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保釣:在各自努力下仍有合作成分

國台辦昨日舉行例行記者會,由於近日釣魚島形勢緊張,日本政府以「購島」方式將釣魚島「國有化」,引起了兩岸和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兩岸民眾和輿論都認為這是對中國領土主權的嚴重侵犯,並普遍認為兩岸應該一致對外合作保釣。因此,兩岸合作共同保衛釣魚島的問題,也就必然會成為這次例行記者會的焦點。果然,昨日就有記者問及到此問題。國台辦發言人範麗青早有準備,作出了權威性的回答。但兩岸媒體對她的回答內容的報導,雖然是原則精神上一致,但具體表述則有著某些差異。其中新華社以「快訊」的形式報導說,「對日本政府策動『購買釣魚島』鬧劇,兩岸同胞同感憤慨,堅決反對,絕不接受。兩岸各自採取的維護民族整體利益的舉措都會得到全體中華兒女的堅決支持。」而中評社則是以「全文照錄」形式報導,其內容是:「我在此強調,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兩岸同胞對這一事實有著共同認知和主張,對日本近期策動的『購島』鬧劇同感憤慨,堅決反對,絕不接受。兩岸同胞是一家人,『兄弟鬩於墻,外禦其侮』。維護對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主權,維護中華民族整體利益,是兩岸同胞義不容辭的共同責任。兩岸各自採取的維護中華民族整體利益的舉措都會得到全體中華兒女的堅決支持。」

從兩則報導內容看,無論是新華社為了搶時效的「快訊」,還是中評社為求「原汁原味」的「全文照錄」,都有「兩岸各自採取的維護民族整體利益的舉措都會得到全體中華兒女的堅決支持」這一句。實際上,與範麗青回答中的一些屬於「制式反應」的內容相比,這一句更具新意,更為微妙,更適合目前台灣地區的實質政治現實。一、這句話雖然沒有提到「兩岸合作」,而是明指「各自行動」,照顧到了馬政府目前的顧慮,並鼓勵馬政府繼續「採取維護民族整體利益的舉措」,及注意避免「授人以柄」,讓民進黨等反對勢力有機可乘;但由於又強調「都會得到全體中華兒女的堅決支持」,而蘊含了「兩岸合作」的意涵。二、由於這句話的涵蓋面是「民族整體利益」,就不單止是釣魚島,也及於南海諸島,因而「都會得到全體中華兒女的堅決支持」的舉措,也包括在南海諸島上的捍衛國土的鬥爭,當然也同樣包含了「無形有實」的兩岸合作。

實際上,由於日本以「購島」方式對釣魚島進行「國有化」,已經撕毀了過去中日兩國及台灣方面「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共識,尤其是對馬英九《東海和平倡議》呼籲的當頭棒喝,巳不能再容忍。因此,中國政府根據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五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及毗連區法》,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領海基線。這個聲明,是將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分為兩部分,其中東經一百二十四度以西的有釣魚島、黃尾嶼、南小島、北小島、南嶼、北嶼、飛嶼;東經一百二十四度以東的是赤尾嶼。很明顯,這是適應「臺北航空情報區」的分界線,但又超出了「臺北航空情報區」,更是對日本非法自行劃分的「防空識別區」的反擊。實際上,「臺北航空情報區」的東至分界線是在東經一百二十四度,而赤尾嶼則在東經一百二十四度以東。而日本非法劃分的「防空識別區」,則是東經一百二十三度為界。

由國際民航組織「ICAO」統籌規劃管理的「航空情報區」,只是提供飛行空中導航等民間飛航服務,並無實質意義。而「防空識別區」則意義不同,是一國「領空」,任何他國飛機未經許可進入,將有被阻截及擊落的危險。而日本將其「防空識別區」劃在東經一百二十三度,就將整個釣魚島群島都劃了進去,亦即台灣空軍在北部地區演訓時,只要一升空,戰機就有可能會「進入」日本的「防空識別區」(「領空」),可「引發」日本航空自衛隊戰機的阻截及驅離。因此,馬英九在登彭佳嶼向釣魚島宣示主權時,本來是有搭乘直升機沿著東經一百二十三度以西的「臺北防空識別區」邊緣,在空中「眺望」釣魚島的計劃的,但後來卻取消了,可能就是擔心倘稍一疏忽,就會飛過界,引發爭紛,甚至會被日方戰機阻截以至擊落。

由於「防空識別區」是由各國自行規定,因而中國政府在宣佈釣魚島的領海基線後,極有可能也將之列入中國的「防空識別區」。基於「一個中國」原則,台灣當局的航空器包括戰機飛入,正在此空域巡邏的解放軍戰機未必會阻攔;但日本航空器尤其是戰機進入,就必然會進行阻攔。這在實質上也是造成「一個中國」事實,即使不是形式上的兩岸合作,也是實質上的兩岸合作了。

中國政府關於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領海基線的聲明,將在傳統上是由台灣省宜蘭縣進行行政管轄的釣魚島及周邊小島劃入中國的領海,這更凸顯了「一個中國」,突破了傳統的「海峽中線」。多少也有對台灣當局「不作為」的不耐煩。

對此,民進黨主席蘇貞昌進行煽風點火,聲稱「中國劃定領海基準線,把台灣視為他們的領土,連釣魚台也一併講進去,這都是侵攻台灣的主權」,他嗆聲馬英九「做總統的不能模糊、態度不能不清不楚」,呼籲馬英九「抗議」。但直到本文執筆時為止,尚未見馬英九有何動作。

實際上,馬英九如何回應,確是一個難題。既然他承認「一個中國」,也既然他在推出「一國兩區」論述時,是以「國統會」關於一個中國內涵的論述為依據,那麼,中國大陸政府宣佈將釣魚島納入領海範圍,並不違背這個原則。何況,中國政府只是劃線,而沒有宣示要進行政管理,亦即暗示釣魚島的行政管理權仍然屬於台灣省宜蘭縣,這與在進行海峽兩岸會談中,北京實質上已經承認台灣當局對台澎金馬地區的實際行政管理,是一致的。因此,馬英九沒有上當,是明智的。

其實,中國政府當年在宣佈沿岸領海基線時,是採用「直線基線法」,將處於台灣海峽西岸但由台灣實際控制的金門、馬祖、東引、烏嶼、烈嶼……等島嶼,也全部劃入其領海基線協議,形成內水的一部份。但在實際操作上,這些島嶼是由台灣控制管理,大陸船隻進入還得執行台灣的法律規定。既然如此仍是相安無事,大陸將台方並未實施實質控制的釣魚島列入領海基線,就更沒有理由「抗議」。

由此可見,馬政府也明白,由於釣魚島紛爭是屬於國際領土紛爭,亦即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紛爭,而按照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的精神,及世界大多數國家對「一個中國」原則的認同,台灣方面並不具有國際人格,難以直接進行國際談判。因此,對於在釣魚島問題上的領土紛爭,馬政府只能寄望於在國際上享有國際人權的中國大陸出手,因而被人形容為「狐假虎威」。當然,馬政府仍希望台灣能加入談判,因而才有「一組三邊共同協商」之說,亦即是在不得不承認中國大陸在國際領土紛爭談判的作用的同時,希望台灣也能有份參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