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思考具有澳門特色的CEPA補充文本 宜思考具有澳門特色的CEPA補充文本

國家商務部前日與澳門特區政府簽署了《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ECPA)的補充協議八文本,向澳門進一步開放服務貿易、金融合作、旅遊合作和貿易投資便利化。服務貿易擴展至四十六領域二百八十一項措施,新增的三個開放領域,並進一步深化開放十一個領域的市場準入條件,相關協議將於明年四月一日起實施。

昨日,藉著商務部副部長蔣耀平來澳確實「CEPA」補充協議八文本,澳門中聯辦經濟部貿易處也舉行了揭牌儀式。本來,它只是一個處級機構,卻專門搞了個揭牌儀式,幾乎與當年澳門新華社更名為澳門中聯辦的揭牌儀式等量齊觀,顯見其地位和功能並非如同中聯辦內雙位數處機機構那麼簡單,其所承擔的職能和責任,就比一個「處級機構」要大得多。而且在組織架構上,具有較為獨立的地位,是作爲國家商務部在澳門設立的經貿促進機構。只不過是為了方便管理,而「躋身」於中聯辦之內而已。由此可見,中央政府十分重視澳門特區的經濟發展,已到了無微不至、萬分呵護的程度。尤其是極為重視澳門與內地的經貿聯繫和兩地的經貿交流和合作,以及保障內地供澳大宗民生商品的穩定供應。這將進一步使到澳門特區和澳門居民充分享受澳門回歸祖國、實施「一國兩制」的好處。真正是「祖國好,澳門更好!」

商務部副部長蔣耀平表示,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早前在香港宣佈的三十六項政策措施,將按實際情況同樣適用於澳門。並根據澳門的實際情況,通過「ECPA」將讓澳門在「十二五」規劃末段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的目標。這是回應特首崔世安在二零一二年度《施政報告》中關於「今年八月,國家為支持香港特區發展,新增了三十六 項優惠措施。經過分析,有相當多的措施適用或調整後適用於澳門,特區政府已正式向中央政府提出申請,希望在明年可推出有關優惠措施」的願景。實際上,日前在香港簽署的「CEFA八」所涉及到的三十二項優惠措施中,其中就有十五項是為落實李克強副總理今年八月訪港時提出的「挺港措施」。而澳門的「CEPA八」,基本上是與香港的「CEPA八」的內容大致相同,因而就等於是將李副總理的「挺港措施」,也同樣適用於澳門了。

中央政府分別與香港、澳門簽署的「CEPA」,使祖國內地與香港、澳門兩個特區之間建立了自由貿易關係,標誌著內地與港澳的經貿發展與合作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兩個「CEPA」及其第八分補充文件的簽署及實施,是內地與港澳經貿合作在已經形成密切關係的基礎上向更高層次發展的客觀要求,是內地、香港、澳門迎接區域經濟合作挑戰必然的結果,是「一國兩制」方針在經貿領域的成功實踐。

應當說,「CEPA」與內地居民「個人遊」措施一起,都是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出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職務後的「大手筆」動作,是「挺港」措施。而基於對港澳兩特區「一碗水端平」,避免「大香港小澳門」,因而也潤澤了澳門特區,並在習近平接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之後,使之發揚光大。

不過,澳門的情況與香港有所不同,因而同樣的「挺」、「惠」措施,所產生的效果就並不一樣。比如,「個人遊」在香港的效果,只是令旅遊酒店及零售業得益;但在澳門,除了是這幾個行業同樣得益之外,更令各家賭場大收旺場。如果不是實施「個人遊」政策,澳門博彩業的發展就不會大為超出當年開放賭牌時的規劃設想,使到澳門成為全球最強大的博彩市場。因此,「個人遊」雖是針對香港「八萬五」、「SARS」而致的經濟低迷,及「七一大遊行」後安撫香港居民之作,對恢復香港經濟確是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在澳門,就已超越此一考量了。不過,卻又引發出新的問題,就是導致國內資金,包括民間資金和國家資金,大量流失到澳門各家賭場,不利於反腐鬥爭。這種情況,在香港是沒有發生的。

而「CEPA」在澳門的效應,則遠不如香港。最重要的原因,是澳門出口工業已基本萎縮,減免關稅優惠的實質效果不大,只局限於手信食品業。另外,在服務貿易等方面,由於澳門的企業大多是中小企業,本身的經濟實力和技術實力就不強,要在內地高手林立的從業環境中「分一杯羹」,並不容易。

因此,藉著「CEPA」已經實施八年,有必要思考,中央給予澳門的「CEPA」,應有澳門自己的特色,而不一定要樣樣都跟隨香港,得物無所用。

比如,人民幣流通問題,就有所不同。在香港,確實是有助於香港在人民幣境外合資格機構投資的方式,投資境內證券市場,及形成境外人民幣市場,以提升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這一點,當然也是符合國家「十二五」規劃賦予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定位的。

但在澳門,人民幣的流通和儲蓄,可能還具有一個香港所無的訴求,那就是給予澳門更寬鬆的人民幣或其他外幣跨境自由兌換流通的問題。

實際上,眾所周知,現在澳門各家賭場的賭資的主要來源,是來自內地。而賭資的流動,包括賭資流來澳門和部份贏了的錢匯回內地,是由不規範甚至是不合法的「地下錢莊」或「疊碼仔」在進行操作。嚴格來說,這是違反內地和澳門有關反制洗錢法規的規定的。尤其是在「九一一事件」之後,美國對世界各地的「洗黑錢」活動盯得很緊,而世界各地的賭場更是重點監視對象。澳門特區更應注意避免授人以柄,防止美國以澳門賭場資金的流動,作為在一旦中美關係發展並不順遂時,破壞中美關係的「籌碼」。

因此,在後續的「CEPA」補充文本中,宜特別為澳門設想,尋找一種有利於內地與澳門之間的金融融合問題的方法,進一步放寬對內地和澳門銀行之間的匯兌限制,逐步壓縮以至徹底消滅「地下錢莊」的運作空間。

另外,既然「CEPA」是內地分別與港澳的自由貿易體系,中央政府也宜進一步思考,創造機會讓香港、澳門融入更大的自由貿易區域。比如,中國目前與東盟十國的「十加一經濟貿易區」協議已經生效實施,並在此基礎上,與日本、韓國洽談「十加三自由貿易區」協議。盡管在「WTO」架構中,香港、澳門都是單獨會員體,但並非是國家會員體,是必須依附在中國這個國家主體之下,才能更好地融入國際貿易體系的,因而就應幫扶港澳一下,創造條件,讓港澳也能加入「十加一」和「十加三」之中,成為「十加五」。

還有,內地已分別與港澳簽署「CEPA」,正式形成了自由貿易區;而海峽兩岸也已簽署「ECFA」,形成了自由貿易體系。但是,至今港澳尚未與台灣簽署類似的協議,使到「一個中國」架構下的兩岸四地的區域貿易合作,仍然有所缺失。

因此,也宜思考在「一個中國」原則及「錢七條」規定之下,促成港澳分別與台灣簽署類似「ECPA」的自由貿易協議,並進一步在此基礎上,形成兩岸四地的自由貿易區體系,以經濟上的「一中統合架構」來促成政治上的「一中統一架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