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生被誣 “林彪分子” 的來龍去脈

1973年8月30日,中共十屆一中全會上,李德生被毛澤東指定為黨中央副主席。李德生是因為清查“九一三”事件有功當上副主席的,他哪里想到他後來也會成為“林彪分子”。

1973年7月10日,中央專案組《關於林彪反黨集團反革命罪行的審查報告》上送。8月20日,中共中央一致通過並批准中央專案組的這個報告。但是,毛澤東沒有批示“同意”,因為專案組並未找到太多林彪的罪行。中央專案組兩個負責人李德生、紀登奎不行!

1973年12月,毛澤東認為幾位軍區司令員或多或少有點問題。後來提出八大軍區司令員對調。十天之內,李德生調到瀋陽軍區任司令員。清查“九一三”事件的兩員大將,李德生被調離北京,紀登奎則到了農業部,當了一名農業研究員。

1974年9月,毛澤東認為:批林批孔中貼出的關於幾位軍區司令員的大字報,沒什麼新內容,分別找他們個別談談就行了。但不知道為什麼,又改變主張,由政治局召集大軍區負責人開會,“解決”李德生、許世友、韓先楚等人的問題。這時周恩來病重,李德生在工作中又得罪了江青、張春橋。“四人幫”圍攻李德生等人,強迫他們檢查。

會議處於膠著狀態,明顯看出不檢查不能收場,李德生只得違心檢查,承認“推行林彪路線”,“上林彪賊船”。

李德生在中央工作幾年,深感形勢複雜。他調離北京,實際上已不參加中央活動。他寫了一封短信,辭去政治局委員、常委、副主席,毛澤東批示同意。1975年1月,李德生在十屆二中全會上辭去了黨中央副主席職務。

李德生是怎樣在十屆一中全會上當上黨中央副主席的呢?

1971年9月12日中午,毛澤東南巡返回北京途中,讓汪東興通知李德生、紀登奎、吳德、吳忠到豐台車站談話。談話結束,李德生和紀登奎立即回北京軍區,按照毛澤東的命令,佈置38軍調一個師到南口。9月12日晚,李德生到人民大會堂,參加四屆人大《政府工作報告》的討論,周恩來主持,零時以後,周恩來叫李德生到電話間,說林彪要乘飛機跑了,你立即趕到空軍指揮所,代替我指揮。

李德生極為震驚,緊急趕到空軍大院。李德生看見標圖板上,256三叉戟正向北飛,已經過了承德,到了內蒙古上空。他坐在標圖板前,將飛機的方位不斷報告周恩來。周恩來反復讓空軍指揮所查實256三叉戟從北京西郊機場起飛時帶了多少油,在山海關機場加沒加油,根據飛機所帶油量,能飛多遠。李德生組織指揮所人員根據數據計算,然後報告周恩來:這架飛機肯定飛不到烏蘭巴托。

9月14日14時,外交部送來中華人民共和國駐蒙古大使館的電報,256三叉戟在蒙古溫都爾汗機毀人亡。這時李德生已兩天兩夜沒睡覺。

之後全黨開始批林整風運動。毛澤東說:首先是批林,其次才是整風。

1973年春,毛澤東提出提前召開黨的十大。政治局討論候選人,由毛澤東任主席,周恩來、王洪文、康生、葉劍英任副主席。毛澤東說:是否還增加一個啊,現在有老的、有青的,還應當有一個中年同志,建議從軍隊裏找。當時政治局委員中符合這個條件的不多,後來,周恩來建議,由李德生任副主席,大家都同意。李德生就這樣當上了黨中央副主席。

1973年,毛澤東幾次談到批林批孔。

1974年1月12日,王洪文、江青將從毛家灣搜集的孔子言論,編成《林彪與孔孟之道》材料之一,送毛澤東,要求轉發,毛澤東批示同意。下發前,江青以個人名義向海軍、空軍等部隊送材料。李德生覺得批林批孔不能搞亂軍隊。江青認為這是在唱對臺戲,李德生反對批林批孔是不是上了林彪的賊船,他和林彪是一條路上的人!之後,就有了文章開頭“四人幫”群鬥李德生的事發生。

1974年3月5日,江青、張春橋等人召集幾個文藝單位開會,提出“放火燒荒”,提出要整頓軍隊。總政、八一廠等單位在同一天出現同樣的大字報,李德生成了“大軍閥”,是林彪集團的人,要揪李德生回北京批鬥。因葉劍英抵制,才沒有成行。而《解放軍報》不能再編發稿子,被變相停刊近半年……

1976年12月,鄧小平說:李德生同志一身清,在“四人幫”問題上沒有牽扯。

1980年,中共中央正式發出文件,為李德生平反。

(舒雲/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