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行具有澳門特色的「愛國者治澳」原則

  從昨日起進入今年的全國「兩會」時刻。今年全國「兩會」的港澳領域議題,仍是以香港為主。,因為昨日預備會議通過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的十項議程,其中第七項是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提請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的議案;而在汪洋主席向全國政協會議所的常委會工作報告中,也提到堅定支持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昨晚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還在全國政協禮堂會見香港區的全國政協委員,介紹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的具體內容,並再次強調必須堅持「愛國者治港」的原則。
  堅持「愛國者治港」原則,這是「一國兩制」的應有之義,是事關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事關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大是大非問題。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愛國愛港是每一名特區從政者必須堅守的政治倫理,也是基本法和香港國安法的明確規定。鄧小平曾經明確指出,「港人治港」有個界線和標準,就是必須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如果治港者不是以愛國者為主體,或者說治港者主體不能效忠於國家和香港特區,「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區的實踐就會偏離正確方向。
  習近平主席在在北京以視頻連線方式聽取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二零二零年度述職報告時更是強調,香港由亂及治的重大轉折,再次昭示了一個深刻道理,那就是要確保「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必須始終堅持「愛國者治港」。習主席的重要講話高屋建瓴,為「一國兩制」實踐在正確軌道上穩步前行指明了方向。
  在全國人大制定《香港國安法》,開啟了香港由亂到治的新局面之後,全國人大常委會又通過了對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的決定,廓清了「愛國者治港」的法理依據。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這是「一國兩制」下的政治規矩,也已成為一項法律規範。根據《香港基本法》、《香港國安法》等相關法律規定,香港特區政府推動所有公務員宣誓或簽署聲明,擁護《香港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這些舉措增強了公務員隊伍落實「一國兩制」、服務社會的向心力,也回應了社會各界要求切實貫徹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的呼聲。
  現在更進一步,據香港媒體報導,夏寶龍昨晚與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會面時,轉達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的主要內容。包括中央擬增加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的數目,由目前一千二百人增至一千五百人,新增一個包括港區政協委員在內的新界別,五個界別各佔三百人,料過百名政協將來可自動成為選委,以確保「愛國者」在選委會佔大多數。
  消息又指,中央擬增加香港立法會的議席,由目前七十席大增至九十席,而五席俗稱「超級區議會」的區議會(第二)界別將會取消。
  就人民政協的角度而言,這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最大的特點,就是大幅提高全國政協委員在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中的比例。目前特首選委會由四大界別組成,每個界別佔三百人,其中在第四界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佔五十一席;而新方案是將過百名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全部納入選委會,就像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是「當然委員」那樣,也是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當然委員」,而不是目前的「港區全國政協委員的代表」。這樣,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在香港特區的政權建設中具有更強的角色,並在堅持「愛國者治港」原則中發揮著更重要的作用。
  全國人大會議並未就完善澳門特區的選舉制度作出任何決定,汪洋也未提「愛國者治澳」,並不等於是澳門不適用這些原則。只不過是,在香港方面,由於情況特殊,需要由中央行使憲法和基本法的權力,親自「出手」。如香港特區一直未能落實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因而由最高國家權力機關行使本來是屬於中央的立法權,為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而澳門特區因為已經執行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按照基本法的授權而自行為維護國家安全立法,因而無需中央「出手」。
  實際上,回歸祖國,實行「一國兩制」,香港與澳門是一體的,因而「愛國者治港」原則同樣也應適用澳門,必須實行「愛國者治澳」原則。不過在具體操作方法上,則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有著某些差異,因而是具有澳門特色的「愛國者治澳」。比如,澳門特區的現行選舉制度可行,無須調整。即使需要調整,也可像二零一二年的政制發展「五部曲」那樣,在中央確定的原則下,澳門特區享有高度的自主權進行,而不是由中央「一竹竿擼到底」。當然,澳門特區實行的一些改善性的措施,也是在受到香港的啟發引領而推動。比如,香港決定採取在參選立法會時必須填寫承諾不搞「雙重效忠」的聲明書,澳門也跟隨了。其實,真正的原因,是出於有澳門立法會議員參加葡國國會選舉,引發「雙重效忠」的疑慮。
  其實,人民政協在澳門特區的政權建設方面,也發揮著重要的作用。雖然實行「一國兩制」,人民政協並不直接在澳門特區參與政權建設,但仍在「高度自治」的前提下有所體現。首先,是基本法附件一有關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組成的規定,有「澳門地區全國政協委員的代表」,這就確定了澳區全國政協委員的重要地位。而在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其他各個界別委員中,也有不少人具有全國政協或地方政協的委員的身份。作為政權機關的行政機關、立法機關,都有全國政協和地方政協的委員的身影,如行政會、立法會等的成員都有政協委員。特區政府的各種諮詢委員會的成員,也有政協委員。  
  但「愛國者治澳」不等於不追求「愛國者」的品質。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北京航天航空大學教授田飛龍日前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日前在香港《明報》撰文指出,強調「愛國者治港」原則,對香港建制派和非建制派都是重要考驗。對建制派而言,「愛國者治港」不僅僅提供更多席位和職位,而是提出對服務香港與國家有更高能力要求,並指出新制度是一種更嚴格的問責機制。「中央決心打造的不是橡皮圖章或忠誠的廢物,而是賢能的愛國者。」至於對非建制而言,田飛龍說是「機遇和挑戰同在」,若泛民與激進派切割,回歸忠誠反對派理性範疇,將會「政治天地開闊」。
  實際上,愛國者不一定就有能力治港,甚至近年不少治港者和愛國者也是庸碌之輩。香港需要的是有能的愛國者,懂得針對經濟及社會問題對症下藥,讓這個獨一無二的城市重新出發,走到繁榮穩定的路上。這個道理,同樣也適用於澳門。必須在堅持「愛國者治澳」原則的前提下,堅持能者上,庸者落,平者讓,警惕那些南郭先生濫竽充數,也要防範那些只顧高呼口號不願埋頭苦幹者佔據重要位置。這樣,才能實現真正的「愛國者治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