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壇為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出金點子 論壇為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出金點子

自國家「十一五」規劃對澳門經濟發展的定位,是「支持澳門發展旅遊等服務業,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二零零八--二零二零年)》提出澳門特區在珠三角中的發展定位是「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之後,「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就成為國家賦予澳門特區的發展定位,有別於此前澳門特區的經濟發展過於依賴博彩業的態勢。國家「十二五」規劃又進一步提出,「支持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加快建設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平臺」,及「支持澳門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加快發展休閒旅遊、會展商務、中醫藥、教育服務、文化創意等產業」。澳門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尤其是旅遊、會展、文創等相關行業,都在全力以赴,努力完成中央政府的囑託。但由於受種種主客觀原因的限制,進展並不盡如人意。雖然大多數人已經建立了「經濟適度多元」及「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意識,但仍有一些人將澳門經濟的發展寄望於博彩業,並老是為內地是否收緊「個人遊」簽注而耿耿於懷。因此,必須加大對落實貫徹中央政府所賦予的「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平臺」任務的力度,除了是「敏於行」之外,還要「善於言」,「鼓與呼」地大造輿論氛圍,並出謀獻策。

而日前舉行的首屆「世界旅遊經濟論壇」,可能就將會起到此作用。雖然這個論壇的宗旨是在構建國內及海外交流及合作的平臺,匯聚跨產業及跨地域的行業領袖、專家和學者的觀點和意見,創造協同效益與開啟合作機遇,為來自世界各地及跨行業的領袖開啟互惠合作之門,促進旅遊產業成為中國以至環球經濟增長的新亮點;但正如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崔世安在開幕式上所言, 旅遊業已成為澳門的重要產業之一,國家「十二五」規劃綱要及《粵澳合作框架協議》中,突出了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在國家長遠規劃和區域協調發展中的地位與作用,為保持本地長期繁榮安定及穩步推進「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成功實踐,奠定堅實的基礎,而澳門作為「世界旅遊經濟論壇」的主辦城市,期待通過與會者極具參考價值的意見和建議,為澳門旅遊業和經濟的發展開拓寬闊的視野;及全國政協副主席暨「世界旅遊經濟論壇」大會主席何厚鏵所言,澳門是連接中國與世界的橋樑,旅遊業也是澳門經濟的重要支柱產業,我們享有旅遊及相關經濟產業的發展經驗;澳門與內地的社會及經濟發展一向以來關係密切,中央人民政府對澳門特區發展給予大力支持,實現經濟的適度多元化,朝向「世界旅遊休閒中心」邁進,因而「世界旅遊經濟論壇」無論對澳門、中國以至全球的未來發展,都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那樣,必會對澳門特區如何建設以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為標的的「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出謀獻策,提供金點子。實際上,一些主講嘉賓的演講內容,就對任何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很有啟迪作用。

過去各地對重要任務的推動形式,是「政府搭台,民間唱戲」。而「世界旅遊經濟論壇」則有所不同,是「民間與政府共同搭台,民間唱戲」。從中,可見特區政府對這個論壇的重視,也可見特區政府為促進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決心。而民間的參與「搭台」,則折射了澳門特區各界人士,尤其是「世界旅遊經濟論壇」的構思、策動及協辦、籌辦者,為籌辦該論壇而克盡厥職、事必躬親的何超瓊秘書長,對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誠意及用心。而來自世界各地的「唱戲」者,都是國際上知名的觀光旅遊業界的專家。他們在發表自己的論文的同時,也向澳門如何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推介了全新的概念和構思。這既是「走出去」,也是「請進來」。盡管澳門號稱「國際城市」,但過去涉及國際的元素不多,而這個「世界旅遊經濟論壇」,則是大有著提升澳門「國際」色彩的意味。

如何將澳門建設成為「世界旅遊休閑城市」?澳門人正在努力實踐之中,包括特區政府邀請內地專家作理論結合實際的探討,旅遊局委託亞太旅遊協會專家組撰寫《澳門旅遊業定位:邁向世界旅遊休閒中心》。而在實踐上,旅遊業者尤其是博彩業者也自覺地配合,從路氹城幾家幾家大型賭場酒店努力發展各種購物及休閒項目,到歷演不衰的「水舞間」等,都在擴大「非博彩」以至是休閑的比例。如果說,特區政府的限制賭台措施,是以消極的手段,對可能會背離「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及「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發展方向進行預防性遏制的話,那麼,博彩業者強化這些「非博彩」元素項目,及正在籌劃位於路氹城新建綜合性大型酒店的博企,也作出加大「非博彩」項目的承諾,就是以積極的行動,貫徹執行中央政府賦予澳門特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定位的任務。而今次「世界旅遊經濟論壇」的舉行,則可為他們引注入新的思路「活水」,促使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世紀工程,向深度和廣度進展。

當然,對於國際上的經驗,我們不能囫圇生吞,照抄照搬。否則,倘是「到處楊梅一樣花」,澳門的旅遊項目與世界各地一模一樣,人家國際遊客還會來澳門嗎?蘇樹輝在演講中提出的澳門應當興建立本土特色旅遊品牌,不應複製其他旅遊城市模式的觀點,就頗具參考價值。但如何突出澳門的本土特色?仍需要經過討論來取得共識,是突出中葡文化交匯點,還是突出嶺南風貌?都可以探討。

就在經濟論壇舉行之時,傳出來澳旅客人數減少的消息。對此,論壇上也有所議論,有說是旅客量與賭收不直接掛鉤的,也有說是澳門的交通承載量完全可以應付更多旅客的。其實,這些言論,都是在不同角度上對「個人遊依賴論」的反思。--在過去,澳門博彩業者十分著緊「個人遊」政策,使得中央政府處於「打開水籠頭,內地經濟受損;收緊水龍頭,澳門叫救命」的尷尬境地。而中央政府提出「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就是鑑於澳門經濟過於依賴博彩業,而博彩業又過於依賴內地遊客的不良傾向,希望能夠回到國家批准澳門開放博彩業的原意:吸引更多的海外高端遊客。

更值得澳門相關行業反思的是,當中央政府出於好意,決定開放更多城市的「個人遊」一簽多行,卻遭到香港部份人士反對,香港特首梁振英只得請求中央政府暫緩執行。面積比澳門大得多,公共交通及酒店等旅遊設施都比澳門好得多的香港,都對大量遊客感到「吃不消」了,只有三十平方公里,有軌公共交通仍是付諸厥如的澳門,卻訴求更多的遊客,可能就會與「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的「休閑」一詞相悖。到處人頭湧湧,人迫人,還有甚麼休閑可言?當然,如是有意識地將遊客引流到路氹城新建的旅遊設施去,在理論上是可以避免市區出現更嚴重的「人迫人」現象的,但「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重要元素之一--「澳門歷史城區」,又是集中在市區,卻又不符「旅遊休閒」的原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