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雲鶴案”疑雲:不信法,不信人,能信什麼?

對於29歲的許雲鶴和69歲的王秀蘭來說,這是一十有些煎熬的夏天。兩年前的一起民事糾紛,兩個月前的一紙判決,讓這兩個原本毫不相干的人同時墜入輿論漩渦。

沒有攝像頭,沒有目擊証人,司法鑒定無法確定“原告與被告車輛是否發生接觸”,兩年前那個上午所發生的事情,如今已經變成一場說不清楚的“羅生門”。許雲鶴說,看見老太大摔倒,他停車下來攙扶,卻被反咬“撞人”。而王秀芝則稱,許雲鶴車速大快,把自己撞倒在地。

紅旗路上的“羅生門”

2009年10月21日上午11點45分,當時擔任天津電視台“綜藝食八街”欄目攝像的許雲鶴由南向北行駛在紅旗路上。王秀芝則提著一隻紫色手提袋,剛從大女兒家回來,打算橫穿這條雙向八車道的馬路。

然而,接下來的故事,有了完全不同的兩個版本。

在許雲鶴的敘述中,老太太好像被護欄絆住,沒站穩,向前踉蹌了一下摔倒在地。許雲鶴急忙將車停靠在距離王秀芝兩米左右的地方。他撥打了120。

這時,王秀芝突然問他,“你有電話嗎?我給家裏打個電話。”然而王秀芝說的第一句話就讓他“傻住了”。

“我讓人給撞了!”

許雲鶴一下子覺得“眼前的奶奶很可怕”。隨後趕到現場的家屬對他說:“掏8萬塊錢,要不找人弄你!”

然而,根據王秀芝在法庭上斷斷續續的陳述以及記者對其大女兒王莉萍的采訪,這個故事卻翻了個面。

“他開得多快。”在法庭上,王秀芝指著許雲鶴,她說自己當時已經邁過護欄,可有一輛車斜著開過來,地退了好幾步,還是沒躲開。王秀芝被撞得趴在前車蓋上,然後滑下來摔倒在地。經醫生診斷,王秀芝右脛骨平臺骨骨折,右膝內外側半月板損傷,需要手術治療。

2010年年底,王秀芝將許雲鶴告上法庭。許雲鶴的車到底有沒有接觸王秀芝,成為雙方爭論焦點。然而在一審中,法官認為,即使沒有接觸,也存在王秀芝被許雲鶴的車嚇倒摔傷的可能。這一推測遭到網友譏笑,認為法官很有“想像力”。

公平原則並不公平

許雲鶴是在出事後才知道“彭字”這個名字的。然而,在大多數網友的眼中,他的遭遇讓人迅速聯想起那個南京小夥子。

4年前,彭宇下公交車時,遇到摔倒在地的徐老太太。他說自己把老人攙扶起來,老人卻稱是被他撞倒在地。結果法院一審判處彭宇支付賠償金4萬餘元。該案二審達成和解,但並未披露具體內容。

在中國政法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何兵看來,“彭字案”是一種“墓碑武”的判決,它傳遞了一個恐怖的信號--原告承擔舉証責任的原則可以被模糊掉,在雙方都沒有確實的証據下,這樣的判例意味著,“沒有証人証明我沒撞的情況下,就算我撞了”。

“彭宇案”發生後,僅在南京一地就出現了多起老人摔倒在地無入敢上前攙扶的情況。有人感嘆,“彭宇案”後,“社會道德滑坡三十年”。

“彭字案”發生時,上海交通大學凱原法學院院長季衛東曾撰文指出一審判決書中存在的荒唐之處。在許雲鶴案的一審判決書裏,他也看到了相似的影子--“公平原則並不公平的悖淪”。

在季衛東看來,引起爭議的判決可能來源於《民法通則》所規定的公平原則,比如第132條:當事人對造成損害都沒有過錯的,可以根據實際情況,由當事人分擔民事責任。

這一出於避免受害入無法舉証對方過失而不得已承擔所有損害的“熱血法條”,卻在實踐中導致“冷血判決”--即使毫無侵權過失的公民,也可能被責令承擔損害賠償責任,甚至包括見義勇為的好人在內。

何兵告訴記者,在基層法院,這種“和稀泥”的審判方式並不鮮見,季衛東也提到,“司法系統往往不是追求一個正確答案,而是各打五十板,或者按照四六分成”。

每個人把所有人當敵人

然而,就在所有人將矛頭指向判例的荒謬之時,另一種聲音也在網絡上出現:“假如是許雲鶴撞了人,但是因為証據不足,那麼他完全可以說自己當時停車是去救人。那麼以後那些躲過監控鏡頭的交通肇事入會不會如法炮製?我們對誰都沒有成見,但雙方肯定有人撒謊,甚至都在撒謊。無論是誰撒謊,都讓人寒到刺骨……”

“在現在的社會現狀下,這種情況不是沒有發生的可能。”季衛東坦言。

事實上,早在“彭宇案”發生吋,便有媒體從倫理學的角度這樣解讀:1990年代以來主宰公共空間的經濟學,把個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理論假設,普及成一條倫理戒律。凡此種種前因後果,推動中國跌人一個倫理道德空白的深淵。人們回復到了哲學家們所說的自然狀態:每個人把所有人當成不可信任的敵人,與他人打交道,成了一件讓人們普遍焦慮、恐懼的事情。

季衛東引用英國史學家艾瑞克‧霍布斯鮑姆的理論解釋這個現象:當人們缺乏對社會契約的信任時,這種相當沒有安全感的環境下,人們互相反咬,甚至互相吞噬。

二審開庭前一周,許雲鶴曾寫了一封《助人為樂,反被訛19萬,法院亂判葫蘆案,何處伸冤》的帖子,發在天津汽車論壇裏。一位名叫“鄭大善”的網友把它轉到了微博上,並加上了“輿論救助”4個字。很快,這條微博點擊率突破了五位數。

接踵而來的是媒體,許雲鶴估算,這些天他一共接待了20多家媒體。一次電視台采訪結束,已經是淩晨3點。

隨後,王莉萍的侄女注冊了“事實真相009”的微博,並發布了從交通大隊那裏獲得的事發現場照片。

“我們現在最擔心的是,中國社會的液態化,整個社會都是水一樣流動的。沒有一個準確的制度框架和行為標准;你說你的,我說我的,混亂的博弈。”季衛東說。

有網友發出了這樣的感慨:“不信法,也不信人,還能相信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