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內訌既出於公義更有個人私怨

時序已經到了「春暖開花」的季節,百花爭艷,大自然和諧共存。但在台灣地區的政壇上,藍綠兩黨卻都有吹著陣陣「凜冽寒風」之感,就是都在發生著明爭暗鬥。在民進黨方面,當蔡英文調整「國安」系統人事,將身段柔軟的邱太三調任陸委會主委,以釋出善意,寄望兩岸交流能夠「解凍」並促成「春暖花開」,但蘇貞昌仍在兩岸議題上「衝衝衝」,甚至仍然使用帶有地域歧視意涵的「武漢肺炎」一詞。這既可能是出於其本性的反應,也可能對前一段時間黨內發生以民調向他「逼宮」的反制。

而在國民黨方面,除了是黨主席選舉的激烈競爭仍處於進行式之外,國民黨智庫昨日上午舉辦「願景台灣二零三零」論壇,黨主席江啟臣邀請兼任民眾黨主席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參加,並與其「合體」同台,也引爆黨內矛盾,風暴正在擴大中。

本來,「藍白合作」是一件好事,在國民黨的基本盤不足以與民進黨抗衡之下,只有團結一切反對民進黨的在野力量,才能有機會在各項公職選舉中戰勝民進黨。而在目前的幾個主要在野黨中,時代力量、台灣基進等都是「小綠」,與民進黨勾結。而曾經與國民黨合作過的親民黨、新黨,已經泡沫化,在「立法院」中沒有任何議席。因而,只能寄望在第三大政黨的民眾黨的身上,而且由於民眾黨的成分與國民黨並不完全一樣,「藍白合作」也將不會發生重疊效應,反而是一加一將大於二。

但是,舉辦「願景台灣二零三零」論壇的國民黨智庫的副董事長連勝文,還有一眾國民黨台北市議員,卻卻反對邀請柯文哲參與。連勝文公開的說法,是他在意國民黨跟其他政黨的競合關係,到底理念是否相同,目標是否一致,還有到底要為國家做些什麼事情,國民黨會得到什麼,會要付出多大代價,以及有多少同志會受到衝擊。以上這些議題在黨內都還沒有基本共識的情況下,黨高層應該用無私、謹慎態度處理這樣的問題。

而國民黨台北市議員的反應,則以徐巧芯的說法較有代表性。她在臉書上發文表示,她不反對「藍白合作」,但請柯文哲參與討論「居住正義」,有可能是找錯人了,到時候恐淪為幫柯政府的軟肋宣傳。而另一位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游淑慧則發文抨擊黨中央選擇錯誤議題,形同打臉黨籍議員們在台北市議會的問政監督表現。

為何會如此?可能是路線之爭,也可能是個人私利作崇。其中,連勝文不樂見邀請柯文哲參與「願景台灣二零三零」論壇,就是公義與私怨交織在一起。

而台北市議員的反應,則是擔心會為台北市政府「背書」,不利於他們在台北市議會質詢台北市長及其內閣,而且也將會影響國民黨在二零二二年台北市長和市議員選舉的選情。

昨日的「願景台灣二零三零」論壇,是由國民黨智庫「財團法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簡稱國政基金會)舉辦的。這個智庫是國民黨的官方智庫,於一九九三年由時任「行政院長」的連戰,以「連震東文教基金會」的名義捐助一千萬元成立的。二零零零年三月的「總統」大選,國民黨首次淪為在野黨,一大票國民黨籍的政務官失業。當選為國民黨主席的連戰,以國民黨的民意捐助十億元,將之轉為國民黨智庫,並親任董事長,由國民黨提供辦公空間,不但救助了一批失業的國民黨籍前政務官,也針對陳水扁當局的施政失誤,及為後來的國共論壇,撰寫了不少優質的論文,發揮著「影子政府」的作用。實際上,二零零八年國民黨奪回政權時,就有不少政務官是在智庫中發掘。後來,連戰卸任國民黨主席,也連帶卸任智庫董事長,智庫董事長就由國民黨主席兼任,而副董事長就幾乎是「固定」地由連勝文出任。

連勝文並非是「陽春型」的副董事長。由於董事長江啟臣既要兼顧「立委」的各項事務,包括其在台中市的選區的選民服務,又要領導國民黨的黨務,「百足咁多爪」也難以分身兼顧其他事務,因而智庫的日常事務,就由連勝文率領執行長一肩挑起。

因此,這個「願景台灣二零三零」論壇。連勝文當然是親力親為籌備。但令他不快的是,江啟臣邀請柯文哲出席,不但沒有告知黨中央,甚至連勝文也是在最後一刻才得悉。而且即使是連勝文隨即向黨中央表達反對意見,盼黨中央能再行考慮,也不獲理會。

實際上,據說江啟臣邀請柯文哲出席國民黨智庫舉辦的論壇,主要是由江啟臣主席辦公室「單線作業」,並透過前組發會副主委、柯文哲市政府顧問林有志居間牽線聯繫,事前消息保密到家。黨內多數幕僚、黨務主管都不知情,就連黨秘書長李乾龍也是看到新聞才知道,更遑論是在黨中央沒有任何職務的連勝文。

這就讓也有意參加國民黨主席選舉的連勝文,擔心江啟臣會藉著與柯文哲「合體」而提升黨內影響力,借公濟私,卻也可能會導致國民黨內部內部分裂。尤其是挑起了連勝文對五年多前的台北市長選舉,他作為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與柯文哲的選舉恩怨。當然是心中燃起一把火,燒向江啟臣。

至於台北市議員的不滿,是在於「九合一」選舉即到,這個「江柯合體」,等於是肯定台北市政府的政績,尤其是論壇中的主要內容「居住正義」,這正是國民黨台北市議員最近連續追打台北市政府的議題。因而不但是在客觀上起到對他們「打臉」的效果,而且也將會為他們在明年的台北市議員選舉中爭取連任,帶來困擾和困難。

還不止於此,「江柯合體」等於是替柯文哲「搭舞台」,讓柯文哲有機會宣揚政績,從而讓民眾黨的聲量提升、黃珊珊支持度多增加幾個百分點,而黃珊珊是柯文哲在明年台北市長選舉的「口袋人選」,這將讓有意爭取國民黨提名為台北市長參選人的蔣萬安的選情,增添幾分危機。

因此,有國民黨人批評說,江啟臣「近在咫尺(指二零二二年選舉)的事情不做好,搞遠在天邊(指二零二四年大選)的事幹嘛?」另有藍營台北市議員私下痛批,「江柯合體」如果是討論食品安全、防疫政策或國會在野合作就算了,但柯文哲的社宅政策備受詬病,這也是國民黨市議員的監督重點議題之一,如今江啟臣卻等於是為柯文哲的「居住正義」「背書」,讓柯文哲積累參選「總統」的政績,反而也連累了國民黨的「二零二四翻身大計」。

本來,江啟臣在式宣布競選連任黨魁時,表態不考慮「二零二四大位」,宣示要扮演「造王者」角色,就已經形同直接壓縮黨內其他潛在競爭者的挑戰空間,讓有意競逐者不滿;現在,又因邀柯文哲同台一事,再度暴露出江啟臣的領導力問題,觸怒了基層從政黨員,瞬間成為黨內反江力量集結的一道「破口」,重挫其領導威信。據說,已有黨務高層及幹部因不滿江啟臣的領導風格,私下紛紛怒嗆將請辭走人,可能會掀起黨內「倒江」骨牌效應,讓江啟臣再陷重大領導危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