扁在其當政的後期,授意陳明通研擬「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草案」後,委任他為陸委會主委。但不旋踵,二零零八年馬英九當選並就職,陳明通回校教書。也就是在此八年時間內,陳明通或是與學者專家結伴,或是帶領學生,更或是個人單刀赴會,頻密地往大陸跑,並與大陸涉台學者專家以至官員有密切互動,可說是在民進黨陣營中,最為「知陸」者。因此,二零一六年蔡英文當選之後,就召自己這位昔日搭檔「出山」,再次出任陸委會主委。而且,此時陳明通的教齡也已湊足,無需辦理借調手續,亦即可以一直安心做官下去了。

其實,要陳明通離開陸委會,真是有點不情不願。據報導,蔡英文去年成功連任後,就一直希望邱太三回來幫忙,並經常找他進行諮詢談話。邱太三拗不過蔡英文的「糾纏」,只好同意邀請,但他要求的唯一職務就是陸委會主委,「非她莫娶」。蔡英文無奈之下,只好要陳明通「讓賢」。

但這並非等於蔡英文不喜歡陳明通,其實兩人一直合作愉快。二零零林年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時,所依傍的兩位副主委,除了具有國際觀,擅長於從美國的角度觀察大陸情勢的林中斌之外,就是曾經頻密赴陸,熟悉大陸情況,並能「從大陸角度易位思考」的陳明通了。

因此,就有台灣政界分析,蔡英文將陳明通調任「國安局長」,除了是要「展示善意」,及滿足邱太三的意願之外,就是要充分運用陳明通「大陸通」的特點,將「國安局」的工作重點側重於對兩岸資訊搜集和情勢研判。

這與當年陳水扁讓許惠祐出任「國安局長」的意圖一樣。——許惠佑是第一位文人「國安局長」,而陳明通則是第二位文人「國安局長」。——許惠祐在海基會,從法律處長做到副秘書長,一直在前線談判。其中一九九二年十月在香港進行的兩岸談判,海基會就是由許惠祐出馬,這就是「九二共識」的來源,應是對大陸事務較為熟悉。

但與陳明通相比,許惠佑可能稍遜一籌。因為許惠祐的「知陸底子」不如陳明通,他在進入海基會之前,是法官,並無大陸事務基礎。而陳明通在進入陸委會之前,是台灣大學三民主義研究所(後改名「國家發展研究所」)的教授,多次到大陸進行田野調查,可能連許多藍營的學者都不如他。而且,許惠佑雖然顏色偏綠,但畢竟是國民黨員,還曾任過國民黨中央黨部主任秘書,陳水扁是在民進黨內無人可用的情況下,才讓他出任「國安局長」的。而陳明通則是民進黨員,在陳水扁首次參加「總統」大選時,就是陳水扁競選總部的成員,為陳水扁競選政綱撰寫兩岸政策部分的內容。就此而言,陳明通的信任度,也應比許惠佑更佳。

據說,蔡英文之所以確定讓陳明通主掌「國安局」,還因為在她成功連任後,陳明通即進行研判,猜測北京可能會推出新的策略,並研擬了反制策略。果然,讓蔡英文爭取到對應「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主動」,讓蔡英文更強化了要陳明通「讓賢」邱太三,轉任「國安局長」的安排思考。

不過,陳明通雖然更接近「權力核心」了,但在官階上,卻相對低些,可說是「低職高配」。另外,對外公開發言的機會也少了,不像在陸委會任職時,可以經常就一些事件以至重大決策進行發言。當然,他在與陳時中的「小明」爭論「受挫」後,也已經比此前較為沉默,因而正好是「沿襲」此新作風。

但陳明通可能會顧此失彼。因為「國安局」的業務,還有國際情報及情勢分析,以及領導人的警衛勤務等。這些,均並非是陳明通的強項,只能是慢慢熟悉。不過,已經有文人副局長柯承亨早前「入局」,可能早已熟習,因而可以分擔其責任。

「國安局」是軍事單位,其各處的處長都有將軍軍銜。陳明通作為一介文人,能否鎮得住軍人?還待觀察。相比之下,陳明通比許惠祐更具霸氣,而且比許惠祐更得到「三軍統帥」的支持,此後就看其手段能否剛柔並濟地收服這些有恃無恐慣了的職業軍人。

如果說,蔡英文將陳明通調到「國安局」,是要在台灣地區面對大陸地區的新發展格局態勢下,讓他進行精準研判,還可能會較為勝任的話,那麼,要他完成的另一個重要任務,「綠化」情治機構,那就可能會較為棘手了。

實際上,在過去的漫長歲月中,擔負「反共反獨」鬥爭任務的情治系統,與軍隊、警政及「外交」系統一樣,可謂「藍到出汁」。正因為如此,在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九日發生「兩顆子彈」事件,「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籍故下令軍警特必須「留守崗位」,等於是禁止他們離崗投票,讓「連宋配」白白流失了數十萬票。這也是藍軍將他的「一抹微笑」與這個指示聯繫起來,從而高度質疑「兩顆子彈」是「陰謀」的主要原因之一。

陳水扁掌政八年,都無法插手軍警特。蔡英文的第一個任期,先後拿下了「外交」、「國防」及警政等三個也是「藍到出汁」的系統,現在就只剩下情治機構了。因此,將民進黨人陳明通調任「國安局長」,支開那些具有國民黨背景的軍人,就是要攻陷這個最後的「反獨堡壘」。今後,可能會兩方面下手,一是在提拔高中層官員時,優先使用本省籍甚至有民進黨背景的職業軍人,二是在招聘新人時,優先錄取「天然獨」知識青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