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佳龍辭職時機選擇為阻止國親合作?

按「憲法」規定,「立委」不得兼任官吏(「國大」被廢前,「國代」卻可以兼任「官吏」)。因此,在今次「九合一」選舉中,六名具有「立委」身份的縣市長候選人:國民黨的彰化縣長候選人林滄敏,民進黨的台中市長候選人林佳龍、彰化縣長候選人魏明穀、屏東縣長候選人潘孟安,苗栗縣長候選人吳宜臻,台東縣長候選人劉櫂豪,倘若當選,在宣誓就職前應當辭去「立委」職務。

現在,林佳龍、魏明穀在選舉投票前三天聯合舉行記者會,宣佈辭去「立委」職務,並強調在選後,不論選舉結果如何,都將不會參加「立委」補選。

此舉,既可被視為此二人都認為自己的當選機率甚高,因而無須等到當選,就提前宣佈辭去「立委」,以表達自己的胸襟磊磊及信心滿滿;但等可被視為是選舉伎倆,以展現其破釜沉舟、背水一戰的決心,來催發選票。其中對林佳龍而言,將會對進一步凝聚泛綠選民產生重大的激化及催化作用,迫使他們擔心因「差自己一票」而致林佳龍落選,使得他市長與「立委」「兩頭落空」,而立定決心出來投票。而對魏明穀來說,則是除了要催票之外,還要催生「棄保」效應,從台聯黨縣長候選人黃文玲的手中搶回被她「挖走」的泛綠選票,並激活尚未表態的選民的選票,從而杜絕林滄敏「漁翁得利」之路。

這些揣測,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林佳龍、魏明穀二人倘若確是認為自己應當提前辭職,就應在民進黨縣市長初選結束,明確自己已經獲得參選權之時,就宣佈辭職;至遲也應在領表登記參選縣市長之時。這樣,就可以專心籌措參選事務,而避免自己在「立法院」與參選縣市之間兩頭走,疏落「立委」事務並白領俸餉。何況,對其他也具「立委」身份的縣市長候選人造成壓力,尤其是對也具有「立委」身份的國民黨籍台中市長候選人林滄敏不公平。因此,林佳龍、魏明穀的辭職,就很容易被人認為「權謀」、「選舉伎倆」。

何況,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立委」於就職後辭職時,應自辭職之日起三個月內完成補選投票,但其所遺任期不足一年時,不予補選。而本屆(第八屆)「立委」的任期到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止,亦即仍有一年多,需要補選。這又得花上一筆選舉經費,勞民傷財。而且由於中途「落跑」,不尊重當初投自己的票的選民,缺乏誠意。因此,林佳龍、魏明穀兩人如果是有誠意的話,就應該在贏得民進黨縣市長黨內初選,最遲也應是在進行縣市長選舉領表登記手續時就宣佈辭職。這樣就可以讓「中選會」有充裕的時間,安排「立委」補選與縣長選舉合併舉行,以節省公帑,也可避免選民們產生「勞民傷財」的怨懟,更有利於自己的選情。

其實,林佳龍、魏明穀辭職的策略,在時機選擇上又何止如此?在林佳龍而言,還隱含著一個「大陰謀」,就是倘若過早宣佈辭職,將會讓國民黨和親民黨在推選參選人參加補選的問題上,有充裕的時間進行合作。即以國民黨禮讓「立委」參選人,以換取親民黨在台中市長選舉中明確支持胡志強。而且,還可一笑泯恩仇,在「後馬時代」,消弭宋楚瑜與馬英九的恩仇,即由宋楚瑜為胡志強站臺,呼籲親民黨的支持者,市議員選親民黨候選人,市長選胡志強,這就將極為、有利於胡志強的選情。宋楚瑜與胡志強這兩位都曾任過「新聞局長」,並曾不同程度受到李登輝、馬英九排斥的人,就將在惺惺相惜中,促成國親兩黨在中台灣的團結,並在「馬後」時期進一步擴延到全島去。

實際上,翻查第八屆「立委」選舉的資料,我們就可發現,林佳龍所在的台中市第六選舉,主要是由林佳龍挑戰披掛國民黨戰袍、爭取五連霸的黃義交,林佳龍大贏黃義交一萬二千票而當選。而在前一屆,時為親民黨籍的黃義交,則以國親兩黨共推的身份出戰,以十一點七的百分點的差距,擊退被民進黨從台聯黨中「挖」過來,披掛民進黨戰袍參選的何敏豪。現在,由於林佳龍已經辭職,而且也已掛保證,即使是落選台中市長,也將不會參加「立委」補選,亦即是黃義交在第六選區已無強勁對手。因此,倘林佳龍提前宣佈辭「立委」職,而國民黨也具有足夠的政治敏感度及風度,宣佈願意再次以國親合作的方式,共推黃義交參加「立委」補選,甚至是禮讓黃義交以親民黨身份參加「立委」補選,就將能形成局部的國親合作。即使是黃義交厭戰,親民黨在中台灣還有其他戰將,包括沈智慧、謝章捷等人,都是「打得」之人,可以輕易戰敗民進黨的候選人,即使是現任台中市小英之友會會長的何敏豪捲土重來,也將不在話下。

國親兩黨倘能籍著林佳龍的辭去「立委」職務,在台中市第六選區的「立委」補選中再次合作,對親民黨的政治發展前景十分重要。這是因為,本來親民黨是有三席「立委」的,剛好可以成立黨團;但在黨籍「立委」林正二行賄選罪名成立並被判刑及褫奪公權後,由於他不是「不分區立委」而不能由親民黨將本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中的「落選頭」予以遞補;也由於他所在的平地原住民選區的缺額不足一半而無須補選,親民黨無法透過參加補選而爭取再將一名親民黨籍候選人拱進「立法院」,使得親民黨黨團只剩下兩席「立委」,而被迫解散黨團。

而倘國民黨「禮讓」親民黨參加台中市第六選區的「立委」補選,親民黨候選人或以國親合作形式的親民黨候選人倘又能當選,親民黨在「立法院」內再次擁有三名「立委」,可以恢復黨團運作,再次掌握在「立法院」內參與政黨協商及單獨提出法案的權力,並因此而讓親民黨再次成為「大黨」。這對親民黨來說,是極為重要的政治權力,因而就對宋楚瑜具有極大的誘惑力。

而林佳龍在「九合一」選舉投票前三天才宣佈辭「立委」職,就讓仍然存有芥蒂的國親兩黨措手不及,無法在短短的兩天之內協商合作推出參與「立委」補選的候選人的事宜,更來不及策劃宋楚瑜為胡志強站臺輔選的計劃。因此,林佳龍才會寧願遭人批評,也要選擇在投票前三天才宣佈辭職,目的就是不讓國親兩黨有合作的機會。

而在彰化縣方面,親民黨的力量較弱,可能提不出「立委」候選人。而在第八屆「立委」選舉中,民進黨在第四選區的魏明穀打敗國民黨的蕭景田,為民進黨拿下唯一的一席(彰化縣共有四席,而另三席由國民黨取得)。或許,國民黨仍將由自己的戰將出馬,不會有國親合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